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比赛

【新浪】老曹当议员为围棋造势?韩国人并不买账

【新浪】老曹当议员为围棋造势?韩国人并不买账

封面:曹薰铉为韩国新国家党站台造势

新浪体育讯: 

  准确说,曹薰铉是3月10日“李世石-AlphaGo”人机大战首局的第二天,加入了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这也是曹薰铉离开围棋的日子,因为曹薰铉一旦当选,就必须离开“本业”。或者说,曹薰铉是人类输给计算机的这一天,离开了围棋。3月22日新国家党发表第20届韩国国会选举比例代表(按政党获票数分配议席)名单,曹薰铉列在了第14位,这是“铁定”能当选的排位。4月13日韩国国会选举如期进行,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遭到惨败,原过半席位荡然无存,国会第一大党的位子也让给了在野的左派政党民主党。不过,曹薰铉还是如愿得到了国会席位,因为新国家党获得的比例代表议席为17席,曹薰铉列第14排位。在此需要强调的是,曹薰铉加入的新国家党是右派政党。今年2月新国家党议会代表元裕哲向媒体透露招纳之意,曹薰铉则欣然允诺。韩国号称1000万围棋人口,实数应超过500万,新国家党可能的打算是利用曹薰铉在围棋界的号召力吸引这500万人投新国家党的票。

  但选举结果表明,曹薰铉的“效果”有限。如果曹薰铉作为某选区推举的候选人竞选,可能得票率会相对高,但曹薰铉是作为比例代表呼吁投特定政党的票,就未必能改变选民的政治倾向。曹薰铉决定“从政”的理由是在立法和国家政策的层面支持围棋事业,但实情是可能适得其反。曹薰铉如果作为“围棋皇帝”和“国民英雄”寻求立法机构的支持,那么韩国对立的两党可能都予以奥援,但曹薰铉作为新国家党议员,等于是凭空把第一大党树成了敌人。韩国围棋界含辛茹苦近二十年才把围棋抬进体育,而曹薰铉给围棋披上了浓浓的政治色彩。3月22日新国家党发表曹薰铉为比例代表后,韩国一家媒体立刻炮轰“‘围棋皇帝’跑去国会究竟想干什么?”韩国棋迷更是贬多于褒,认为曹薰铉晚节不保,可能下出了人生的一记败着。曹薰铉国会议员的任期是四年,至少这四年曹薰铉不能作为职业棋手活动,也不能下任何一场职业比赛。而四年后曹薰铉能不能回归围棋?也是个未知数。

  以下是韩《乌鹭网》主编郑容轸对曹薰铉竞选的跟踪采访。——编译按

  “因为AlphaGo热,围棋不是红火了吗?正是到了时候,该使把劲儿了。”曹薰铉如是说。

  被“AlphaGo风暴”席卷之后,韩国的围棋教室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可以说“有史以来”,围棋从不曾如此受到关注。甚至公营电视台,也放下身段播围棋新闻了。四月下旬在上海开幕的应氏杯比赛,也有几家电视台准备前去采访。当然,电视台未必关注比赛本身,更多是要拍“李世石特辑”等节目。但无论如何,电视台也好,国民也好,总之都把目光移过来了,这对围棋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但课题是,如何善加利用突如其来的围棋的好运?

  曹薰铉说:“围棋人口,尤其年轻一代日趋减少,这很让我着急。围棋的发展既可以靠拿冠,也可以靠普及,总之方法很多。而我已不在当年,靠争胜普及是不可能了。不过,我的本色就是围棋,不管我身在何处。以后四年,我作为比例代表议员营造政策,架桥开路,这也是一种方法。从围棋界的角度看,现在恰恰赢得了夯实基础的黄金时间。”

  何苦从围棋的云端跳入阿修罗场的政治,不仅家人劝阻,棋迷们也是不理解。而且曹薰铉加入的是执政的新国家党,他的家乡全南灵岩郡的部分人甚至认为这是一种背弃行为,因为灵岩郡传统来说左派倾向非常浓厚。  其实所有担忧的声音,无非是不想看到“围棋英雄”在政治场上被利用、被消耗。至于曹薰铉涉足政治的动机,肯定是出于“作为棋人的责任感”。有人问过笔者“怎么看曹薰铉涉足政治”,笔者的回答是:“议政活动的得失对曹薰铉个人既可能是福,也可能是祸。但对于围棋,无条件都是有利的。”

  4月12日,第20届韩国国会选举前一天,笔者跟随为竞选奔波的曹薰铉做了全天采访。

  曹薰铉议员的课题围棋教育,而不是政治经济

  -你真有过从政的打算吗?我所了解的曹国手,是从一线退下来后,作为围棋的门脸致力于普及的人。我做梦也没想到你一转身就跳到了政治一线。你是什么时候得到比例代表的提议的?

