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比赛

纪念武坤教授

纪念武坤教授

编者按:谨以转发杨烁老师此文表达弈客全体对围棋先哲武坤教授的追思。


今天傍晚知道了武坤教授去世的消息。


和武教授相识不满两年,2014年考入中南大学研究生,在导师何云波教授的引领下,接触到了中南一批热爱围棋的教授、老师。那时候,每周末“中南师生围棋俱乐部”都会在距离新校区不远的
一处咖啡馆开张。老师们轮流凑份,带学生来度过与棋相伴的下午和晚上,然后在湘江的夜风中,踏着月光道别。大约是2014年10月初的一天,被何教授驱车
载到那家拾梯旋转而上的咖啡馆,看到两位老师摆开棋盘杀得正酣。听何教授介绍,一位便是数学院的武教授,“你们用的校园卡,都是他的研究成果”。


武教授是六十年代生人,总是笑眯眯的脸上有着多于同龄人的沧桑。看着他下棋时每每选择最复杂的招法,将局面导入双方不可预知的计算,怎么也无法将他与一位
2008年、2011年两次接受开颅手术的人联系在一起。据说,武教授术后检测自己是否康复的方式,就是请学校里的棋友来陪他下棋。一局棋罢,哈哈一笑,
“我恢复得还不错吧?”


初识武教授不久,他就邀我和他的弟子们去家中“共进家宴”。那是个细雨绵绵的日子,长沙一如既往地湿气漉漉。打着伞从中南大学新校区走到本部,按照武教授给
的地址,进校门左转便是古老的家属楼。这就是自从中南大学的前身之一中南工业大学毕业,便把毕生献给了教育的武教授的家。隔着门,听到了郎朗的琴声。他在
数学与统计学院带的研究生,在学校围棋社团发掘出的有编程、研究能力的几位学生都坐在一起。武教授笑眯眯地指着桌上的湘式炒花菜说:“看来我还是能做几个
菜的。”就是那个晚上,武教授和我讲起了他对围棋人工智能的看法——依据大量棋谱库和高手的指导,一定会有新突破;对设计一个娱乐式的围棋软件,以游戏的
方式“只管让孩子们玩,他们自己就会找进步的路”的前景;根据数学上的“奇点”理论与小棋盘黑先占天元最优结果胜九目推论,十九路盘黑贴九目为平衡数的假
想;自己除了日常教学外其他工作全部推辞,专心围绕围棋技术开发,争取能做一些事情……


武教授在围棋程序开发上是真下了功夫的,在相关资源并不丰厚的三湘之地,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带着有兴趣的学生平土砌沙,赤地掘泉。2014、2015年,武教
授带着自己的小团队在全国计算机博弈锦标赛围棋九路盘比赛中夺冠。2015年底中国主办的“世界计算机围棋锦标赛”,中国的围棋软件数来数去,竟然只有武
教授的程序前来参赛。这当然令人感慨,如果不是AlphaGo的横空出世,中国的围棋人工智能发展,要靠武教授这样单打独斗汗流浃背的个体奋斗到多久。


对于AlphaGo,武教授感到了极大的惊喜与振奋。可惜的是,他已经没有力气继续做些什么了。2014年12月,武教授给我打电话,说他感冒加重,能不能
帮他代一节给本科生开的“围棋与人工智能”课。我说我对人工智能知之甚少,武教授说,只要讲讲围棋就好。那门课我曾经旁听过一次,在南方寒冷的冬日,仍然
有许多的学生坐在阔大的教室里,听武教授哑着嗓子娓娓道来他对围棋的情怀,举手去做他设计的“寓教于乐”的围棋考题。代完那次课,我很快因为假期回到了北
方,返校已是2015年的3月。刚到长沙就得知,武教授再次入院手术,病因是胃癌。


发现时已经癌入晚期,武教授的家人一直婉拒着棋友的探视,直到4月底,才架不住学生的一再请求,大家带着我,又踏进了武教授的家门。因胃部切除而迅速消瘦的
武教授,无法用“清癯”一类的词来形容,已是完全脱相。他笑着说,自己这些年都是凌晨过后睡,天光发亮醒,很少吃早餐,又因为湖南人的习惯而嗜油嗜辣,
“看来以后要改掉啦”。武教授真是天性乐观,拉着我们四个让下联棋给他看,又忍不住手痒,亲自上阵下上几步,不久便被夫人叫停,“要多休息啊!”


“要多休息啊”,这句话不知道在这一年多里,我们向武教授说了多少次。随着治疗的深入,武教授的身体状况似乎稳定在了不错的状态。2015年5月,武教授的儿
子成婚,这应该给了他极大的安慰。6月,首届城市围棋联赛在南宁开幕,所使用的电子对弈系统正是经何教授介绍,由武教授带领的团队研发。武教授不顾病体,
乘机多次来往长沙、南宁两地。中南棋友之间固定的交流活动,武教授也重返其间,成为呼朋引伴的主力。只是精力和体力真的大不如前,2015年9月,我最近
一次去长沙,陪武教授下了一盘棋。深深感觉,一个人的计算力竟会变化得如此之大……


2015年11月在北京举行的世界计算机围棋锦标赛,武教授没有露面,大概已经是某种先兆了吧。代替武教授来参赛的学生讲,自己也是在帮武老师完成心愿。后来,连
学校的围棋活动也很少参加了,只是偶尔能在微信群里,看到他为棋友打气的话语。最近一次是2016年6月5日,中南大学师生组队在与临湘市棋迷进行的对抗
中告负,武教授在群里说:“下次还回来就是!”


二十五天后,武教授病逝。


想念坐在学校围棋社团活动室一群学生中间,一动不动冥思苦想,对战胜了自己的学生拼尽全力想赢回来的武教授;想念2014年11月开车带我们去娄底与爱好者
交流,一天三盘棋都是惨烈的大杀局,回到住地才累得不想动的武教授;想念讨论一个围棋问题,不眠不休执著到底的武教授。


001q8tdWzy72TtGW3za80&690.png


2014年11月23日,在上面提到的那家咖啡厅,有过我和武教授为数不多的对局中记忆很深的一盘。双方各吃一条大龙,最终武教授打赢单劫,执白半目获胜。此后很
长一段时间,武教授见到我,都会开怀笑着提到这盘棋,几乎成了他的快心之作。谨以这局棋谱,纪念武坤教授。那样的笑声,再也不会听见了。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查看棋谱动态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