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比赛

围棋TV创始人赵守洵讲座

围棋TV创始人赵守洵讲座

本文来源:微信号GoLab围棋创业创新加速器

编者按:本文内容是“学堂在线”网站公开课《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模式》中新媒体一课的文字整理版。课程讲师沈拓邀请围棋TV创始人赵守洵一起谈一谈如何运营好垂直视频新媒体。

 

沈拓:今天这次课程里面,我们分享了未来人类的信息消费的特征,以及未来的影视发展的特征。事实上伴随着新媒体的发展,我们发现新媒体出现了明显的分众化、垂直化和碎片化的趋势。也就是说,据我们的预测,未来面向一些垂直细分群体的新媒体以及新媒体社群,将会显著增多。那么今天,我们也请到了一位这方面的创业者。这位创业者非常特别,他也是我的好朋友,同时他是一位前围棋国手,现在是围棋TV的创始人赵守洵先生。

 

赵守洵:沈总好大家好。

 

沈拓:守洵,很高兴你能接受我的这个邀约。那第一个问题是:你能不能先跟我们分享一下围棋TV发展的历程和围棋TV的现状?

 

赵守洵:好。我们围棋TV是在2013年8月8日上线的,至今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了。在创办之初,是我跟我的另外两个好朋友,也是我们的合伙人刘星和孟泰龄。我们三个都是职业棋手出身,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就是:希望把围棋这项我们认为非常优雅的运动,推广到全世界,让更多的人喜欢,更多的人从中有所收获。因为我个人觉得围棋对我的人生是有很大的提升的,所以这是我们的一个梦想。创办围棋TV最初的时候,我们的经验其实是比较不丰富的,力量也很单薄。但随着业务的逐渐的展开,我们慢慢也会了解到了新媒体,和它的一些运营规律,以及我们这个行业,这个项目的一些规律。到现在为止,我们应该算是这个行业里面,在媒体领域里面做得最好的。

 

沈拓:守洵能不能给我们提供一些量化的数据。现在比如说大概是怎么样一个网站,有多少个节目,或者多少个棋迷?

 

赵守洵:我们到现在为止,有2000多部的视频。两年的时间,2000多部视频。当然这个视频里面,有我们自己制作的,同时也有类似于自媒体在我们的平台上去发布的视频。我们的用户数量大概是现在在百万左右。我们除了在自己的平台上,在优酷上面也有我们的转载。

 

沈拓:事实上,我本人也是一个围棋迷了。在我们围棋迷心目中,围棋TV今天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围棋领域的新媒体的第一品牌。在这方面,守洵以及他的整个这个创业团队给我们围棋界,包括我们这些棋迷带来了很多快乐。那接下来第二个问题,我是想问一下,因为围棋TV这样一个垂直平台,面向的是一个极其垂直和细分的领域:那就是围棋迷群体。那因此我的问题,可以细分成两个问题:第一你对于围棋迷这个群体的一些需求是怎么把握的?以及围绕他的这个需求,你们是给他们提供了怎样的一些服务?

 

