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物访谈

弈客直播员专访 (5) : Sai Runner-“你问围棋我会滔滔不绝,你问别的我会惜字如金”

弈客直播员专访 (5) : Sai Runner

上一期直播员:虎头虎脑

在卧虎藏龙的雪菜帮弈客直播群中,有很大一部分直播员是在校大学生。他们正当青春,有着对围棋的无限热爱,也有足够的闲暇时间来直播围棋比赛。今天采访的主角是人气主播Sai Runner,来自上海高校的直播员。在 三教九流 人才济济 乌烟瘴气 各显神通的雪菜帮直播群中,他保持住了自己的清流本色——直播当中无开车、无毒奶、无AI辅助,可谓“三无直播员”,却拥有包括虎头虎脑、辟邪剑、毒奶菇(应要求补充上)等直播员同行在内的一大群忠实粉丝。今天就让我们剥开Sai runner的纯情外衣,一探其内衣成色。

由于港岛妹妹最近正在备战马拉松(虽然早跑完了),本期专访由辟邪剑代劳。


本期专访原定在弈客大会结束后进行,没想到好事多磨,各自(主要是我)都因为俗事扰人凑不出共同时间,这一拖就是一个月。本想借着专访给他在弈客上打个征婚软广,没想到人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弈客大会结束就脱了单。

老这么拖下去,把这个专题做烂尾了也不好。难得最近忙里得闲,于是见缝插针,在11月10日的晚上10点,找到了Sai Runner。

辟邪剑(以下简称“剑”):Sai大哥有空吗?

Sai Runner(以下简称“Sai”):我去洗个澡就有空了。你呢?

辟邪剑:我等你。

刚回到寝室的我迫不及待爬上床躺平,等待Sai Runner新浴之后接受采访。


云空未必空,终陷雪菜中。

剑:先跟大家打声招呼吧~

Sai:大家好,我是Sai Runner~

剑:你进雪菜帮的时间比我来得晚,但你很早就在用弈客App了吧?

Sai:2016年8月份的样子,开始用的弈客。

剑:那也是位CGF行列(注:弈客账号,前十万位用于以CGF开头)中的老用户了啊,是如何知道弈客的?

Sai: 我当时刚高考完在北欧旅游,旅途特别无聊,打开手机想在App Store 里搜“围棋”,除做题以外能用来下棋的应用,第一个就是弈客。于是就这么注册了。

剑:那么,你是什么时候加入雪菜帮的?

Sai:应该是今年年初的时候。

剑:是什么机缘巧合让你入伙的呢?

Sai:当时我看了一些直播后,觉得弈客直播可以做得更好一点。正好快要寒假,时间充裕,而先前在大学时联赛里认识了毒奶菇,他把我拉进了雪菜帮,由此我成为了其中一员。

剑:来之前对直播员团队的印象是什么,觉得哪里可以做得更好?

Sai:通过弈客新闻里的评论,觉得这是个很有趣的群体。我当时认为直播内容可以更详实一点

剑:来了以后的印象呢?

Sai:很有趣的群体,各个年龄、各行各业的人都有。这里车速很快,因此我很快选择了在群里隐居

剑:你在窥屏我们开车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

Sai:举群皆浊我独清

image.png


为什么叫Sai Runner

剑:说说你的花名Sai Runner吧。有直播员说你的“Sai”来自粤语粗口,你怎么评价他的观点?

Sai:这我头一次听说,他是怎么理解这个名字的?

剑:所以你觉得应该怎么理解?

Sai:我很喜欢卡勒德.胡赛尼的The Kite Runner,也就是《追风筝的人》。

剑:“为你,千千万万遍”

Sai:我希望在围棋上也有我自己要追寻的一种精神。因而选择了棋魂中的Sai(藤原佐为),我很喜欢这个人物,希望能拥有像他一样的高超技艺追寻神之一手的精神

image.png

剑:所以应该翻译成追逐佐为的人?

Sai:翻译成中文很难确切,但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迄今为止,金牌坏小子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的理解很准确。我还看到其他棋友的猜测,比如“赛跑”这样中英合并的理解。


情怀or技术?人力or狗工?

剑:直播员永远的三称你为情怀解说,你是否认同?

Sai:因为他是古力粉丝,而我恰好在讲古力的三盘棋时,特别有情怀,毕竟我也是看古哥的棋长大的

image.png

剑:所以你并不认同这个说法咯?

Sai:也认同吧。在直播中向棋友介绍陈年往事,也是接下来直播中我想要去尝试的。

剑:我对你的第一印象其实是,技术上的功夫很扎实。对于每一步意图的努力猜测,以及尽可能做形势判断,分析双方的优劣。这也是我喜欢看你直播的原因。

Sai:很可惜。

剑:怎么说?

