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典棋文

304棋室轶事(四)

304棋室轶事(四)

本文原载于《围棋》

作者前言:

由于年事渐高,健康不佳,因而产生了时间上的紧迫感。但我终于有机会来实现自己的愿望:完成《回忆录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304棋室轶事》。在这篇长文中将描述六十年代前期上海业余围棋手的风貌,兼及其他一些读者感兴趣的棋事。

徐姓棋友2

徐瑞林,宁波人,棋力约有五、六级,初结识时,让我二三子。他下棋不按章法,全凭实战经验。当时我在家将“围棋定式基本知识”一书中二百个定式全都背熟,但对弈时,徐瑞林完全不按定式走法,另出变化。虽然明知他的下法不对,是行不通的,但自己却对定式的变化不熟,所以仍感到无可奈何,应对的结果仍是吃亏时多。这是初学者常遇到的问题之一。对定式知道一个正变,而不清楚定式的许多变着,对方胡搞蛮缠起来,自己就无法应付。后来我才发现,看棋书是没错的,定式也该记熟,但死背不管用,棋力到达一定程度,定式知识自然会掌握,会感到定式越来越不够用,最后不得不找上日本的《围棋大辞典》。到我的棋力长进到四、五级时,便明显感到徐瑞林的棋很“臭”。那时不知谁给徐取了个“臭豆腐”的绰号,并且也叫开了。从此人人喊他“臭豆腐”。徐瑞林也不生气,还说:“臭豆腐,闻时臭,吃时香。”“要知臭豆腐的味道,请试上一盘!”后来他忽然自称是我师傅,并叫我“学生”。常高声大喊:“学生过来,师傅教你一盘。”不管我怎样反对,他都表示做定我的师傅了。当我赢他时,他就说:“学生赢师傅,青出于蓝吆。”若输给他,他便说:“学生还不行!师傅还有绝招妙手,学生还没学到家。”

  徐煜敏,人称“南通徐”,当时他与棋兄煜华都是304棋室的常客,但徐煜敏的棋艺比他哥哥强得多。他经常与马洪九、孙步田、殷鑫培等好手下棋。所以当时他也可算一个“准高手”。他哥哥煜华与我属同一档次。初时我常与他哥哥下棋,与徐煜敏却未下过一局。徐煜敏兄弟都是不错的人,性格爽直。但在棋上自视甚高,下棋要找好手,像我们这样的“低手”,他是不屑一顾的。但我却常在棋桌傍看他下棋。每当他输棋时,都懊悔不已,常说:“如果不是眼花,某个子的次序走错了,早就赢下了。”他若是赢了棋,便会笑咪咪地称赞他的对手:“你的棋不错,很有力量!”或是“你的棋很厉害,不好对付。”言外之意,就是他的力量还比对手强,比对手更厉害。若是他输了棋,有时会勃然变色,怒冲冲地说:“你这臭棋!认真下,不让您二三子才怪呢!”

“文革”时期1968年,一些棋友在南市搞了个小型比赛,对弈在襄阳公园和南市区棋友徐越超教师家进行。那时我第一次与徐煜敏下棋,按规定是分先对弈两局。那天正是毛主席生日,我印象非常深。当时我棋艺已增长不少,但因为过去一起把他当作高手膜拜的,所以对弈时,心里很有点心虚胆怯,但结果却是连赢两盘。老徐马上大发雷霆,拍着棋桌嚷道:“朱伟,你这种臭棋,我是没认真下,好好下,你摆上二子也赢不了的!”当时我正喜出望外,又熟知他的秉性,知道这一顿骂是免不了的,故一点也不生气,只是对着他笑。

八十年代,徐煜敏退休后,一起主持轻工业局的围棋活动,是第五至八届“振兴杯”围棋大赛的主要组织者之一,为围棋事业作出了贡献。

  徐秉贤,与他相熟的棋友都叫他“阿彭”,似乎是个小名吧。他学棋与我差不多时候,我与他很早便点头招呼。当他下棋时,我常去观看,我下棋时,他也来看,但相识十多年,相逢多次,却始终未曾对弈过一局。我曾再三约他下棋,他都婉言拒绝,说:“小朱你的棋好,我不是对手啊。”在围棋爱好者中,有两种人较少。一种是非常随和的人,不看重胜负,不讲求棋份(分先或让子),只要有棋下,谁也不拒绝。另一种是很爱面子的人,很计较输赢得失,下棋时患得患失,常常举棋不定,输了棋唉声叹气,要懊悔很久。这种人对和谁下,如何下法都很讲究。徐秉贤便属于后者。好多年,我觉得他一起在暗中与我“较劲”。和我对弈的棋友,他也与他们下,但就是避免和我交锋。有一个时期,他很努力,希望在比较有把握的时候才与我下棋,但我那时也很努力,希望很快长棋。后来我渐渐超过了他,因此我俩的对弈就始终未能实现。

徐秉贤是个很健谈的人,喜欢读书、藏书。他对旧上海的闻人轶事、重大社会新闻都非常熟悉,关于黄金荣、杜月笙、虞洽卿、哈同等的轶事、大世界的形成、阮玲玉的死,筱丹桂的自杀,黄楚九的发迹,讲起来头头是道,如数家珍。他那时才四十多岁,按年龄说,都不曾经历过。当时这方面的书也很少有,可见他记忆力很强,听老一辈的人讲的故事和解放前看的报刊上的有关文章,能牢记不忘,现在在304棋室里讲给大家听,非常吸引人。有一天,大家谈到生癌与死亡的话题。徐秉贤大声地说道:“如果我知道自己生了不治的癌症,我就带上所有的积蓄,西到桂林阳朔、成都峨嵋、西安大雁塔、北到五台山、北京故宫、东到泰山曲阜,把全国名山大川名胜古迹都游遍,然后回家再死,这样也就不枉人生一世了!”大家听了都笑了起来。这番话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文革”时期,徐秉贤提前退休,让子女顶替入厂,他自己仍被厂方聘用,每天上班。一天,他扑倒在办公室上,昏迷不醒,严重的脑溢血,一下子夺走了他的生命。当我听到他的死讯时,我想起了他在304棋室的那番话。人,总很难事前安排好自己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