赵守洵:首先我想说的就是,我们围棋TV现在的形态是作为媒体出现的。我们现在的业务主要是内容的制作和发布。当然这只是我们的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我们希望前期用这样的方式去吸引用户吧,或者说是聚拢用户。好,这是一句题外话了,回答沈总的问题。就是,我觉得围棋的用户群体可以算是相对小众的,但是它里面还是有很多不同的需求的。我觉得任何一个行业,尤其是文化类的行业,它基本上都有这样的特点,就是看上去一个细分的群体里面,实际上它的需求也是不同的。我的理解,大概围棋的群体分为两部分,有两部分人。如果是棋迷的话,当然会知道。围棋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这个项目达到了一个顶峰。其实在当时,围棋并不小众,它应该说是一个大众化的运动了。因为当时,我的恩师聂卫平老师在中日擂台赛中横扫日本,成为了民族英雄,这个是我们脍炙人口的故事。在那个时候,围棋是大众。所以说那个时候,是吸引了很多很多聂老的粉丝成为了围棋爱好者。那我觉得这部分群体里面,可能有绝大部分是因为喜欢聂老这个人,然后喜欢围棋的一些娱乐方面,需要给他一些外在体验的。我称这些棋迷为注重外在的体验的人群。那其实我觉得围棋还有它一些内在的内涵的东西。比如说围棋这个项目已经传承了四千年了,你可以把它定义成游戏,或者是最古老的一项文化。围棋文化在历史的传承当中,其实它并不是大众运动,并不是大众项目。但是它一直传承下来,用我们今天的话说是靠Level比较高的人群。在古时候是这样的群体王侯将相,会喜欢下围棋。所以说它的内涵里面有一些是深层次的东西,我把它叫做决策者思维。就是说围棋是与其它的棋类和牌类和游戏是差异化的。它有一些很深的东西,它是用就是决策者的思想去下围棋的。其他的运动更多的像是执行者的思维。那么能够体验到决策者思维的人我觉得才是真正懂围棋的人。所以说我觉得围棋群体大概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当年追星的群体,这部分可能比较大众。他们是通过一种下棋的外在体验体验到围棋的快乐。我个人认为,这个相对是浅度的,而且它不是可持续的。今天我们年轻人接触的围棋,跟他们就不一样了。不会再有当年那个时代,历史不会重演了。那么今天能够喜欢上围棋的,我觉得可能真的是小众。但是这个小众,他们的共性是:一定是具有决策者思维的群体。那第二个问题就是:怎么为他们提供服务?我刚才也说了,其实我们做新媒体,做围棋TV,做内容只是第一步,我们其实也在做群体细分,在这个行业里面的细分。下一步的话我们肯定是要做更深度的服务:线下的活动和一些点对点的吧。那我们希望成为承载这个服务的平台。

 

沈拓:您能举个例子吗?

 

赵守洵: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现在有一个项目叫做“棋行天下”。那棋行天下实际上是围棋跟旅游、文化结合的一个项目。比如说我们前两天刚刚从布拉格回来,有一个欧洲围棋大会,那个就是带着大家去体验异国他乡的围棋文化。因为围棋我觉得它是一个很包容的一个项目。就是每个人对它的理解是不一样的,而且它是允许价值观不同的,不一定要他完全趋同的。所以说,欧洲人理解围棋很有意思,他们与我们又不一样。他们在里面更多的是体验快乐,不像今天在国内更多的是胜负和竞技占了主流。在那里不是这样的。我们已经做过10次左右类似这种活动。那这样的活动,可能我们并不是组织者,我们也不是发起者,但是我们是一个平台。我们可以号召跟我们有共同的属性的,或者共同的需求、共同爱好的棋迷和小朋友去参与。还比如说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全国范围内的,以地区为单位的棋友会,为了打通棋迷之间的连接。因为我们觉得围棋最好的体验,还是要在线下的,是要有交流的。线上只是一种相对浅度的一种放松的方式,真正的深度交流的体验是在线下。我们会去建这样的平台,目前已经开始了。

 

沈拓:那我想追问一个问题,前面提到在聂老担任中日围棋擂台赛的主将角色中,当时其实唤起了中华大地学围棋的热潮。那这种热潮甚至滋养了今天的这个围棋土壤。那么有一个问题就来了,围棋迷这个年龄层跨度非常大,比如说,像聂老那个时代的很多大学生今天已经是四五十岁的人了,那他们是那样的需求。我想追问一个问题就是,面向85后 90后逐渐开始成长起来之后,面向这个我不妨叫做新一代围棋迷吧,新一代围棋迷跟老一代围棋迷在需求上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然后以及你们在服务上有没有一些差异化的考虑。

 

