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比赛

昭和的棋·桥本宇太郎 (2)原爆下的本因坊战

昭和的棋·桥本宇太郎 (2)原爆下的本因坊战

日本战败前后进行的第3届本因坊战挑战赛可说是桥本宇太郎棋士生涯中最为闪光的时刻之一,也是昭和围棋史乃至世界围棋史上最闪光的时刻之一。桥本虽然最终不敌岩本薰,不得不将本因坊位拱手相让,但是他和其他所有相关人员在乱世中守护棋界一星香火不至断绝的功德却已超越了一时的胜负。

昭和十八年(1943年),桥本宇太郎打败第1届本因坊战的冠军关山利仙,获得第2届冠军,号昭宇。是年,桥本三十六岁,长期处于木谷和吴的阴影之下、不得不充当配角的桥本历尽艰难,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可是,桥本虽然赢得了当时棋界惟一头衔战的冠军,裹立在了棋界的顶点,但是迎接他的并不是祝福,而是各种指摘。桥本的确是击败了关山,可是击败的方法却很难让天下人心悦诚服,因此自然就出现了这种现象。当然,责任并不在桥本。关山在输掉第1局之后,第2局对弈途中就因病住院了,已经无法继续对局,不得不选择弃权负。于是桥本遂被各种指摘所包围。

从本因坊比赛相关规则已经极为完备的今天看来,这样的事情似乎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在比赛尚且处于初创阶段的当时,各种规则和制度都还没有最后定型。关山的弟子梶原武雄发出了挑战:“我想替师出征。如果我胜了,希望余下的比赛能够等到我老师病好了再下。”与此同时,在挑战者决定战中位列亚军的木谷实也援引在本因坊决定后六个月内如果提出申请就能够挑战新本因坊的规定要求和桥本一决高下。

这就是胜负的世界!真是不能不让人生出这样的感慨。获得冠军的桥本不但没有得到祝福,反而被人说成是小器,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梶原的挑战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之下自有其合理性, 木谷实的申请更加是有明确的条文可循,因此都不是能够视若无睹的。刚刚登上本因坊位的桥本,摆在他面前最初的任务就是应对这些挑战。

当时,本因坊战还是两年一届,因此,像这样的中期挑战都是完全有时间进行的,事实上,在当时的棋院和报社眼中,本因坊战的意味和今天是有着绝大的不同的。 可是,尽管是有着这样的规定,但是这种临时的挑战赛,其比赛费用却根本不曾落到实处,换言之,一切其实只是纸上谈兵。

从常识的角度出发,比赛费用自然是应该由本战的主办者每日新闻社来负担,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桥本对挑战者木谷的答复是,如果要比赛,五万日元的对局费是少不了的。在当时,五万日元基本上相当于一位大臣四至五年的工资了。虽然桥本的姿态看似是在给别人出难题,但是他同时也明确表示,这笔钱自己一分也不要,全部都捐献出来。

这么大一笔钱,报社显然是不可能拿出来的,同时,即便报社能够负担对局的费用,但是既然桥本要悉数捐出,木谷自然也不可能指望留下一分一毫了。换言之,桥本根本就是提出了一个让木谷彻底断绝挑战念头的条件——当然,这种寸土必争的讨价还价,其实也是一种以全副身家一赌胜负的棋士的战斗。

此外,当时的时代也很不凑巧。众所周知,昭和十八年的时候,瓜岛撤退已经开始,日本在海外各占领地相继败退,国内的物资极端匮乏,而且在空袭的威胁之下,整个国家都陷入了疏散的混乱之中。不久之后,新闻管制也开始了,报纸的版面日益缩小,围棋栏目已经到了时有时无的地步。与此同时,愈来愈多的棋士应召入伍,或者被强行征募,连正常的比赛都无法进行了。桥本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爬上棋界的顶点,却发现展现在自己面前的环境已经注定让他无法得到应得的荣耀。

