yikeweiqi
close
棋比赛

云梦碁缘第三十三回

云梦碁缘第三十三回

  曲四手抚商怀碧的后心,忽听得商怀碧口中嘟囔几声,听不十分真切,好似:入狱……入狱……。不由心中叹息:唉,这个老大,只是因了九声拒要礼物,自己身在东瀛,便伤心地要入地狱了。竟然觉得如此对不住家乡旧人,真真可怜。手上更是多加了些柔情。

  海上一股飓风,商怀碧急掩衣襟,哪成想海风甚烈,单衣倏然飞远,人也随风飘到半空。

  眨眼之间,落入一处房舍。屋中陈设简朴,空无一人。商怀碧赶忙寻找衣衫遮体。

 
 于衣柜当中随手拣出几件衣裳穿上,不甚合体。忽听房门一响走进一个女子,东瀛话语:“怀碧哥哥,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河野一熊是我家的世交,他父亲是我
爸爸的侍卫。我喜欢的是你,他的话不代表我,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房外迅疾又走进一人,身材不高,健硕异常。面色淡黄,两眼炯炯放光。前脚刚刚踏入房门,
口中便急急说道:“信砾!你别看你是加纳家人,但是,先前的旧事,你母亲从未和你说过的。今天当着怀碧的面,我来告诉你吧。”信砾一捂双耳:“去去去!我
才不听呢,谁知道你又编些什么瞎话呢。”商怀碧纳闷:怎么落到加纳算矶家了?东瀛?八里庄?方才的情景历历在目。一听他二人言语,便插话道:“你俩别再烦
俺了,俺早就说过的,俺心中早就有人了。方才还在一起说话呢。她叫温如玉,你俩听听,温如玉,温和的美玉哦。这是俺们大明的美德之喻,说句不中听的……”
商怀碧一指信砾:“你只是河中碎石,差之远矣。”那男子横眉立目:“啊,呸!我看你才是河中碎石!你是河中的沙粒!”那女子(信砾,信斫妹妹。)早已掩面
碎步跑出房门。河野一熊急急追出。

  商怀碧一时怔住。

  曲四忽听商怀碧嘴里叽里咕噜一番话语,自己是一句都不明白。惟见商怀碧逐渐平复。于是将床边盂盆端起,出门倒尽,洗涮干净,接了少许清水,放置商怀碧床边,自己便上床呼呼睡去。

  怀柔县衙。

  王灿遣去枣核曲四,自家孤零零自在寝室。夜来万籁寂静,一壶清茶沏就,展开曲镇还赠的自家棋书(南柯遗梦)随意翻阅,至二十七页,一图名曰:“破涕为笑”感觉颇为有趣,随即细细拆解,约莫一炷香的功夫,拆解清楚,最终黑棋精妙,依靠打劫手段,得以展颜一笑。

  王灿和卷沉思:若是枣核、方四在此,或会击掌喝彩。孤身一人,略觉无趣。

  曲镇起身迈出房门,来至大街之上。

  繁星点点,了无人迹。天边月儿如舟,追人游荡。

  王灿慢慢踱步,不经意间来到一处高宅。院墙高近两丈,朱门紧闭。王灿颇觉诧异,怀柔城内哪有如此人家?于是绕墙环视。转至后墙,见一后门,三尺余宽,高不过丈。

 
 门内隐有灯光。‘吱紐’门响,由门内走出一个妙龄女子,笑吟吟的说道:“来者可是烂柯山棋侠王灿么?”王灿略一迟疑,遂抱拳回道:“不错,正是王灿。不
知姑娘芳名如何称呼?”那女子施礼回道:“我是此家小姐的丫鬟,名叫乌鹭。棋侠快快请进吧,我家小姐等你多时了。”王灿虽然心存疑惑,亦迈步跟随乌鹭进到
门里,王灿借月光观瞧:原来这是宅院中的后花园。