赵守洵:有很大的不同,就是我刚才说的,我觉得如果围棋定义成竞技项目的话,那么竞技项目的巅峰,就是这个项目到头了是它唤起了民族情结。换句话说,30年前的围棋已经走到了巅峰了。1984、1985年的时候是围棋在竞技属性上面的一个顶峰。所以那个时候的棋迷大多数都是把围棋定义成竞技运动的,因为当时聂老实际上是以竞技运动员的身份打败了日本的运动员。所以说说,大家是通过这种方式认识他的。那这是它的这个属性,但是我觉得这个不是未来可持续的。因为,我们可以预见的它的竞技属性正在逐步地往下走,它一定是朝着下滑的方向。因为民族情结已经是最高的层次了,它一定会往下走。那接下来是什么?就是我希望能够呈现的东西:围棋传承了四千年来,它一直在传承的东西——我觉得是一种精英文化。围棋本身我不觉得它会大众化。我们这个行业里面有很多人在提普及嘛。说需要普及围棋进校园什么的。我觉得这个我不认同,因为它本身就是一种精英文化,精英文化本身就不大众。决策者思维,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拥有决策者思呢?那我们不能逆势而为嘛。所以我觉得对于这部分85后,像您说的未来的这部分群体,可能或者年轻的一部分群体,他们对围棋的认知回归到本真了。这部分人他喜欢围棋他一定不是追星的,他也不是所谓的盲目的或者说是没有体验的。他是发自内心的一种跟他的思想跟他的思维方式是契合的。他能够通过下棋体验到这个围棋真正的价值和快乐。我觉得这部分群体可能是小众,但是非常有价值,这也是我们未来服务的目标。我们是希望做一个面向未来的一家企业。

 

沈拓:明白了,用我的话总结一下守洵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和认识。从时代的角度不妨对围棋迷做一个细分,还可以从年龄层做一个细分,那最后围棋TV的战略锁定在一个比较核心的一个群体上,而且对需求又做了细分。比如说有不妨叫做围棋技术类的需求,那这一类的需求,围棋TV给予的解决方案是大量的几千部的视频节目和相关的线下赛事。然后还有一类呢,是你反复提到的决策者思维,或者我们不妨叫做围棋思维、围棋文化,它有着很内在需求的用户,你又给他提供了包括线上、特别是线下的棋友会、棋友社群、棋行天下等等这样板块内容的对接。所以用我的观点来理解就是,面向一个特别垂直的一个群体,围棋TV选择了针对性的核心需求为核心用户群给予服务。那好,我们转向下一个问题,围棋TV发展到今天,它未来走向是社群。但是过程中,它一定始终伴随着非常强烈的新媒体属性。比如说我们老一代人看这个围棋基本看《围棋天地》这种纸媒杂志,然后或者是看天元围棋频道,看CCTV 5。那么围棋TV它诞生那一天起,就是架构在互联网上,然后你们现在也有基于手机的一些微信公众帐号,已经完全是一个新媒体运营的态势。所以,我下一个问题是这样的:你们是怎么理解新媒体在传播围棋这件事情上的一些差异化优势,并且怎么运用这种差异化优势的?

 

赵守洵:我个人觉得其实新媒体也只是一个概念,它只是换了一个载体,只是换了一个屏幕。换了屏幕带来的不同呢,就是它更大众化了,更去中心化了,更扁平化了。围棋TV做的第一步其实也是这个。我刚才说的是我们未来的事情,其实我们在近两年之前,我们做的事情更主要的就是像您说的,是利用新媒体去扩展用户。我个人理解,新媒体实际上是把人的价值放大了,让人可以个性化地去展示自己了。不像以前的时候媒体渠道相对单一,相对来说内容是偏同质化的。但现在我们允许差异化,而且更多的是关注差异的内容。那作为我们围棋TV,其实也是一样的。我们更需要的就是,有个性的、有魅力的这样的主播来承担这个视频录制的任务。这方面其实我们也是希望打开这个平台的。但是前期的时候没有办法,因为是个万事开头的时候必须要靠自己嘛。但是这个是我们未来的一个方向。我觉得新媒体归根到底它的特点就是渠道打开了,人人都可以成为媒体。其实我们生活当中也是这样,我们每个人都是媒体。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时代,只不过是我们把它用一种视频化的手段呈现而已。我们就是起到了这样的一个作用。

