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比赛

【新浪】专访樊麾:对战阿尔法狗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新浪】专访樊麾:对战阿尔法狗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封面:第一位与AlphaGo对阵的人类职业棋手 樊麾

  

据新民晚报报道。

  

樊麾火了,火得那么莫名其妙,却又理直气壮。

  

在艰深的围棋世界里,一个职业围棋二段,显然是不够声名显赫的。而当阿尔法狗掀起那场人工智能风暴后,他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却无疑是历史的缔造者。

(对战阿尔法狗,让樊麾意外成名)

(对战阿尔法狗,让樊麾意外成名)

  

这一周,围棋欧洲冠军樊麾在上海参加第八届“应氏杯”世界职业围棋锦标赛,首轮告负。但樊麾的围棋领悟,更在棋盘之外。哲学,生活,都是他信手拈来的话题。与樊麾面对面,一个非典型围棋人,跃然而出。

  

学围棋不后悔

  

人贵有自知。樊麾最过人之处,或正是于此。若还能添上一些胆气,出人头地的机会便翻了倍。

  

西安人樊麾自小学开始学围棋,因为仗着口诀背得好,还不会下围棋的他大胆自荐代表学校外出比赛。而当他1996年到了国家少年队,与古力等人同
一批切磋技艺,樊麾又立即明了:“人和人放在一起一比较就非常清晰了,我的天赋也就这样。走职业围棋道路,肯定走不通。”两年后从他回到省队参加各项比赛
开始,他就萌生了要出去看看的念头。“棋盘上的世界很小,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快,不到19岁的樊麾只身去了巴黎,不会法语,也不会英语,心里倒也不慌
张,“出去,就是要去闯。”

  

在巴黎,樊麾念的是酒店管理。“那个时候就是想离围棋远远的。”这个有魄力的年轻人发现巴黎的中国人太多,完全没有学习法语的环境。他一狠心又
把自己放逐到偏远的小村落,“好了,这下一个华人都没有,法语很快就出来了。”樊麾身上的狠劲,从过去到现在,帮助他完成了许多次跨越。

(樊麾上法餐课)

(樊麾上法餐课)

  

学业,生活越来越顺利,对围棋的想念却泛滥开来。“我一直和会下棋的人说,这东西,沾上了就戒不掉。”他寻找围棋社团,寻找自己的初心。“现在
外面的世界也看够了。有时候走出去,是为了能更好地回来。”他坚定了与围棋的这份情缘。“代表中国参加比赛,我不够格。所以我就申请了法国国籍,没别的原
因,就是为了能下棋。”平日里樊麾已经很少自己打棋谱,“比赛之前,会把心收回来。其实我并不是想要某个头衔,我获得的那些含金量也不高。主要是比赛时的
那种状态,让我想到了曾经最纯粹的日子。”不以输赢论,围棋这门学问,樊麾算是做透了。

  

当网红挺带劲

  

有人说过,要想红,先出书。出书之前,先出“事”。这么说来,樊麾不红也难。书,他已经出了七本,都是关于围棋技巧的书。用法语写作的他,已经连续十年担任法国围棋队总教练。樊麾的“事”,也出得挺大。第一个迎战阿尔法狗的围棋人,这一身份,让他为世人瞩目。

  

“是啊,突然之间就红了。”前段时间樊麾去俄罗斯,有几张中国脸孔认出了樊麾,但记不清他的名字。几个人隔着老远就叫唤:“这不是那个网红
嘛。”樊麾哭笑不得,“也没错,我就是网红。”樊麾并不介怀,他反而说:“如果能够利用网红这个身份,推动围棋的发展,那不也挺带劲?”

(在瀑布前与外国围棋爱好者下棋)

(在瀑布前与外国围棋爱好者下棋)

  

在法国,樊麾除了去大学开讲座,在网上教人下棋,也会去围棋社团参加活动,“我一开始到法国的时候,法国围棋协会的注册围棋人数只有800人,
现在已经达到了2000人。而会下棋的围棋人口已经达到十几万。”在欧洲下围棋的人群构成与美国有着很大的区别,“美国下围棋一半都是华裔,而欧洲差不多
也就是10%。大家都是觉得好玩才来的。”在樊麾眼里,围棋首先是一个充满趣味的游戏,这才是其得以生存数千年之道。在法国,有马拉松围棋。下完一步棋,
必须跑到50米外去按棋钟,然后再跑回棋盘旁。一盘棋下来,不仅练了脑子,还等于去了一回健身房。“还有一些女性围棋比赛,当然男同胞们也可以来参赛,但
他们得装扮成女士,所以场面‘惨不忍睹’。”

  

“好玩”,是樊麾推广围棋的核心。他已经没有太多野心去升段,去求取功名,“对我来说升个一段两段已经没有意义,这并不是我生活的重点。对我来说,让更多人了解中国文化最灿烂的结晶之一,远远比获得某个冠军更有意义。”

  

很高兴遇见你

  

樊麾36岁了。遇见如今的妻子时,也已30出头,算是“大龄青年”。“真不是相亲的。”他第一时间辩解,“当时回国去父亲朋友的办公室遇见了她。”凭着樊麾爽利的性子,看对了眼,就要大胆追。“不过有句忠告,千万别试图教女朋友下围棋。还好我收手快,否则结果不堪设想。”

(樊麾在黄山留影)

(樊麾在黄山留影)

 
 

2013年3月15日,樊麾“打假日”在西安领了结婚证,用心不言而明。因为已换了法国国籍,领证前领事馆要求公证。他们问樊麾,你如何证明你们两人的
爱情。樊麾掏出中国的旧护照,“你看看,两年盖了24个入关出关的章,还需要别的证明吗?”再没有人为难樊麾。“平时看我爸妈,一年回国一次算不错了,那
时候,可勤快了。真幸运,遇到了她。”樊麾笑出了声。结婚一年,樊麾的小家庭又扩容了。女儿的来到,让他体会到更多的责任。“现在一出门,最放不下的就是
小家伙。”

  

这个围棋人,绝不木讷,高谈阔论总能引人入迷。樊麾颇有生活情趣。定居波尔多的他,还小打小闹地做起红酒生意。现在,说起酒文化,樊麾也是头头
是道。“当时还特别接受过红酒文化的课程培训。对一样东西感兴趣,我就想深入地去了解。”樊麾也并不吝惜自己的情感表达。在微信朋友圈里,他常常会流露对
妻子的爱——此情一生不变。这样的告白,该是法兰西的罗曼蒂克吧。

  

围棋,女孩,生命中主角都是心上的珍宝。爱,推动樊麾在这条生活之路上坚实前行。

  

首席记者 华心怡  本报记者 张建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