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典棋文

昭和的棋·坂田荣男 (6)一流的人

昭和的棋·坂田荣男 (6)一流的人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剃刀坂田、治孤的坂田之类的绰号之所以会深入人心,正是因为坂田那不世出的棋才得到了世人的认可、令他们印象深刻的缘故。然而,仅仅出众的才华、出色的技术、独特的棋风之类,或许可以成就一名强手,但是却不足以造就一代宗师。如果没有作为人的坂田的出色,大棋士坂田根本就无从谈起。

 
坂田前后曾经和我下过两次指导棋。第一次是在他刚刚成为本因坊之后不久,《围棋俱乐部》组织了坂田对文坛诸人的系列指导棋活动,而第二次则是在某周刊策划的《实战围棋教室》当中。两次指导棋之间隔了四年的时间。

两次指导棋都是五子局。第一次的时候,我几乎没有使出什么手段就迅速败北了。大约到七十手的时候,我的棋子被分断,胜负也就由此决定了。然而面对第二次五子局的时候,我忽然产生了自己或许能赢的感觉。我之所以会这样想,当然不是因为妄自尊大,认为自己和职业棋士的差距已经在五子以内。受五子和坂田对阵,要赢谈何容易。当然,和第一次相比,我的棋艺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关键还不在这里,而是在于我已经产生了一种微妙的自信。

我的理由是,在这第二次指导棋开始之前,我已经在撰写本文了。为了写作的需要,我进行了大量的工作,虽然我自己还是业余的棋力,但是对于职业棋士的棋,我也算是有了相当的了解。当然,我的棋力是否因此而获得了进步,技术是否因此而有所提高,这是难以断言的,只是,这番经历显然是增加了我的自信,这一点是不会有错的。当然,对于我这种一个月也下不了几局棋的人而言,眼高手低的毛病肯定是不能避免的。然而,我终于能够以沉着的心态面对坂田,抛开一切患得患失的考虑,至少这一点也是不小的进步。归根结底,这还是因为我为了撰写本文,凡是能够找到的超一流棋士的棋谱,我都用心打过的缘故吧。

当然,如果我认为打了这些棋谱自己就会变强,那就未免太过孟浪了。一流棋士心血凝结的棋谱,想要看出个所以然,这样的能力我当然是没有的,只是,他们为了棋而竭尽心力的思考方法和态度,这一点我至少还是可以学习的。尽管作为普通人就这样观察职业棋士的世界,多少有些冒昧,至多也只能算是管中窥豹,但是,我的确在这一过程中培养出了一些自信。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自信终究不是认定自己能够战胜职业棋士的自信。我并非职业棋士,对于胜负原本就不是那么看重。身为职业棋士,不赢棋当然是不行的,实际上,对于很多业余爱好者而言,赢棋也是非常重要的。我是在大学期间开始学习围棋,三年级和四年级的时候,加入了学校的围棋部,在那里,比我强的人可以说要多少有多少,关键是,如果围棋的世界中只有强与弱、胜与负,我前面所说的很多话就都要变成毫无价值的废话了。因此,我在这里所说的自信,其实就是超越强弱或者胜负,保持着一颗兴趣横溢的心,以这样的态度来下棋。

不过,这一次和坂田的指导棋,我还是吃了败仗,只是,我的棋大致上还是下得非常冷静的,因为我一直抱持着要坚持到最后的想法。我总是反复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被对方一举击溃,在对局当中,有好几次我都产生了自己已经基本赢定的想法,而且这也的确是事实。然而,问题或许正出在这样的判断上。由于有这样的念头,我就开始产生了消极的想法,希望尽快开始简明收官。事后回顾这盘棋,我发现自己由于棋力的不足一点点地遭受着损失,很多从普通想法看来是理所当然的地方其实都存在着小错误。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在只剩下两、三目的官子时,坂田总是指着棋盘,将我的视线引到自己没有想到的地方,告诉我那里才是大处。这时,我终于确认,自己至少是输掉了两目以上。如果双方的差距只有一目,他是不会这样指点我的。结果是输了三目,由于我在收官时一损再损,坂田终于看不下去,开始对我提出忠告了。

坂田即便指导棋也要全力以赴,不愿意输掉,这一点早已是众所周知。然而,对于胜负的执着之心并不能完全掩盖他的本性。至少据我所知,在指导棋进行中给对手出主意的祺士只有他一个。坂田对文人的指导棋,很多局都是由我担当立会人的,坂田常常明确告诉对手:“在白棋没有落子之前,你是可以悔棋的。”此外,像这种少见的为对手推荐下一手的事情也经常发生。这些棋谱将来是要在杂志上发表的,太不体面就不合适了,这方面的担心或许是原因之一,然而实际上,透过坂田一边对局一边指教的话语,我们还是可以窥见到和拒绝一切常情的胜负师不同的他的另外一面,产生似乎是佛陀在传播教义的印象。