 

沈拓:作为一个围棋TV的资深用户,我对于围棋TV的感受:第一点,就像你说的围棋TV它是把这种个性化运用到了极致。那么在围棋TV,今天我们作为普通棋迷,收看到很多的围棋讲解者采取了更接地气的讲法和互动的方法。第二点我作为你们的用户,我还有一个感受比较强烈,就是围棋TV在始终强化这种新媒体的这种互动性。比如,我们始终觉得围棋TV有一个内容板块是我们棋迷非常喜欢的。那就是由大家投票选出来一个业余棋迷中的高手,而且由他来制定规则来给对方的像孟泰龄这样的职业高手设置一些难题,来进行这样的对弈,在这个过程中,通常我们会有大量人的聚集。所以我觉得可能在这个方面,围棋TV也做了很多互动性的一些考量?

 

赵守洵:像您说的新媒体它其中的属性之一,让实时互动成为可能,之前是不可能的。我觉得归根到底就这两点,一个就是更个性化。因为我们的主播我们最希望的是他们展示自己真实的一面。你是谁?你就做自己就好了,不用去套各种模式,我们所有的模式都不排斥。而且这个问题,已经不仅仅是商业模式的问题了,它也符合当代人的价值观。就是更加个性化地展现自己的风采,展现围棋在新时代的这种美丽。

 

沈拓:那最后一个问题是这样的:就我对这个领域的研究,可以发现一个普遍性的趋势,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走向媒体的社群,特别是媒体的垂直社群。比如说是在一些专业技术领域的,或者专业偏好领域的,由媒体转型而来的都出现了大量专业化的社群。那我刚才听你的介绍,围棋TV其实也走在这样的道路上?

 

赵守洵:我觉得这是必然的。因为社群其实不是我们建立的,社群是它本身就存在的。社群只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可能是因为兴趣爱好,可能是因为职业,可能是因为什么什么,他们本身就存在的。为什么媒体容易干这个事情,因为媒体天然的就把这些人连接在一起了,它是个聚集平台。我倒觉得不是说媒体有意为之,而是这个很自然的它就聚到这个媒体上了。只要这个媒体有互动的属性,它有让大家说话的这种权利,赋予大家说明的权利,那很自然地它就成为了这个社群的载体。这个社群并不是我们营造出来的,而是它本来就存在的。我是这样理解。

 

沈拓:刚才守洵总结的非常好。实际上正如同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这个趋势,很多传统媒体以内容为核心。但是新一代的媒体,逐渐走向社群,更多的以用户、以社群、以互动为中心。这个体现了两代媒体在商业机理上非常大的差异。今天守洵给我们带来了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案例,是面向非常垂直细分的一个群体。坦率地讲今天邀请守洵,不仅仅是希望守洵作为一个创业者来跟我们分享一个新媒体发展的商业上的思考。其实更可贵的是我非常看重守洵曾经作为一个职业运动员在转型过程中完成的这次华丽转身。从一个非常成功的围棋国手转型成一个非常成功的创业者。那作为朋友,也作为伙伴,祝福守洵和他的团队在创业的道路上越走越顺,越走越好。

 

赵守洵:谢谢沈总。

 

沈拓:谢谢大家,再见。




Go-lab是一个公益性、开放式的创业创新加速平台,由一批热爱围棋的企业家、投资人、创业者、行业媒体、专家、学者共同发起设立,通过智力资源、产业资源和资本资源的导入对接,帮助围棋领域的创业者加速成长。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Go-Lab
微信号:Go-Lab

6402.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