  穿过花园来到小姐房内,八仙桌正面端坐一个美貌姑娘,二十岁上下。一见乌鹭将王灿引进屋中,急忙站起。

  王灿定睛一瞧,不觉大吃一惊。这个女子不是旁人,正是司马恂之女司马馨丹!王灿与司马馨丹虽然只是见过一面,但是印象极深,一则因着王灿棋艺超绝,记忆能力十分了得,二则司马馨丹天仙容貌,典雅举止,令王灿一睹之下犹如斧凿一般。此刻一见,王灿顿觉室内生辉。

  桌上一方棋枰,两奁棋子。枰上数十粒黑白棋子构成一个珍珑。

  司马馨丹命乌鹭速泡香茶。

  三人各坐桌前。

  司马馨丹笑问:“棋侠来的恰好,这个珍珑难我一日,茶饭不思,心神大损,就是不得要领。恳请大侠指教哦。”音色柔美直令王灿心旌摇曳!

  王灿定神细审棋枰,也是倒抽一口凉气。

  王灿端起茶盏浅咂两口,只觉得馨香润舌,脑清神定。遂抖擞精神,细细拆解。

  珍珑变化多端,棋路繁杂。王灿不由伸手由棋奁当中取出若干棋子,在棋枰之上反复演绎。

  不知过了多久,王灿终将得出正解。其间司马馨丹与乌鹭之间形态,王灿浑然不觉,屋顶之下唯有棋枰。

  王灿叹息一声:“普天下还不知有多少奇异珍珑,令我辈废寝忘食!”司马馨丹一边笑道:“棋侠果然不凡,这个珍珑你也手到擒来,真让我们佩服万分!”

 
 王灿闻听此话,思绪方从珍珑中走出。嘿嘿一笑:“千难万难,王灿领教了。不知两位如何就知道来者就是王灿呢?”司马馨丹扑哧一笑:“棋侠来时天边一星飞
过,绚丽如花,岂非灿字?夤夜孤身,非王者气概不能也。故而推测:来着定然是怀柔县令王灿也!”言罢,馨丹与乌鹭皆是抿嘴轻笑。

  王灿
见她二人得意,也是心中高兴。忽觉灵犀来助,顿觉腹有成竹。冲二人说道:“乌鹭已是自报芳名,小姐芳名虽然王灿不曾问询,但已是心中有数了,呵呵……。”
司马馨丹一愣:“敢问棋侠,说出我听?”王灿笑道:“哪有直呼芳名的道理,我已经将小姐的芳名藏入一首诗中。”司马馨丹笑靥如花:“快快吟来罢,莫让我二
人心焦。”

  王灿端起茶盏,站立桌边,略略咂了一口香茗,高声吟道:“腹内宫词不待言,轻蹄踏处定篱藩。一声飞弩惊倭寇,几度夕阳探古轩。又是青禾将吐穗,还从旧地筑新园。平舟只限孤身客,不载常人访桃源。”

  司马馨丹与乌鹭听罢俱是摇头不解。

  王灿心中得意,口中说道:“两位姑娘,服也不服?”馨丹与乌鹭连连施礼,同时说道:“服了服了,你就快快道来罢。”

 
 王灿:“首句:腹内宫词不待言,即是词字去掉言字,留下岂非司字?二句:轻蹄踏处定篱藩,暗喻马也。三句留声、四句留几,五句取又取禾,六句取日。为何
取日?筑新园,有日日新之意,故而取日。声居左上,几上又下,居于右上。禾与日当为香字,坐镇下方,即为馨字。七句最为涉险,舟字说平,即是削去舟字上方
一撇,孤客,再去掉下方一点,故为丹字。四字相连,则为:司马馨丹。小姐芳名可是司马馨丹?”