这或许也可以说是桥本的因缘前定吧。其实,在那个不幸的苦难时代,本因坊是桥本而不是别人,对于棋界而言,这也是一件万幸的事情。伴随战况不断恶化,文学和艺术的各个领域都不得不进入了暂时的中断期,可是恰恰在昭和二十年(1945年)这战败前夜最艰难的岁月中,此前坚决不给梶原和木谷挑战机会的桥本对于和岩本薰的正规挑战赛却极为重视,在和老师濑越宪作商量之后,他们以自主运作的方式保证了挑战赛的如 期举行。

不消说,比赛的运作原本应该是报社的工作,可是由于时值战败前夜,局势极为混乱,围棋也受到了冷落,比赛自然就被彻底搁置了。

尽管情况很不理想,但是濑越和桥本却下定决心,一定要将棋战进行下去,于是他们联络到取得挑战权的岩本薰,在日本棋院广岛支部长藤井顺三的帮助下找到了对局场所,最终启动了挑战番棋。如果本因坊不是自己的弟子桥本,濑越恐怕也不会这样下工夫,那么第3届本因坊战想必就要延期了。

对局场所之所以安排在广岛,是因为濑越已经被疏散到了广岛郊外的五日市。桥本也离开东京,举家移居到了宝塚的乡间。岩本则还住在东京。因此,对局场所虽然已经确定,但是要找到双方都合适的时间来安排比赛仍然是非常不容易的。桥本的住处离广岛较近, 他六月初和六月末两次来到广岛, 但是岩本都因为交通情况的恶化而无法出行,对局遂不得不宣告流产。

岩本薰最终到达五日市濑越家中的时候,已经过了七月中旬。桥本在宝塚则是通过警察署才得知岩本到达的消息,于是马上出发,可是中途又遇到了空袭警报,据说从三宫到五日市,他整整花了一昼夜的时间。这是一段艰难而混乱的时代,报社都自顾不暇,无论如何不是能够静下心来下棋的时间,但是,由于濑越的努力、爱好者的好意和对局双方的热诚,没有对局费的第3届本因坊战还是这样拉开了战幕。

即便本因坊战没有以这样的方式来进行,等到战争结束之后,经过重组的报社也一定能够想办法让比赛重开的。可是,在当时战败前夕的混乱中,任何人也不可能准确预见到后来的事情。一方面,战争还在进行,而另一方面,大家都开始意识到日本的失败已经不可避免,当时就是这样的时代。因此,仅仅使得挑战赛得以进行这一件事情,就可以让我们清晰地看到相关诸贤的心、意、气在闪光。

第3届本因坊战第1、2局(广岛)
第1局
昭和二十年7月23、24、25日 于广岛市中岛藤井顺三宅

先番  本因坊昭宇

5目胜 岩本薰 (无贴目各12小时用时)

第2局 昭和二十年8月4、5、6日 于广岛市外五曰市吉见园津胁 勘市宅
先番  岩本薰

5目胜 本因坊昭宇 (无贴目各12小时用时)

按照最初的设定,藤井顺三原本打算将全部的比赛都安排在自己家中举行,甚至连食品都已经准备就绪。可是第1局结束之后,广岛县警察部长青木重臣发来了通知,禁止在广岛市内对局,因此第2局就不得不转移到了郊外的五日市。

青木原本也是一个围棋迷,他行使自己的权力,禁止在广岛市内对局,是出于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顾虑。实际上,在第1局比赛进行之中,广岛就曾经不止一次受到美军舰载机的空袭,一度还出现了对局场屋顶的瓦片被机枪击碎的危险。

以结果论,青木的命令可说是救了对局者的性命。对于第2局最终日上午所发生的一切,桥本在其《围棋专业五十年》中有如下的描述:

“8月6日早上八点刚过,得知空袭警报解除之后,我们立即擦拭了棋盘,摆上棋子开始续战。三轮君准备进行记录。濑越先生和其弟正治及中国海运的矢野君泽在隔壁观战。

这时,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架美军战机。大家都说那似乎是侦察机,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正在这时候,一个降落伞闪着光从天空中落了下来。

‘美国佬只要飞机出了状况就会不顾一切地往敌人的阵地跳伞,实在是没出息。’
就在大家信口评说的时候,飞机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这时,一片闪光不断扩大,笼罩了整个大地。就像一群摄影记者同时点亮了镁光灯一般,对局室中一片刺目的白光。