Sai:我的棋力过于不精湛,所以只能尽力为之。相对于对局者,是很班门弄斧的。当然,每一局,我都是极认真地去播

剑: 那么,能否概括一下自己的直播风格,你觉得对于直播员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

Sai: 我还没有形成固定的风格吧,只能说一般关乎到大的计算和判断的内容往往会说得很谨慎

剑:谨慎谦虚就是风格啊,你对自己的评价都做得这么谦虚。

Sai:直播最重要的?那就是让观众时刻清晰地了解棋局的内容,了解棋盘下隐藏的各种变化,当然这只有职业棋手才能做到。未来我也会考虑使用AI进行辅助。

剑:未来?

Sai:嗯……我从来没使用过AI。

剑:受配置所限吗?还是有某种洁癖?

Sai:目前我还是希望尽量以一个人的视角来看待棋局进程。这样很有挑战性,也很有趣。但现在大部分布局都是AI思路,人的视角越来越无法理解了,所以未来,我会考虑用AI辅助,这也是一种体验。

 

剑:蘑菇计划给直播员们在直播期间使用鹰眼,并且适时地放出AI胜率和变化图。你觉得可行吗?

Sai:我觉得可行呀!用高水平的AI,可以很好帮助我们了解棋局优劣,是很好的辅助。但也要有限度,如果直播员只知道报胜率和摆AI变化图,那就是很没意思的事情了。还是很需要人对局面的理解


 

最喜欢的棋手

剑:众所周知,你是时越九段的棋迷。说说龙哥吸引你的地方。

Sai:明人不说暗话,我很欣赏场均一条龙的气概

剑:什么时候成为他的棋迷的?

Sai:正式成为他的棋迷,是2014年农心杯中韩主将大决战。布局明显朴廷桓占据上风,又进入到朴廷桓擅长的局面。我本以为黑危在旦夕,没想到在压力如此巨大的比赛中,时越依旧无所畏惧,拿起屠龙刀,生生地杀掉了朴廷桓的大龙!

点击查看本局鹰眼报告

时越(黑)中盘胜朴廷桓


image.png

剑:只用了133手

Sai:没错。我太崇拜这种气魄了,也欣赏他的纯粹。很纯粹地追求着自己的围棋,无怨无悔

 

剑:古力,时越,包括连笑和辜梓豪,他们的棋风都属于力战派的吧。你是否更喜欢这样的棋风?

Sai:并没有。胡耀宇,彭荃老师的棋我也很喜欢。只要是很有味道的围棋,我都愿意去欣赏。


剑:一次聊天时直播员大门曾说过,力量型棋手上了年纪必须转型,否则就得“拉裤兜子”。我想,棋手的身体状况自然会影响到他的临场心态和技术发挥。你觉得现在的时越是否面临这样的问题呢?

Sai:在我心中,龙哥还年轻着呢还有好多大龙等着他去屠,不必考虑这个。


剑:是啊,前几轮围甲联赛,范蕴若只是走了一个托角,就被他全给屠了

Sai:这盘很震撼,这就是时越棋特有的魅力


时越(黑)中盘胜范蕴若

杨冬 | 2018围甲第十八轮集锦TOP3


image.png


剑:龙哥屠过这么多龙,他的哪盘棋你印象最深?

Sai:无须多言,三星杯百手屠龙


剑:对唐韦星那局吗?

Sai:对,震撼人心的109手


点击查看本局鹰眼报告

时越(黑)中盘胜唐韦星

image.png


剑:插播一个提问。有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直播员想问,作为龙哥迷弟的你,怎么看待范老板这种棋风的棋手

Sai:这简直是明牌提问啊……那我就告诉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飞虫:我觉得范老板的棋是相当的犀利,不愧是打坂田的谱长大的。

 

本次专访的时机正值LG杯四强赛前,在群里Sai Runner 与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飞虫,分别对十九段与范老板两位各自的偶像又展开了剑拔弩张地互奶和解毒。最终结果大家已经知道了,看来Sai Runner 的奶更毒一些。此时的Sai Runner 又开始撺掇冬哥为鼎爷写专题了,这真是借奶毒人的司马昭之心


SaiRunner如愿等到了:杨冬|放下包袱的杨鼎新取得一场完胜


当然,说毒奶云云只是棋迷间的玩笑话。在恭喜中国棋手包揽LG杯决赛的同时,也祝愿他们能下出自己满意的棋。

 


学棋经历


剑:你主播龙哥的比赛,但为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直播却都是古力的对局。除了围甲古李两局,天府杯古力对连笑那盘棋你讲得也很精彩。

Sai:毕竟我是看古力棋长大的,古力是我童年的很大一部分


剑: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学棋的?

Sai:大班,6岁吧。


剑:到现在都不曾间断过吗?

