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比赛

【教师节】向死而生——濑越宪作

【教师节】向死而生——濑越宪作

昭和四十七年(1972)七月二十六日,夏夜,微风,空气似乎有点潮湿。

濑越如往常一样准备就寝,可当他把僵硬的身体在床上摆好后,心底却涌起一股莫名的哀伤,这一天过的是那么的贫乏,单调而无聊,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快乐也没有痛彻心肺的哀伤,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更可怕的是明天还会如此,日日月月,岁岁年年似乎都笼罩着一片灰色……

不能纵横驰骋于纹秤,难于指点江山以黑白,真的老了吗?


眼睛开始隐隐做痛,老毛病又犯了,世界上为什么有核武器这么可恨又可怕的东西?为什么要打仗,为什么要有军队?如果不是因为该死的兵役,曹(薰铉)君就不用回韩国了,他在围棋上有这么高的天赋,在日本好好学习,假以时日,一定能在大三冠中有所作为。


川端(康成)君走的是那么的决绝,他说自己老了,老的没有激情去写自己热爱的日本文化与传统了,但还是说有一个“最后的创造计划”。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翌日,濑越用一根绳子扼住了自己生命的咽喉,一代巨星,陨落天际。


当天,天才宇太郎正以65岁高龄征战于王座战


12年后,“昭和棋圣”吴清源正式引退


16年后,“围棋皇帝”曹薰铉带领韩国围棋走向了世界


26年后,林海峰从名人战循环圈中陷落,结束了连续35年保留该循环圈资格的记录


32年后,张栩成为日本第五位“名人·本因坊”。


而此前十余年间,李昌镐以世界第一人的身份傲视天下。




附-濑越宪作生平:


1888.5.20-1972 生于广岛。


1908往东京与铃木为次郎三段(当时)弈试验棋六局,获三段;11年四段、16年五段、21年六段,1922年有份参与组织裨圣会、26年七段、42年八段。1948年任日本棋院理事长,55年名誉九段,受紫绶褒章赏。曾多次访华。


濑越宪作1889年生于广岛县佐伯郡能美岛。五岁时 由祖父启蒙学弈,此后全凭自修成才。象他这样一直不曾拜师的例子,在日本棋坛可谓凤毛麟角。


濑越的祖父教棋也独具一格,自九子开始,每日一局,不问输赢下满五十局则进一子。如此达到对子,便不下了。他小学毕业后,开始看古人棋谱,颇有心得,而且对当时报纸上的死活题极感兴趣,宁可不吃不睡,也要找出答案。中学毕业后,他的棋力已经全县无敌了。此时其父经商失败,无力再供他上大学,在祖父的全力支持下,于明治四十一年九月前往东京,迈出了进入专门棋士行列的第一步。


濑越初到东京, 先来到秀荣弟子伊藤春湖主持的“少年血战会”,结果第一战就击败了小林健太郎(方圆社总干事小林铁次郎之子,当时三段),遂名声大噪。


此后,濑越宪作投入方圆社。


明治四十二年(1909),濑越接到家中来信,说是服兵役的通知到了,催他回去。濑越在方圆社学棋,战绩虽佳,却一直不曾拿到正式免状(段位证书),但他自觉已有三段力量,便去找岩崎社长。不料,岩崎道:“你如能打败铃木为次郎,我便给你三段免状,否则只给二段。” 这铃木为次郎何等厉害?但严崎话已说到这个地步,濑越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最后,他在六番“实验棋”中以4:2获胜终于如愿以偿,拿到了三段。


明治四十四年,濑越服兵役期满,重返东京研究弈道。经过一番精进不懈的努力,第二年便和铃木一同晋升为四段。要说此二人也真有缘分,从四段到八段一直是形影相随同时晋升的,只是后来濑越获名誉九段比铃木早一年,此也算是棋坛一段佳话了。


濑越宪作棋盘上的功夫固然厉害,但更难得的是他不像很多棋士那样只是个棋士。除了下棋外,他办事干练高效、谨严有法,故而也颇得很多棋界以外人士的欣赏,这其中就包括大仓喜七郎男爵。事实上,只凭此一条,濑越宪作其人便足以永垂棋史而不朽了。


濑越门下有井上一郎、桥本宇太郎、吴清源、伊予本桃市、久井敬史、曹薰铉等十二名弟子。他为中国日本韩国各调教出一位绝世高手,这三位高足就是:“二十世纪的棋圣”吴清源,“不死鸟”桥本宇太郎和“围棋皇帝”曹熏铉。


1960年6月 ,以日本棋界元老濑越宪作名誉九段为团长的日本围棋访华代表团率先叩开了中日两国围棋交流的大门。陈毅对此极为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