一流的人,性格品行各不相同,但是至少有一点是一样的,即都抱持着一份善意和善心。或者我们也可以反过来说,如果没有这份善意和善心,也不可能成为一流的人。要达到一流的境界,是没有捷径可循的,为了这个目标,必须经历严格的锻炼,进行严格的自我控制和管理,惟有如此才能发展自己的才能。总之,必须要有强韧的精神和严厉的自我要求,而支撑这一切的,除了爱不可能有其他的东西,如果一个人的内心没有丰富的情感,他是不可能在长期的孤身奋斗中坚持下来的。

换言之,人的自我成就的道路上,所谓严厉,所谓和善,其实就像硬币的两面,永远都是相互依存的。在必须战斗的世界里,严厉的一面处于阳面,而和善的一面就不那么容易发现了。各个领域中的人物都是如此。如果一个人是从事必须高度严厉的工作,那么我们仔细观察他,必定能够从他的阴面看到和善的色彩,这一点是不必怀疑 的。反之亦然。如果一个人表面看上去是非常和善的风格,那么当我们看到他工作中极为严厉的一面时,我们当然就会留下极为鲜明的印象。

坂田的忠告当中恰恰就凝结着他的那份和善,因此直至今天,这一幕还历历在目。我之所以看重这件事,并不是因为坂田发出忠告这一行为本身,而是因为在这种行为的后面展现出了一颗宽容的心,这一点从他执着胜负的姿态中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的。

我之所以要反复强调这一点,是因为众所周知,在职业棋士的世界当中,胜负是最为重要的,这是他们必须秉承的宿命的严厉,然而,如果就此失去作为支撑胜负的基础的人性,却是绝对不可以的,我们必须采用扬弃的思考方法。胜负固然是棋士的全部,但是棋士绝对不能将自己局限于胜负之中,而是必须让自己的眼光更加开放,让自己的思维更加宏观。

普遍意义上说来,对于棋士而言,胜利就会带来荣光,这荣光是所有棋士都为之努力的目标,然而和荣光相比,失掉荣光宝座的那种巨大的悲哀其实要更为深刻,更为强烈。然而,这悲哀是其他人任谁的妙手都无法治愈的。任何慰藉的言语归根结底都是中途半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要治愈这伤痛,惟有依靠棋士自身的情感。棋士的全部其实绝非仅仅是胜负。

事实上,仅仅棋力强大,还不能产生出真正的光彩。当然,要用语言来详细说明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我们应该看到,那些当得起名局之名的大胜负,支撑它们的绝非只有达到相当高度的棋艺,更为重要的其实是展现这些棋艺的棋士们的人性。惟有棋士投入自己全部身心进行战斗,才能够产生真正的名局。

棋道,历来就有这样的说法。的确,棋是一种道,是心灵的道场。棋的变化悠久无限,即便我们造一个地球那么大的电子计算机,也未必能够穷尽。那些前仆后继追寻深远世界的棋士们,在我们眼中就是一个个大的和小的求道者的身影。

身姿拔出所有人之上的,无疑就是昭和棋界的主轴、构筑了现代围棋的基础、在全部十番棋中战无不胜的吴清源。他年轻的时候曾经专心易学,后来又被宗教的尘埃埋没了一段时间,但是一切都没能真正打断他对棋道的探求。

通向顶峰的道路不止一条,而且也没有所谓的最佳道路。坂田踏上的道路是前人从来不曾问津的悬崖断壁。他的选择或许是通向顶峰的最短道路。然而,这条路和过去的道路是那么截然不同,在攀登的途路中,他必须长年恶战苦斗。头脑中弛想着天地悠悠,脚下的步伐须臾不曾停止,他心中只有顶峰,终于漫长的跋涉走到了终点。我们可以说,坂田并不是一个聪明的登山者。在登顶的道路上,他吃够了各种苦头,可是,头衔战霸者的坂田不仅仅只是胜负师的典范,还是谆谆教导的良师,他并没有失去自己本来的风貌。这就是坂田的道路。

两人为我们留下了为数众多的名局和名胜负,他们的身影在我们眼中闪耀着光辉,他们的声音在我们耳边回响,讲述着不能忘记的故事。这就是神韵飘渺的山脉上绽放着光彩的山脊吴清源,还有高出一天流云之上、白雪皑皑的孤峰坂田荣男。站在今天回望昭和时代的围棋史,这风景就自然在眼前浮现出来。

(松谷、杜宇/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