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典棋文

韩启宇先生的围棋故事29

韩启宇先生的围棋故事29

本文原载于:常州日报,前文请翻阅文末“更多章节”。


作者简介
  

韩启宇:常州市棋类协会副主席,业余6段,第五届“晚报杯”全国业余围棋锦标赛冠军,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亚军。1992年被我市引进后,为常州市的围棋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在常州棋届被尊称为“韩老”。

29、我和靳老的故事

   

靳老夫妇很喜欢韩启姚,我随小哥对靳老夫人的称呼也称其为伯母。后来小哥去了北京,我单独去其家,听到我的声音,她会从屋内匆匆而出欣喜地嚷着着:“韩启
姚回来啦?”及至进到客厅见是我,则会略显失望地解嘲:“怎么两兄弟声音一模一样的,我还以为你哥哥回来了呢。”爱屋及乌,加之当年我的棋力在上海青少年
棋手中已露锋芒,颇受靳老赏识,因此父母俩对我也宠爱有加。因此夫妇俩对我也宠爱有加。因我下棋特别认真,又是长身体的年龄,伯母担心我消耗过多,得不到
补充,经常留我在其在家用餐,让我增加营养,补充体力,用心之良苦,总是让我深受感动。与此同时靳老还让我多接受去他家下棋的高手指导,以增加棋艺方面的
营养。高手们对我的指导棋基本都是让二字,互有胜负,那段时期通过高手指导,我对棋理有了进一步认识,积累了围棋知识。

   

在靳老家下棋还有过一段有趣往事,那是靳老让老干部姚耐同我下棋。姚是老革命,行政级别为九级,文革前担任上海社会科学院院长,所以人们都称为姚院长,因
是即便国手同他下棋,出于尊重,均不授子,只让一先。我俩第一次对局棋份是按姚的意思授我两子,从我保存的当年棋谱看棋的内容,当时我俩的棋力至少是不想
上下,让水平差不多的对手两子,执白的姚院长当然难以施展手段,加之当年的我年少气盛,不谙世事,兴致所至,只管自己下得痛快,也就不顾面对面坐着的是何
方神圣了。一般老人,下棋只图一时之快,不计输赢,半天能下上几盘棋,只要过足棋瘾就好,而姚院长之所以能在中国爱下围棋的老干部中达到顶尖水平,就在于
他下棋时不但追求胜利,还追求棋局过程,品味棋局内容,落子谨慎,极为认真。我下棋也慢,及至傍晚,尚未终局,但棋势已是白难以为继,老革命说:下不完
了,封盘吧,成为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我很无奈。如是先后两次授两子对局,都是同样结果。第三天对局,姚院长说我进步了,主动提出对我让先。我仍一如既往,
穷追猛打,结果仍如同前两局,这样我与他之间留下了三盘没有下完的棋。此后姚院长再未与我下过棋,但对我的棋力予以充分认可,在与靳老议论起我时,认为我
也能像韩启姚一样,会成为专业围棋人才。此后不久在我由江西向安徽农村落户过程中,接受地要求有权威人士举荐,在以姚耐名义,有靳老执笔的推荐函中,姚院
长欣然签署了他的大名,还真起到了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