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比赛

【宝记】我是棋手

【宝记】我是棋手

前些日子,我在朋友圈里发了个民意调研:您心目中的宝宝是

1. 棋手
2. 写手
3. 段子手
4. 咸猪手

最初能和朋友们认识,因为大家都有着共同的爱好—-围棋。不忘初心,我是棋手,而且是和世界冠军多次手谈的棋手。

二十一世纪初,上海地区为冲段少年提供的平台有方捷道场,新民围棋学校,同洲围棋学校,当时我在刘钧老师的五段班,班里唯一的成年人,如果保留同学通讯录的话,可以看到:

职业棋手:范廷钰,朱元豪,吴振宇,江维杰,张强,唐奕,陈栋如,方昊,王玮,李豪杰,曹潇阳等。

业余6段:谢云超,杜青, 徐佳敏,孟晓龙,沈衡,张之仪,宋鹏旺, 徐进,华旻翔等。

2001年江维杰刚来的时候还是个拖着鼻涕的小家伙,第一次和我对局,江爸爸一直紧张地在旁边观战。小时候的风格很直线,被我几个华丽丽转身后,大幅落后。略通棋艺的江爸爸终于看不下去了,说不行了不行了。

629.jpg

然而他毕竟同年龄段最出类拔萃的一个,很快又杀到我面前。我们一共交手了8局,江少年以5胜3败略占优。其中一局登录在棋艺杂志上。

范廷钰大致是2003年进来的,当时还很弱,在训练班里和我下过两盘,均中盘败北。小范在局面大差情况下,认真地计算着哪步官子能便宜八分子一目,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Img371754931.jpg

2006年上海市锦标赛我们再度握手时,小范已经是上海希望之星:两饭一米,弈城知名9d mousefan, 我被完虐了一盘。

2004年夏, 我代表市机关围棋队参加了上海市成人赛,芈昱廷是我第四轮遭遇的对手.

长的虎头虎脑,序盘阶段我一直在琢磨他象小兵张嘎还是潘冬子。小的布局和其他少年一样小心,礼貌地把黑子码在低位, 我的白棋都扔在四线以上,每粒白子都笑吟吟地俯视着黑子,心情很不错。

&gp=0.jpg

到了中盘搏杀时候,我们小芈有力量。几记重拳,打得我脚步踉跄,虽然稳住身形,没有被直接ko,已经难以逃脱小败的命运。

“10目”,不知道什么时候旁边围起了一圈小孩,看到最后一个单官收完后,代替裁判宣布了结果 ,那一年小刚过完八周岁生日。

和世界冠军共计交手12局,共计5胜7败。

现在的职业棋手就象小姐,光鲜就那么几年,从十几岁到二十郎当。过了三十,再虔诚求道,也还是皮塌塌,皱巴巴的,卖不出好价钱来。哪怕是李世石,古力这样的天纵棋才。

类似的现象蔓延到业余棋界,比赛中满屋子10来岁的小孩,兴高采烈,呼朋唤友。 我们这些中年人混入这个少年之家或儿童乐园,似乎只为点缀几分悲哀的色彩.

多文天王说,下不动了,搬个小板凳,看着你们玩。

但是我做不到,因为我和围棋相爱依旧,因为

我!是!棋!手!

20160129100946_176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