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难忘黑白心

难忘黑白心

       

20岁始触围棋,启蒙恨晚、小器晚成。也为巧合和缘分,那年大学毕业,发配至湖南芷江,一所有历史的师范学校。仅师大就有5位 校友报到,不同学科,学校安排两两合住一间房。同住的是数学系的邓兄。有事没事,总见他在那里摆弄黑白的圆子,而且常常废寝忘食,就觉得奇怪,后来才知 道,那是围棋,他在打谱。近朱近墨,也就不知不觉摸那东西。那时总有些家伙慕名来找他决斗,原来他还是高手,曾拿过省大学生围棋赛的冠军,于是肃然。看着 看着,竟然看出了门道,也看出了味道。围棋从此上身。有一个高手同房,不上贼船也难。其后,中日擂台赛风起云涌,县城的一帮好手为争江湖地位,便向邓大师 及芷师下挑战书。于是芷江围棋擂台赛也在舞水之滨轰轰烈烈上演了。年青的道某光荣地成为了先锋,并且竟然连续三次守擂成功,一夜成名。就此一发不可收,如 饥似渴恶补围棋。那时,最美好的热恋时光,围棋遇上了爱情,不长棋也难。加之胆子大,路子野,精力旺,脸皮厚,时刻寻觅强敌磨刀,在野战的同时,猛啃棋书,做死活题,哪怕消化不良,爱不释手的是《围棋》及《围棋天地》,自然,棋力如野草般疯长。在邓同学的带领下,四处征战,颇为威风,拿到过一些团体冠军。几年后,水平渐与师傅靠近,从让九子到两子,真的大跃进。

   

1989年,离开芷师和师傅,去了怀化,一个火车拖来的美丽山城,虽然地处湘西,然黑白活动竟异常活跃。市区人民路新华书店旁有一家棋牌楼,专下围棋,红火得很,聚集了众多棋迷。楼主是怀铁的胡先生,据说是职业转的业余,水平很高,和邓师傅好友一拼,作为怀化围棋的开拓者,收徒传艺,推广围棋。那时候,他有一名得意弟子周,还是一名小学生,人虽小小,已是怀化的知名5段。比赛中曾经和他激战过,他落子如飞,印象深刻,那次比赛,也都进入了前几名,但毕竟他是小孩。后来,他就成了市里冠军,省里的冠军,并在全国青少年围棋比赛中拿到过第一,入选国家青少年集训队,成为职业五段,是围甲平煤队的主力。(有时难免瞎想八想,可惜……,否则……白日梦似地傻笑)。老胡那时搞了不少比赛,很是佩服这个体制外的围棋活动家。最轰动的一次是1992年,他创办了第一届”华宝杯“全国“千人百团”围棋大赛,山城一下子潮水般涌来了众多业余豪强,规模宏大,盛况空前。印象深的是,上海来了好几支队伍,实力很强,居然有女选手,男女对阵围观者如堵。那年刚调到日报社做记者编辑,应两位死党之邀,跨界组成了三星队,参加了这届千人百团大战赛,一下就是好几天,在300多支队伍中位居中游,个人名次似乎在80多名左右。记得积分循环还与刘轶一碰上了,尽管输了,但碰撞激烈, 盘面不坏,差距不大。因为新入媒体,案头挺多,又升级成爹,重心自然在家庭和事业上,坐谈难以全身心,但凡有空,就会捉对厮杀,或把高手喊到家里来过瘾,就连三中的学生也不放过。有时还抱着拉某去下棋与比赛。无大无小,与棋为伴,与那时浓厚的围棋氛围有关。此后,棋牌楼还连续举办了9届全国业余围棋赛,怀化成了中南的围棋热地。可惜后来参赛较少,也不屑升段赛,所以,一直孤野无段

2.jpg

1998年,来上海出差,看望了一位朋友。没想到,一个新的开始。在他们鼓励和帮助下,举家来到上海,重返教涯。看来,偶然中的必然,和围棋不无关系。

初来咋到,而立又5,拼劲依然十足。拼工作,拼围棋。如果把生活分成三部分的话,第一是家庭,第二是工作,第三就是围棋了。8小 时外有空的时候,就像饿狼觅食一般,到处觅棋过瘾,上海大街小巷的棋馆几乎都跑到过,连公园的手谈角也不放过。那时围棋培训机构似乎没有现在这么多。去过 莘庄文化馆、沪西工人文化宫,一口普通话就冲进去找老板下棋,一点也不吓丝丝。去得多的是西藏路的工人文化宫,不知深浅地就被人家彩棋,好在初生牛犊,实 力尚在,没有掏过马尼之类。回想起来,文化宫棋馆的水其实蛮深的。想必那时吃了豹子胆。一次听闻到航华地区有一位市区退休的老师围棋水平很高,遂寻到其府 上,缠斗近半年。一个陌生人突闯,完全没有诧异和担心,他反而很高兴。老先生已古稀之年,但感觉棋正,布局、中盘和收官都很有功底。只因为年龄之故,偶尔 昏着。最让人感动的是,他叮嘱老伴:是我喊他来的,万一要是自己下棋倒了,一定不要怪他。因为围棋,没有隔阂和陌生。战斗毕竟伤神费力,久之,还是担心老 人的身体,后来渐渐去少。还曾经一个人跑到应昌期围棋学校,自个儿报名参加上海市的教师围棋赛。后来成为闵教队一员,遂找到了组织,于是和孔阴侯老师们结 帮拉派,征战市、区。 2004年10月,参加“建桥杯”首届全国教师围棋邀请赛,有几百号人参赛,高手不少,前几十名,意外收获了一纸4段证书,离5段只差一盘棋。 