究竞出了什么事?只见广岛的上空升起了 一团积雨云一般的云雾,翻翻滚滚不断膨账,更有一种异样的声音轰隆隆地压迫过来。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狂风般的气浪就冲进了我们的对局室。

等到缓过神来,我发现自己不知为何正在院中的草地上傻站着。急忙跑回房间,只见濑越老师茫然地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而岩本君则整个人都趴在了棋盘上。

一切都被吹得踪影皆无。窗户上的玻璃也全都碎了。我们能够想象出来,这必定是一枚当量非常可观的炸弹,但是广岛市内究竞怎样 了,我们却无法判定。

把房间粗粗整理一下,午后重新开始了对局。”

这,就是原爆下的本因坊战。

原子弹既已落下,一切自然也就无法继续。挑战赛不得不暂时中断,大家也各自返回了各自的家。据说,桥本回到宝塚之后也为原爆症所苦,时常都会呕吐。提供比赛场地的藤井顺三、濑越的小儿子和外甥等等,很多相关人员都成为了原子弹下的牺牲者。对局场所如果距离原爆点再近一点,真不知道对局者的命运会是怎样。文士们总说棋士对决是以命相博,这一次可说是名副其实。

这一局堪称是昭和围棋史浓墨重彩的一页。战后,棋迷们一说起这场原爆下的对局就会感念其守护棋界法灯的功业,心中激动不已。可是在当时,除了少数相关人员之外,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曾经发生过这样一幕。

中断的比赛重开,已经是昭和二十年11月的事情了。虽然战争已经结束,但是另外一种别样的混乱又统治了战后的社会,同样不是下棋的时候,挑战赛能够继续下去,很大程度上还是对局者志同道合的使命感使然。

第3局
昭和二十年11月10、11、12日
于千叶县野田町茂木房五郎宅

先番3目胜本因坊昭宇

         岩本薰 (无贴目各12小时用时)

第4局
昭和二十年11月15、16、17日 于千叶县野田町茂木房五郎宅

          本因坊昭宇
先番3目胜 岩本薰 (无贴目各12小时用时)

第5局 昭和二十年11月19、20日 于目黑桥本文治宅

先番中盘胜 本因坊昭宇

互先       岩本薰

第6局
昭和二十年11月23、24日 于目黑桥本文治宅

互先       本因坊昭宇
先番中盘胜 岩本薰

从比赛日程表中,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四局棋其实是在短短两周之内下的。这时候,且不说报社还根本没有安定下来,无法提供更多帮助,社会上更出现了因为拒绝贪赃枉法而饿死的法官。在这样的时代里,固然还有一些热心的后援者以个人的力量为对局者提供场所和创造条件,但是他们的好意显然也并非无所不能。

双方在广岛都是一胜一败,合计起来也是各下三城平分秋色,因此准备进行一局加赛来决出最后的胜负,于是比赛暂时进入了休战期。毕竟这种强人所难的日程安排实在让双方的身体无法支持,而且棋的质量也必然要受到影响。同时,战争终于结束了,人们心里自然生出了对新秩序的期待。立即续战既没有对局费,也没有地方发表棋谱,与其如此,还不如休息一段时间,等待周边状况落实再决定后面的安排。

每曰新闻社终于站定了脚跟, 时间已经是昭和二十一年(1946年)了。此前双方自主进行的六番棋中,两人打成了平手,仅仅剩下最后一局的加赛,但是每日新闻社却不愿意敷衍了事,于是在和各方面协商之后,决定将加赛扩大为三番棋。

第3届本因坊战三番棋第1局

昭和二十一年7月 于广岛莲教寺2手打挂 同年8月15、16、17日 于高野山总持院

先番 本因坊昭宇

5目胜岩本薰 (无贴目各13小时用时)

第3届本因坊战三番棋第2局

昭和二十一年8月19、20、21日 于高野山总持院

互先    本因坊昭宇
先番6目胜岩本薰 (无贴目各13小时用时)

在三番棋中被岩本连续两度降伏,桥本最终不得不告别本因坊的宝座。在此后的日本围棋历史中,再也没有比这更为漫长的挑战赛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