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比赛

《纹枰剑侠传》第六回

《纹枰剑侠传》第六回

天下第一怪无影大剑马小飞为夺三星宝杯大战天下第一大剑外星人超级石佛李昌镐,两人各显奇能恶斗一千余合,几多悬念几多反复,最终马小飞以微弱略势惜败,与三星宝杯擦肩而过。总观这次决斗无影大剑胜机颇多,曾多次领先于对手,无奈瞑瞑之中上苍又将福运降与超级石佛,命气如此,非人力所能及。赛后无影大剑虽痛苦异常,却甚不服气,扬言三月再见时必将更加投入。此役二人都有绝妙表演,无影虽败,超级石佛亦受重创,三月两人之再次碰撞胜负实难预料。

正是:
剑断沙场斜阳哀,
飞血问天命何衰。
残梦依稀在,
雄心终不改。
收拾旧山河,
从头再来。
抛闪开风花雪月荣辱成败,
调理好阴阳五行奇经八脉。
人生自古多风雨,
转瞬之间,
桑田化作沧海。

且放下李马二人不提,却说天下第二大剑东瀛剑狂赵治勋,一日吃饱了撑的,忽然心血来潮,跑到法国巴黎街头闲逛,一为消化食儿,二来为散散心,见此位西装挺却斜背褡包还歪戴一顶瓜皮小帽,肩扛一口出了号的大刀,人们不断向他投来奇怪的目光。正然遛得高兴忽听背后脚步匆匆,回头一看却是江湖排行第四剑的东瀛剑魔小林光一尾随而来,普天之下剑狂最烦剑魔,两人纠缠了十几年,从头到脚理不清的恩恩怨怨,见到剑剑狂总是没有好脸,他厉声喝问:“你为何总缠着我!?”

剑魔一阵冷笑:“要想我不缠你却也好办,只要你将胸前的棋圣金牌摘下给我,你我十几年的恩怨就一笔勾消。”剑狂一阵狂笑,晃了晃掌中三挺金背锯齿大砍刀:“那得先问问他同不同意?”剑魔听罢狞笑道:“好!我就用我的利剑问问你!”他嗖地拔出东洋剑,巴黎上空就打了道利闪,晃得过往行人眼花潦乱,几个司机差点儿出了车祸,洋毛子哪儿见过这阵势,十分好奇,呼啦啦里三层外三层围住二人,就跟咱们街头看耍猴儿的差不多,这二人更是人来疯,早就迫不及待动了手,上来便是二十四路天罡刀对三十六式魔光剑,一个是力猛刀沉如泰山压顶,另一个剑法精奇似蛟龙出水,转眼恶斗八十回合,剑魔突然发力,将宝刃注满劲道猛劈剑狂,剑狂喝声:“来的好!”合手中大刀横担铁门栓由下向上来了个硬碰硬,耳轮中就听一声劈雳,火星四射,震得剑魔两臂发麻,宝剑撒手,倒退十几步险些跌倒,这下他可急了,剑也不要了,怪叫一声冲上前去,使出看家的绝学:五毒碎心掌,继续大战剑狂,他要来个空手入白刃。剑狂一见心里好笑:有家伙你都不成,净手还跟我这瞎忙活啥?趁早打发了你算了。斗到二百零二合,剑狂一招顺风扯旗,刀里加脚正踢在剑魔小肚子上,也不知用了多大劲儿,竟把剑魔踢得飞跌落在莱茵河中,多亏剑魔会些水遁,一阵狗刨浮出水面保住性命。

老赵胜了一阵十分得意,他一指掌中大刀操着一口生硬的韩国英语对围观的洋毛子道:“看见没?!他那两下子哪儿是咱的对手!俗话说得好,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多谢众位捧场。”洋毛子也听不懂他唧哩哇啦说些啥,见他胜了便发出赞叹声,怪叫声,口哨声蛤蟆吵坑乱成一片。老赵见状更来了劲儿,从褡包取出一个小葫芦,打开盖倒出十几个黑色的圆球球,他大声道:“这是我家祖传的宝贝,壮骨强筋大力丸,吃下去即可长出一万马力的内能,打遍天下无有对手,原价一万美元一粒,今天咱高了兴,八千就卖,有谁想当世界拳王打得泰森霍利菲而德满地找牙就别错过机会,快来买!”这回洋毛子们可听懂了,呼啦啦全涌上来乱抢大力丸,有几个金发女郎和同性恋者还趁老赵手忙脚乱之机抱着他的大脑袋一阵狂吻占足了便宜,老赵的大脑袋不一会儿就被盖满了红唇印,十几个大力丸也被一抢而光,气得老赵哇哇怪叫,差点儿休克,手中有刀却不敢用。看官:他的刀斩剑魔行,可要伤了这些洋毛子就得蹲大狱。正在混乱,忽有一人浑身是水好似落汤鸡,分开众人来在老赵面前,但见那人五官挪移咬牙切齿道:“八尬!今天不把金牌给我,我就跟你没完!”老赵定睛观看,恨道:“又是你!我说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全是你这个丧门星闹的!今天不废了你我就不姓赵!”

来者非别,正是剑魔小林光一,他是个十分倔强的大剑,但凡大剑都倔,可他更倔,除非被揍得爬不起来,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他找回东洋剑,继续和赵治勋玩儿命。闲话少叙,两人都是急查儿,把对手恨之入骨,都恨不得一刀将对方劈作两半,转眼之间刀光剑影又是一场凶斗,但见剑狂赵治勋晃着花大脑袋将大砍刀舞动如飞雪满天,剑魔小林光一浑身淌水把东洋剑化做寒光一片,大战二百零七合,毕竟剑魔刚才受了内伤,元气大亏,实难抵挡剑狂的凌利攻势,被老赵刀里加掌,一记乾坤大力手,贯在当胸,这回老赵可下了死手,用了十分的气力,只听一声闷雷,震荡得围观洋毛子眼前金灯套银灯炮打湘阳城,等众人缓过神来再找剑魔,早没了踪影。

c'est excellent!c'est manifique!

在一片欢呼声中老赵又得意了一回,他正要撒欢儿,突然人丛之中又挤出一人,老赵以为又是剑魔,心里话:“这家伙可够禁揍的啊,这么快又冒出来了。”刚想发作,定睛一看却是二弟赵治昌哭咧咧地对赵治勋言道:“咱爸病重你也不回家看看,如今他老去世了你还有心在这儿闲逛!”赵治勋闻听此言犹如五雷轰顶,他大叫一声口吐白沫,立时昏倒在地。

正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欲之后事且待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