  “以后四年我作为比例代表议员活动,但没有人会把我看做‘曹议员’吧?我想还是会叫我‘曹国手’。我当上国会议员,自然是政治人,但我围棋的本色不会变,我依然是围棋人。至于比例代表的提议,是来得非常突然。元裕哲院内代表在一次聚会上随便说了一句‘把曹国手送进国会吧’,但无论搭话的人还是接话的人,好像都是在开玩笑,不曾想会进展到这个地步。3月10日入新国家党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的排位,我也不可能知道。我只是想会给我一定程度的排位保障吧?”

  -在第19届国会,李仁济议员曾倡议围棋振兴法但未获得成功。现在围棋作为体育,由国会的教育文化体育观光委管吧?李仁济议员是执政党的最高委员,他还是国会围棋俱乐部的头头,可以说是酷爱围棋的政治实权人物。不过,他作为国会农水产委委员长推围棋振兴法,有些文不对题吧?现在围棋界的人都期待围棋振兴法,还有不了了之的围棋乐透(彩票),也该重新讨论了。

  “哎哟,我这不是还没当选吗(4月12日尚未选举)?现在就甩给我这么大的包袱。。。应该循序渐进,凡事不可能一蹴而就。应该缜密研讨,兼听舆论。。。我如果当选,在教育文化体育观光委活动的可能性最大,这样是对上口径了。不过,一介初选议员毕竟能量有限。围棋乐透问题,当年职业棋士会通过讨论认为围棋乐透对于围棋的发展得大于失,所以投了赞成票,但还是被抵制了(译注:赵汉乘、赵惠莲上访总理抵制)。所以,谈围棋乐透需要更谨慎、持重。

  而我认为的当前最迫切的问题是夯实围棋教育的基础。Alpha GO提高了围棋的形象,应及时联系到教育上,只有如此才能吸引儿童、青少年下围棋,今儿增加围棋人口。我作为议员,在政治圈寻求最善之策是我的当务。我也不可能到死做比例代表,也就是最大限度盘活这四年的机会。。。对我来说,这也是寻求我的神之一手。”

  -为选举造势的时候,也有让你慌张的时刻吧?4月5日米在蔚山的一个围棋教室和棋迷下了一盘棋,结果被告到选举管理委员会说,和选民下棋是贿选行为,违反了选举法。好在选举管理委员会判定并未违反选举法。

  “公职选举法明文规定‘禁止候选人赠送行为’,所以即使歌手,也不能在选民面前唱歌。那天下棋既没有收钱,也不是正式对局。。。只是同行的记者们想拍我下棋的照片,周边的人也在架拢我,所以我就下几手摆了个姿势。这盘棋也就几步棋,我怎么可能和棋迷下分先棋?后来别人给我看报纸才知道出问题了。现在我担心给棋迷签名也是贿选行为,都不敢签了。。”

  -如果你当选议员,元老联赛怎么办?国会议员禁止兼职,那么你不能再打联赛了吧?

  “到5月末,我还只是当选议员身份,所以这段时间还是可以下吧?我是从6月正式履行公务。元老联赛是团体赛,而且我是主将,也担负着责任。因为选举法问题,选举期间我是不能下棋,但是选举结束后到5月末我还是想下,不过需要询问国会和新国家党的伦理委员会。而对局费,我会全额捐献给故乡灵岩。灵岩郡是看在我的面子上组建了棋队,所以我心里很是歉疚。。。”

  韩棋迷评论

  tlsadd:老而为贼啊。。

  司马师傅:“围棋皇帝”终于成为依附权贵的“阿谀皇帝”。

  CanadaBC:怎么加入右派党呢?我如此尊敬的棋手,后盘收官终于自填一气。。。

  foxair:祝贺当选国会议员。总之希望您为了围棋的发展广开慧眼,不要犯算路的错误。

  流水游云:曹九段,您太让我失望了。如果您作为围棋人坚持操守,会久久受景仰。。。不知道曹九段您政治上见识几何,总之希望您是为了围棋的发展置身于混乱的政治。

  如远行:过犹不及。。。总觉得您下出了人生最大的败着。围棋人生,您就投子吧。

  封手维纳比:既然从政已成事实。。。希望围棋能进入小学教育,希望您能获取好结果。

  wjwq2:加入了亲日腐败的右派政党?是给围棋涂粪吗?

  nujuku:通过围棋您应该领悟很多,学了很多。可是做这种抉择。。。是为曲学阿世的典型。。。

  最强韩医:坦率说,我所担忧终于成为现实了,新国家党惨败。问题不在于曹薰铉进哪个党,而是选举惨败。围棋界如果在舆在野都有自己的议员,那么胜方的议员推进围棋政策就可以。可是曹薰铉作为惨败的一方,而且是作为比例代表宣传的门脸遭到惨败,所以围棋的前景更是堪忧。其实大家都知道,围棋有根本的弱点,如果政界有力人士放话“围棋不是体育”,那么围棋界迄今做的努力有可能全都化为泡影。

  (蓝烈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