3.jpg

       

2012年,闵教新进了一位年轻的高手小郑,甚喜,赶快招入麾下,携手阴候,征战上海摊,能站住阵脚,乘机成立了教工围棋沙龙,手谈切磋,“打斗”学生,常去平南、七宝、文来诸校打坐。先后策划了三届闵行教工的围棋比赛。期间有几件趣事要提及。一帮子棋友去门大师188艺 术仓库挑灯夜战,泡棋品画喝茶聊天,手谈沾染了艺术气息,快活。去门大师的阆苑家中坐打。其私藏一方佳木,且亲手打造了一方棋墩,邀余和七宝老阴、商院胡 兄等为新棋墩举行开打仪式,诗兴大发,作《阆苑赴》,是以为记,诗发。走出去,请进来,和华东理工大学教师围棋协会我往你来,比黑争白,周末,还在机关食 堂、办公室里厮杀。闵行有一个小学生,小小年纪5段,棋下得好,又聪明活泼可爱,话语童趣,大家很是喜欢,只要有对抗赛,都要带着她,去啃硬骨头。当时还可以和她对抗,现在肯定悬殊了。2013年10月,闵教华理一干人马杀之杭州棋院,与那里的冲段少年两轮对赛,被他们杀得人仰马翻,手谈之余,参观天元大厦和围棋博物馆,把酒言欢,棋乐达旦。随后,假日棋社横空出世,以此阵容为班底,假日坐照队,硬是把第一届假日联赛的冠军奖牌给抢了过去。 

   

假日棋社真的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民间围棋组织。几个热爱围棋的大侠,成立假日基金,投资理财支持围棋活动,在春申万科假日小区用 假日基金的收益创办了假日围棋社,大力鼓吹线下快乐围棋,无私推广围棋活动,努力做公益。有组织无纪律,有梦想无奢望,围棋是唯一的语言,无贵无贱,无长 无少,对所有棋迷敞开了怀抱,面向上海及其周边,乃至全国、世界,倡导面对面手谈,享受黑天白地的聚会。假日开设了全国首家奕咖啡,提供温馨而美味的手谈 环境,每月组织固定坐谈日,不定期举行菜鸟杯、假日杯赛事,举 行假日联赛,有如愚、坐照、烂柯等十余支人马,藏龙卧虎,辗转征战上海各地。此外还邀请职业棋手讲座训练,组队参加各类比赛,征战上海市超级联赛,创办职 业业余高手争霸杯,在上海滩刮起了清新而热烈的风。从创立迄今,建立假日博客、微博、微信公众号,开发出奕客手机app,把传统的手谈和现代竞技做了完美的结合。持续就是影响,坚持就是力量。如今,围棋爱好者们来到上海,会慕名奕咖啡小坐,也有老外闻风而动。美国的围棋协会来此拍摄专题,CCTV也在此拍摄“谁是棋王”,《围棋天地》也刊文介绍。在撒堵(独)的8小外,假日是我的新天地,新视窗,喜欢喝欣赏她的单纯而丰富,传统而现代,激烈而温馨。胜负之外,对围棋有了新的觉悟。只是去年以来,颇不宁静,怠慢了围棋,但对假日,痴心未改。一旦缓过神来,定打酱油,找寻菜鸟的春天。


人的一生有一个一直相伴的爱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这样不会孤独,不会无聊,不会无趣,不会抑郁,不会绝望。但凡事皆利弊。围棋最大的不好就是,你一旦喜欢了,就无可救药了。敲打至此,顿悟:围棋就是围棋,围棋不是围棋。如今,棋力下坡,认识却在升华。这正是: “未去交争意,难忘黑白心。一条无敌路,彻了没人寻。”


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陋室尽打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深入华穴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随意开打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假日正酣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假日来访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老外约战 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笑对魔头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棋漫金山 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杭州冲少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侯家打劫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平南碰撞 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假日联赛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坐照把酒言欢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               艺术围棋难忘黑白心 - 阿黑 - 飞    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