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比赛

随州战记:炎帝故里黑白弈,编钟之乡古风奇-诚意满满”佳联杯”

随州战记:炎帝故里黑白弈,编钟之乡古风奇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逆袭的大叔

如果不是因为带孩子参加2018年"佳联杯"湖北省业余围棋公开赛,湖北随州可能永远是地图上一个陌生的地名,难得有一面之缘。因为要去比赛,才得知随州是炎帝神农故里;史上规模巨大、保存最好的打击乐器——战国编钟就是出土于此。

而“佳联杯”赛制设计得颇为体恤上班族和学生请假的不易,利用周末两天,七轮比赛,开幕式颁奖式简短,整个赛事简短紧凑。今年已是第二届。

带着儿子经武汉转随州,到达比赛地点随州炎帝大酒店已是11日深夜,网上定得房间匆匆安顿住下。第二日赛场上见到洛阳小棋手杨皓哲父子。攀谈之下才得知,通过比赛组委会定房间竟然比网上点还便宜一些。一霎那多少有些惊诧,惊诧之中还有些感动,虽然我家是享受不到这个福利了。

在围棋比赛已经渐渐商业化的当下,多少知名赛事强制食宿不说,坐地起价,标准间分两个床位起租,有时一个床位价格竟然比平时标准间的价格还略微高些。更有甚者,比赛期间在网上是定不到宾馆的,强制如此,不知道是要动用到多高规格的力量,多少有些让人无语。像随州“佳联杯”这样住宿价格还优惠些的围棋比赛,已经是越来越少了,恍惚间,还以为走错了年代。

业余6段唐正赫

在和吉宇铮妈妈闲谈中得知,两日的比赛,参赛棋手是管中餐的。一时间,又是个小小的意外。两日的中餐,花费不多,但是联想到两日紧凑的赛制和棋手住宿的优惠,比赛举办方服务棋手,办好围棋赛的满满诚意让人心领神会,不由暗生赞叹之意。

比赛第一日,棋手凭参赛证在一楼就餐。比赛第二日由于一楼有婚宴,酒店服务人员干脆把餐饭直接搬到了二楼赛场门口。儿子下完棋已经是十二点二十分,加上老杨把中餐名额让给了我,我们父子两个就赶紧去吃饭,中午还能多休息一会。取餐时竟然也没人看证件,也没人问,儿子吃到一半,还有裁判来热情招呼:米不够再去拿一份。一霎那又是疑似穿越,古风萦然。

比赛到第二轮,我才发现观众是随时可以进入赛场观战的。只要安安静静不影响到棋手下棋和赛场秩序,便不会被工作人员请出场外。赛场里大多数时间安静有序,到了每盘棋的尾声,比赛完的棋手有些多起来时,比赛组织者也会适时提醒比赛完的棋手离开场地。偶有顽童大声喧哗和奔跑,也有裁判及时制止。

外地参加比赛,这次也是第一次遇到中青年人比少年儿童多的一回。一眼望去,竟然是偶露白发的中年大叔居多。小孩子们战胜了成年人,多会得到周围观战棋手的一两声称赞。一位白发爷爷干脆坐在两位小棋手旁边观战,累了就小憩一会。恰巧目睹此景,顿生围棋世外桃源之感。

比赛间隙,儿子和原来在杭州学棋的同学唐正赫、伏润斯还有网上闻名已久的吉宇铮便会聚到一起说说话,看看手机。学棋的孩子们也许是因为生活的单调,笑点极低,快乐的笑声一阵阵传来,让因为孩子不认真而输棋,还在愤愤不平生闷气的家长一时间啼笑皆非,不由摇头叹息,孩子毕竟还是孩子啊。

儿子这次比赛,五胜二负。最终并列第十四名。从成绩上看尚可。但第二场的比赛状态让我气不打一处来。旁边过个人,是要看两眼的;远远的,是要瞄一下我在哪里的;关键时刻,对手想在他基本空里出棋,伏润斯经过,还是要对一对眼神的;胜负关头,杀住空里的棋就要拿下比赛,还是会秒下的…… ……

结果自然毫不意外,输掉了这盘棋。儿子现在这个水平,每次比赛的目的其实只有赢下该赢的棋,然后尽可能地多碰高手。作为陪儿子南征北战历经磨难的我,其实也早已看淡了胜负。但是比赛这种输法,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周睿羊、杨鼎新等等功成名就的棋手,在小时候遇到这种事情家长是怎么处理的典故。但是儿子只身在外求学两年,动手还是有些舍不得、不忍心。最后只有一个念头在心里千转百回:我这么蠢的人,也生不出多么聪明的儿子。罢了、罢了。忍住了热暴力,没忍住冷暴力,儿子见我冷言冷语,也是发现事态不妙,剩下五盘比赛,四胜一负,一盘半目胜,一盘逆转胜。输掉的那一盘,用尽了最后一秒。赛后复盘,直到中盘胜负也依然是在黑白间摇摆。

要是每盘棋都是这么认真,那谁还会苛求他呢?围棋比赛哪里仅仅是孩子们在比赛呢?孩子练技,家长修心

状态神勇伏润斯

比赛结束,蹭杨皓哲爸爸的车横穿河南,直奔洛阳。初识杨爸,觉得他文质彬彬。不曾想,竟是军旅出身,每年达标项目的难度,让我这个体育老师自愧不如,不由汗颜。杨爸一路把我们送到了龙门高铁站,不到夜里十点,我们已然返回家中。心下自是感激不尽。

因为孩子学棋, 我们这些本来绝无交集可能天南地北的的棋童家长们,得以相识。外出比赛,每每都有家长鼎力相助。北上哈尔滨,王君量一家热情款待;南京浦发银行杯,在许喻竹家叨扰数日;南京金陵杯,住在杨天逸家里,热情的姥姥姥爷,让小兰感慨,和自己姥姥姥爷也是一模一样。

因为围棋得益友的,又岂止是孩子们?孩子们因为围棋认识了全国各地的朋友,又多得家长们的热情帮助,再加之"佳联杯"这样诚意满满的围棋比赛——比赛虽不能完全跳出胜负,但是每念至此,围棋之乐于胜负之外也亦是多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