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典棋文

昭和的棋·坂田荣男 (4)本因坊名人

昭和的棋·坂田荣男 (4)本因坊名人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作为古往今来的大高手之一,坂田在围棋史上已经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一页。然而,本因坊荣寿名人霸者地位的真正确立,远没有纸面上看过去那样简单。从当初升仙峡连败三局惨遭逆转,到第2届名人战连扳两局逆转对手,虽然棋的内容并没有变化,但是今日的坂田比之昨日的坂田,作为胜负师已经有了根本性的飞跃。

 
昭和三十八年(1963年)九月,坂田下出了一盘足以载入围棋史册的不灭名局。这就是第2届名人战七番胜负的第7局,坂田和藤泽秀行的最后决战演成了一盘超级死活题。坂田是年四十三岁,迎来从高川手中夺取本因坊头衔之后的第三个年头,无论其他人还是坂田自己都认定他已经成为棋界的第一人,赢棋都是理所当然,而一旦遭遇败局,就会引发似乎鼎革在即的混乱,他就是背负着如此沉重的期望坐在棋盘前的。藤泽是年三十八岁,是所有追赶者当中距离坂田最近的一位。坂田如果想要完整地构筑属于自己的时代,这一局绝对不容有失。

昭和十三年(1938年),二十一世本因坊秀哉名人在结束引退棋之后,将本因坊名迹的使用权交托给日本棋院,每日新闻社以锦标赛形式运作的本因坊战开始了。然而与此同时,名人位自秀哉于昭和十五年(1940年)故去之后就一直在虚悬之中。棋界是一个非常尊重传统的所在,而历代的名人从来都是全体棋界一致推举产生的,由于这一层缘故,要将名人二字转化为锦标赛冠军的头衔,着实费了一番周折,等到读卖新闻社排除了种种囷难,将事情逐渐理出了头绪,时间已经是昭和三十六年(1961年)了。

第1届名人战由全部九段棋士和头衔保有者共计十三人组成循环圈,比赛成绩第一者获得名人头衔,从第2届开始,比赛采用和本因坊战一样的七番棋挑战制。循环圈比赛进行了两年之久,藤泽以9胜3负的成绩率先结束了比赛,而同为8胜3负的吴清源和坂田在最后的决战中,吴清源以和棋胜出,将首届名人头衔拱手让给了藤泽。(译注:按照当时的规则,黑先贴5目,和棋为白胜,但是在计算成绩时,和棋胜为“半星”,逊于真胜。)

结局既无法改变,坂田也只能徒呼奈何。名人战开始的昭和三十六年(1961年),正是他期望已久的本因坊终于到手、才华之花怒放于整个棋界之上的时候。新的大棋战名人战问世,对于一心澄清四海的本因坊荣寿而言,意味着面前又出现了一座必须征服的高峰。高峰就在眼前,不能登顶就当不起霸者的称号。如果听任藤泽继续保持名人的头衔,本因坊战冠军的价值就自然减半了。从霸者的立场出发,价值的减半几乎就等同于价值的丧失。天无二日,真正的霸者不可能接受并列的地位。在当时的坂田心中,没有名人的本因坊根本就是一种耻辱,是须臾不能忍受的。

因此,翌年的昭和三十八年(1963年),坂田作为第2届名人战的挑战者登场,自然也是顺理成章了。七番棋幵始之后,坂田连下两城。正如濑川八段在本因坊战期间所评价的那样,在时人眼中,坂田遍寻天下也难觅抗手。然而,局势却横生波澜。藤泽终究也是棋界的重器,拥有出类拔萃的才能,而且全副身心都已经动员起来,竞技状态达到了最高潮。从第3局开始,他在世人面前向坂田施以一记又一记重拳,转眼就拿下了三连胜。

在已经被逼入绝境的第6局中,坂田是执白棋。这一局,坂田放弃了之前五局中非常喜欢使用的三三,转而以小目布阵。在后来的述怀当中,坂田透露道,比赛之前的几天,他一直在家中养精蓄锐,而且这个一直不打谱的人还搬出棋盘,平心静气地打起了古代的棋谱。对于坂田这样一位著名的实战家而言,这种灵机一动的转变发挥了奇妙的作用。坂田的脚站得更为牢靠了,再度站在藤泽面前时,这种微妙的变化就成为了左右比赛结果的变数。坂田的追击奏效了,他熬过了第一关,将比赛拖入了超级死活题的最终局,并且最终把握住了胜负的机运。