  司马馨丹二人大惊,继而大笑。笑声中音色渐变,由娇嫩渐渐刚硬,由刚硬渐渐粗混。

  笑声止住,但见二人已然变作俩个七尺男儿。一个一身雪白衣衫;一个一身青色衣衫,俱都儒雅风度,俊美相貌。

  王灿目瞪口呆。

  白衣客给王灿杯中斟满香茗,和黑衣客相视一笑。

 
 白衣客言道:“今夜一见,也是仙缘。我二人也是烂柯山人氏,与你家相隔不远,庄名唤作棋盘峪。有两位庄主,一位仙名:南宫相;一位仙名:北宫卿。”王灿
满脸疑惑,口中只觉唇干舌紧。耳中嗡嗡作响。只听得那白衣客接着说道:“我家两位庄主乃是九天之上的两位仙翁。两位仙翁分主生死,一居天之南;一居天之
北。普天之下多称之为南极仙翁、北极仙翁。两仙翁时常于闲暇之际,南北相望,掷星为乐,二仙翁各施法术,或化一为二、或分身做九,此时天际便会流星交织,
烨烨生辉。某一日,地界尧帝正为其子丹朱着恼。那丹朱生性顽略,不思文牍,专会四处惹是生非。尧帝盛怒之下,几番惩治,但收效甚微。这夜见月光清澈,便于
城墙之上负手仰视。忽见长空之上,流星如雨,纷杂之间,隐有神图之迹。便收敛神思,默默牢记胸中。几日里冥思苦想,谨依天象、糅合阡陌,制出了一个流传千
古奥秘之棋。其子丹朱在尧帝的指教之下,易改前辙,终成大器。两仙翁得知此事,下界寻访,染指一试,不由心生钦羡,二仙便来到了一座大山之上,削石为桌,
划道为盘,碎石为子。二仙分坐南北,昼夜对弈,乐不可支。时日一长,二仙翁自然将各自仙机溶于棋戏之中,由南极仙翁用生象神笔录成三卷棋书。一曰:南柯遗
梦、二曰:云梦碁缘、三曰:梦山仙影。三册棋书合称:玄神三梦。二仙翁颇为自得,意欲让普天之下棋客尽都知晓围棋之妙,便要寻得一人来传播他二仙的倾心棋
册。也是机缘之巧,你家先祖王质,这一日砍柴途径此处,见二仙正在对弈,一时觉得有趣,便在一边看的入迷。王质不知二仙乃是仙人,只是倾心看棋而已。二仙
翁见王质目不转睛,心无旁骛。皆觉得此人便可托付,于是二仙翁便在棋盘上摆出一个棋势引王质入境。二仙翁便骑鹤而去。

  王质对棋势百思不得其解,不由长叹起身。转目再瞧,山上已是空无一人,唯有棋桌一侧叠放三册文卷。王质拾起一看,原来却是三卷棋书,翻开再看,不由大喜过望。俯身再看石桌之上,棋势已是荡然无存。”

  白衣客说到此处,略一停顿,执杯喝了一口香茗,接着言道:“要知那盘上棋图乃是二仙翁的呕心沥血之作,非但演绎围棋精妙,其中暗隐人世沧桑。绝非人人得睹之图,原是通达为人最高境界的钥匙,此图名为:残核解梦。”

 
 听到此处,王灿不由问道:“难道我家棋书居然是上天所赠么?”白衣客素颜答道:“正是!你家后来所遭祸变尽皆是棋书所累。”王灿道:“愿闻其详。”白衣
客接着说道:“我乃南极仙翁坐下之石,名叫白可名。他乃北极仙翁坐下之石,名叫:黑可道。当初二仙翁留下三卷棋书是为了让你家先祖弘扬光大,惠及天下,孰
料千百年来,王家独占奇书,不使流传,尽是自家子弟踏浪江湖,稳执牛耳。南极北极二仙翁心中甚是不悦。也合该是合久必分,南极仙翁下界分册,先使一对曲姓
夫妇进驻王家村,百般示好。王家无以为报,遂将一册棋书赠与曲家。仙翁在暗中做法,使得曲家远去京都,至此,三册已是去了一册。再后来,南极仙翁化身前
往,出手邀战,仙家手段,安能敌住?你二爷爷王兴羞愤身亡。这是南极仙翁要撼动王家在江湖的稳固地位,以利江湖英雄在混战之时,遍洒围棋之种子。此后不
久,又遣我与黑可道兄弟二人前去再夺棋书。王家虽然未能使围棋在他家手上发扬光大,但毕竟是将围棋代代相传,更将围棋技艺引入高超境界。于是仅分去中册若
干,并诱使王家卧薪尝胆,复萌大志,再夺棋书!果不其然,你父立志重振王家威名,便令你兄弟二人专攻乌鹭,这才有你兄弟二人联袂江湖之举。”

