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宝记】十年扬州情

【宝记】十年扬州情

知乎有问:朋友和人脉有什么分别?

神答复:没有目的之交往,最感动。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没功利,纯友谊的朋友,我想他们应该是棋友。

自从登录弈客后,这里就成了我的遗失棋友招领所。

有位叫王铮的棋友,帮我回忆起五年前一次团体赛;

有位叫李卫军的棋友,跟帖几个月后,我才如梦初醒:十年前被他吊打过;

还有位叫周裕丰的,说宝宝不死,我不能先死。。。。不渝的棋友情。

这一回,我们要介绍一位重量级的人物:仪征棋院院长徐德珺。

十年前,润扬长江大桥新开通,上海往扬州的车程缩短到三个小时。我受邀代表仪征棋院参加扬州棋协杯。徐德珺和徐雷在车站接我,送至扬州工人疗养院下榻。

徐院长着一张国字脸,颇有燕赵之风(抄袭朱三少的有木有)。他的围棋却是柔软大局型。他的名言是:我的棋总走在阳光灿烂的正面,把对手压迫在暗无天日夹层里。听上去很正义,道貌岸然,下起来却很猥琐,磕磕绊绊。

我们俩水平相当,经常在一个区里并肩战斗,赢了棋晚上开一瓶82年的啤酒庆祝下。酒桌上徐院总会聊起自己在历届棋协杯上勇胜强敌的经典战役.如何行云流水把对手笼罩在他的淫威之下。然后国字脸上挂起了孩提般的笑颜.

记得那几年的国庆节几乎都在扬州渡过,有一年扬州回上海的火车票售空,徐院和陈岷,徐雷开车送我一家人到镇江;有一年比赛我打飞了,拖了团体后腿,看到徐院有点不好意思。他大度地拍拍我肩膀:明年再来,一年一度的扬州棋协杯是场盛会,少了我们就不精彩!

后来,大家都步入中年,背负更多,忙忙碌碌,直到徐院有一天注册了弈客。

通过弈客网管找到我后问:早年参加扬州棋协杯写的东东还保存吗?

我说,除了扬州蔡琳感激的哽咽的那篇,都找不到了。你来邀请我比赛,接着写啊。
03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