诚然,胜负的真髓从来都是一言难尽。坂田获得了胜利,成为了当仁不让的第一人,而另外一方的藤泽能够一直和坂田在七番胜负中搏杀到最终局,似乎也无愧于棋界大器的推重。毕竟4比3是一回事,4比2或者4比0又是另外一回事,两者显然是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的。

然而,仔细想想却又未必。无论是职业棋士数量相对较少的当年,还是英才济济的今天,在棋界的最顶层,永远都是一群实力差距至多不过一层纸的大高手们在争夺霸权。一旦调子顺畅,在七番胜负中4比0击败对手并非不可能,如果遇到波折,见似间不容发的4比3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两种比分之间并没有实质性的差别。一位棋士的真正价值,实际上正是在最后一战中才能够显不出来。这一战,胜败之间看上去只是相隔一线,但其实却存在着断崖般的巨大差距.

在第2届名人战第7局的大一番中,坂田恰恰就证明了自己的真正价值,这一点是毋须怀疑的。如果坂田取胜,相比起零封对手登顶而言,在最终局中赢得整个比赛,对于一位胜负师而言其实更有价值。相反,如果坂田败北,则他就将真正被藤泽追上和超越,霸者的机运就将彻底抛弃他,这当然是个绝大的危险。一旦局势的发展呈现出另外一个结果,两个人的人生恐怕都将发生巨大的变化。胜负之机的微妙往往如此。

大一番一赌名人位,这样的紧要关头恰恰是坂田体现自身价值的良机。按照规定,七番胜负的第7局,两位对局者需要重新猜先。猜先的结果是坂田白番。照理说来,在这样的大胜负中,白番或者黑番并不会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但是从心情出发,总归是更加愿意拿黑棋的。职业棋士的对决是一丝差错也不能允许的,执黑棋意味着可以把握先着效率,下起来的确容易—点,这种微妙的差别还是存在的。

实际对局中,进行到百手左右的时候,黑白双方已经进入了互攻互角的状态,黑棋依然保持着先着的效率,换言之,是藤泽略微占优的形势。我来到对局场所在的福田家时,担任解说的吴清源正在研究室中和其他棋士们一同拆解,大家的看法基本上还是一致的。

乾坤一掷,坂田放出了必杀的胜负手,白120落在盘上,从外向里刺了一着。见到这一手,研究室中的人们大吃一惊,面面相觑。对于削减上方白地的黑棋,白从外面刺来寻求借用,当会使白的上边变薄。总之,从一般的思考方法出发,是绝对下不出这一刺的。然而,这一着令所有人大惊失色的刺恰恰就是打开难局的妙手。这充分体现了坂田气势的一手颠覆了表层意义上的围棋法则,却触及了更深层次的法则。一子落枰,几乎就立即可以听到黑棋阵势分崩离析的声音,白棋很快就确立了胜势。

在此之后,坂田也曾经为我们奉献过许多名胜负的表演,然而在所有的表演当中,最具代表性、予人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首推这一局。这一局宣告了自秀哉以来第一位实力本因坊名人的诞生,在围棋史册上留下了“白120外刺”快心一手制胜的故事,令人感叹不已。

坂田作为霸者的自信和声望,可以说都是从这一点开始真正确立起来的。翌年的三十九年(1964年),他全年30胜2败,一个又一个地掠取头衔,直至达成七冠王,还在本因坊挑战赛中十七连胜,取得了痛快淋漓的佳绩。这个时期的坂田,很可能就是围棋史上最强的棋士。我常常有这样的感觉:从序盘到中盘,棋子和棋子刚刚开始接触,突然只见白刃一闪,对手就已深受重伤,迅速定形之后,优势就已历然。这种才华恐怕只有那些人间罕有的名剑才能与其媲美吧。

在成为本因坊名人之后不久,坂田曾经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
“吴先生身体还健康的时候,就杀出来做一次名人战的挑战者吧。”

吴清源是全体棋士的目标,坂田自然想在名人战的七番胜负中和他好好争斗一番。虽然全盛时期已经过去,但是这时候,吴清源依然还坚持在第一线。想要和吴清源下争棋,也只有名人战这一个机会。十番棋的时代已然过去,棋战的中心转移到了头衔战上,而吴清源由于专属于读卖新闻社,是不能在其他新闻社的头衔战中出场的。

然而,坂田的愿望已经无法实现。吴清源由交通事故留下的后遗症愈来愈严重地显现出来,昭和四十年(1965年)的名人战中,他竟然留下了全败的记录,从循环圈陷落了,而这实际上就等于引退。可也正是在这一年,一位挑战者从吴清源身边站立起来,他就是后来动摇了坂田王座的林海峰。

(松谷、杜宇/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