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典棋文

韩启宇先生的围棋故事24

韩启宇先生的围棋故事24


本文原载于:常州日报,前文请翻阅文末“更多章节”。


作者简介
  

韩启宇:常州市棋类协会副主席,业余6段,第五届“晚报杯”全国业余围棋锦标赛冠军,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亚军。1992年被我市引进后,为常州市的围棋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在常州棋届被尊称为“韩老”。

24、 我成为了农村劳动力

  

我所下放的吉水县位于江西省西北部属于井冈山地区,是革命老区。虽说对农村的艰苦条件心里有一定的认识,及至到了今后我必须在此生活、劳动的乌江公社大巷大队车上生产队后,才发现农村与城市的反差竟然如此超乎我辈之想像。自登上知青专列离开上海,到江西樟树火车站下车,一路上虽感失落,却还不至于如有些同学那样眼泪汪汪。直到被汽车拉至乌江公社,留宿一夜,条件之差,令人难以置信。全然不像学校所宣传的那样,第二天车上生产队派人将我们五个男知青接至所居住的村庄,状况更令人沮丧。当晚在昏暗的油灯下整理行李时,五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大男孩再也承受不住心中的悲伤,纷纷大哭,尽情地宣泄着近似绝望的情绪。

  

我们下放的所在生产队只有十几户人家,二十几个劳动力,却有近三百亩水田,属于典型的田多人少的村庄,劳动强度之大,可以想像。也意味着我们落户此处后也将会成为农村劳动力。

  

吉水县并非完全的山区,属于丘陵地带。我所在的村庄如以现代旅游者的眼光来看那真叫山清水秀,但以当时必须长期居住在这里的我来说简直就是穷山恶水。人的心情决定了同样事物的两面性,我如此喜欢围棋,来江西时行李中当然少不了棋具,认为闲暇时自己还可以随时摆弄。岂料在农村情绪始终低落,只打过一次谱,索然无味,显然因心情不佳而进不了状态。此后两年在农村再也没有让棋具在桌上出现过,每天只是从事着简单重复的农田劳作,尤其是大热天的双抢季节,日晒雨淋,更是承受着城里人难以想像的劳作之苦。

  

一阵子不下棋却棋力看涨

  

重新接触围棋已是当年冬天回到上海,分散在全国各地下乡插队的棋友也陆续回沪,大家又可欢聚一堂尽情享受对弈的乐趣。由于在农村广阔天地待了大半年,视野开阔了,回到家里觉得日常用具似乎都变得很小,连弄堂都显得很狭窄,经过农村生活锤炼,心胸似乎也磨练的开阔了,体现在对弈中,明显的变化是思路开阔很多。用对弈成绩说明问题,对多位棋手我的优势更突出了。匪夷所思的是一年前对阵我的苦手倪致祥总是胜少负多,这次回沪再战竟然是我胜多负少了,让我喜出望外。此后两年在与上海高手对局中,感觉自己棋艺也在不断长进。不得其解的是在农村并未研究棋艺,难道水平还能提高?多年后思忖当年的状况应该是心胸和思路的开阔,间接的提升了思想境界,再间接的体现到对弈时的水平发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