 
 王灿一声叹息:“不曾想,我王家惨痛居然都系围棋所累,祖先威名显赫也系围棋所赠,真乃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白衣客目视王灿:“还有一事你需知道,但凡
成大事者,无一不是百般吃苦,超绝事业更是数十代相传,其中自然会有牺牲。上天看在眼里,自会怜悯后人的。《南柯遗梦》已归你手,《云梦碁缘》残页还需早
日寻回,待到三册归一之日,便是王家再度昌盛之时。《云梦碁缘》卷本,共计六十四图,每页之间内隐易经卦爻精解,一图一爻,若辨真伪,须看页内。你家所留
残页,都已让你父装裱封藏,待到会齐之时,即可拆封细细领悟。”

  王灿听得白衣客这一番话语,心中犹如打翻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起涌上
心头,两眼之中泪花闪烁。那黑衣客见王灿神情有异,便由衣袋当中摸出一枚红枣递给王灿,口中说道:“王县令莫要过度思虑,人生一世,难料之事甚多,喜庆苦
难绝非你一家独占,世间万千人众,一家一户都脱不了如此这般。这是一枚烂柯山仙果,你吃下暂解心结。”王灿依言吃下,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浑然睡去。

  户外一声雄鸡,王灿悠悠醒来,却是南柯一梦。

  桌上一枚枣核,隐约刻有字迹,王灿眯眼仔细辨认。原来是一首五言绝句:古今多少事,真假一般同。三册仙家语,平凡度梦中。

  端午过后,枣核曲四归返怀柔。

  这一日,一匹枣红马飞驰来到曲镇门前,马上人翻身下马。将马拴在柳树之上,推门而入。

  曲镇屋中早听到骏马嘶鸣,由屋中跨步走出。

  商怀碧见曲镇走出房门,急急迈步迎上,搀扶曲镇手臂。

 
 原来东瀛船队近几日便要返转归国,商怀碧前来向恩师辞行。商怀碧与曲镇屋中落座。商怀碧由怀中取出一个樟木小匣,口中说道:“师父,近几日,徒儿便要随
船返家了,师傅跟前不能尽孝了,还请师傅多多原宥。”曲镇凝目仔细端详商怀碧,缓缓说道:“怀碧,为师知你心系八里庄,儿时伙伴俱都长大,门前九株小树长
也尽都成才,为师只愿你们相互帮衬,莫记口角,多多承担。你的年龄最大,虽然身不在大明,但心头时刻铭记大明江山,遇事还需反复思虑。”商怀碧点头应道:
“师父但请放心,徒儿我就如门前之柳,无论身伐何处,根基只在八里庄!”曲镇手握商怀碧双手点了点头:“好徒儿,回去代师父向你爹娘问好吧,为师就不留你
了。”商怀碧手抚木匣说道:“师父,这木匣暂寄师父家中,待到曲四成亲之日,便将木匣交予曲四。到时海阔天远,怀碧或恐不能前来庆贺大喜,缘此,还需由师
父代徒儿转示这绵薄美意吧。”曲镇心如明镜,匣中之物不须稍问,口中说道:“那好,为师就先代四儿、如玉二人谢谢你了。”

  二人走出院外,商怀碧手抚柳树,仰头观望。而后解开丝缰,翻身上马,向曲镇一抱双拳,两眸含泪高声叫道:“师父保重,怀碧去了!”言罢,一勒丝缰,调转马头,一人一骑,绝尘而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