Sai:到初一因为学业压力很大,被迫停止了。


剑:什么时候再接触的围棋

Sai:大学后,慢慢开始有机会重新下下棋吧。有了弈客这个平台,看棋也很方便


剑:那你的经历跟虎头的有点像。

Sai:我们这批人的轨迹,很大一部分都是如此

 


对待胜负


剑:围棋当中有平常心的说法,也有胜负心的说法。这两种矛盾的心态,有没有办法平衡?

Sai:于我而言,平常的网棋、训练棋,是很平常心的;现实中的比赛棋,必定完全是胜负心。对于重要的比赛,人也做不到绝对的平常心。


剑:输棋了怎么办?这个问题可能有点揭疮疤。

Sai:不会,输输赢赢,习惯了。不,是输输输输输输,习惯了


剑:输棋后会怎么调整呢?

Sai:以前会发呆;现在,找女朋友聊天

剑:打扰了,告辞。



一波三折


直播员的专访为了篇幅需要,一般都会进行好几个小时。而我对Sai Runner 的好奇心随着了解的深入而俱增,提问更是一发不可收。专访期间,床板下传来一声响亮的“有人向您提出对局申请”吓了我一跳,才想起翻身下床关电脑,好在舍友们依旧鼻息如雷鸣。将近凌晨2点,Sai Runner 已困得直接睡着,不再回复消息,交谈这才结束


然而Sai Runner 对于我的采访方式却深为不满,多次表达抗议:


“这些问题怎么感觉有点?”

“问题和内容如何改得再可读性一点?”

“聊一些轻松点的吧,之前那些太……深邃了。”

“我们尽量有趣点吧?像上次虎头一样吧?刚开始实在太学术了,采访基调都偏了。”

“我本来都准备好了一些皮的回答,突然太严肃,就无从发挥了。”


沉浸在满满收获中的我还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忍无可忍的Sai Runner 最后抛下一句:“我想了一会,还是得说,很抱歉,今晚就当时一次私人聊天吧。”我才意识到我把天聊死了,Sai Runner 的冰冷语气让我能脑补出他拒绝女生表白时的神情


这还不是最糟的。


前一天被问得晕头转向的Sai Runner 睡了一觉后清醒了,告诉我所有可能暴露他真实身份的聊天内容都不能在专访稿中出现。这对我而言简直是晴天霹雳,就好比提交论文被给个“需要做较大修改,本次不宜进行答辩”。删掉了这部分内容,所能塑造出的Sai Runner 直接就被降了一个维次。直播平台上的Sai Runner 留给大家的印象可以说是谦虚恭敬,严谨认真,稳重低调,在人前滴水不漏,不认识他的人或许会以为这是个年逾不惑,无棱无角的中年人。而他在弈客平台上发了十多篇弈文的才情,在群中常常语藏机锋的风趣,在个人和团队比赛中的智勇和担当,这些就都被抹杀不可见了。不但于我无法接受,对棋迷朋友们而言也非常可惜吧。

 


神秘斗篷下的些许想象


为了对这个崩塌掉的维度进行适当的弥补,我询问了两位朋友,让他们谈谈对Sai Runner 的印象。


首先被我打扰的是雪莉老师。雪莉是许多直播员的共同好友,在现实中她跟Sai Runner 也有往来。雪莉是这么说的:“坦白讲,我对他的评价一直都很高。我觉得我遇到过的男孩子里面,他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少见的,温暖细心,一直会优先考虑别人是不是觉得舒服的人。Sai runner 不是交女朋友了嘛,我丝毫不怀疑,他会是一个很好的对象。


这是一个相当高的评价,我也丝毫不怀疑他的绅士风度对所有人都是如此。

接着,我去问了同样跟Sai Runner有私交的毒奶菇。得到的答案倒是略有不同


剑:我想问一下你对Sai Runner的印象,他在生活中也是这么正经吗?

菇:好像不是特别正经


剑:怎么说?

菇:闷骚型 理解下


剑:有没有事例佐证?“闷骚”这个词太微妙了。

菇:想不出来 可能比较细节 就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虽然毒奶菇的话是一个标点也不可信蘑菇看完这句要求我删掉了他的标点),但我所认识的Sai Runner确实不是一个呆板无趣的人。男生与女生心中的印象,直播间的脸谱与现实中的真容,不尽相同却形成互补。白月光、朱砂痣一般的Sai Runner ,在女友面前跟我等“大猪蹄子”一样地油腔滑调也未可知呢?固然是我俗人之腹的揣度,也不失为一种合烟火气的遐想。



下一期打算采访的是网棋曾狂砍职业,然而经历了弈客大会惨败后一蹶不振心态君。但是由于最近学业繁重,可能要等到明年1月以后的寒假才能继续了。在此也道一声抱歉。大家依然可以把想对心态君提问留在评论区,一旦采用,弈豆相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