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沪扬交流赛的旅程(扬)

沪扬交流赛的旅程(扬)

2016年5月13日19:03,弈客平台上烽烟再起,沪扬交流赛正式开战,两座一衣带水的城市,一群惺惺相惜的棋友,在捉对厮杀中坚守心中的那块棋盘……

喧嚣与死寂

首先需要略表歉意的是,那条早晨留在BoBo老师(天元宝宝)枕边的纸条,不知是否打扰了BoBo老师晨勃时惯有的春梦?


5月9日,与上海方定下约战的意向后,我立即建立了一个“扬州棋友弈客俱乐部”微信群,开始张榜告示,招兵买马。不到三天,扬州战队初成,累计22名棋手,几乎涵盖了扬州各大培训机构的掌门和总教练,其中十七、八位棋手都是45岁以上的魅力男人。这里,特别要感谢大家给力捧场,鄙人荣幸之至。


看这番,微信群里热火朝天,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群情激奋,个个摩拳擦掌,斗志昂扬。周三晚上21:30,躁动,喧嚣,狂妄,到了极点,某人要推举扬州小顾当主将,更有狂人(为了团结,不点名)誓言要把SHH……(此处省略44个字)。


躁动,如同春夏之交的空气中弥漫着的荷尔蒙,既味道强烈,又引人向往。更有小盆友群发加油小包,红红的,像开战前的战旗,在群里迎风招展。

5月12日中午11:57,沪扬交流赛的对阵名单出台了,看到上海队的强大阵容,与之前的喧嚣鲜明对比的是,我们的那个群顿时哑火了,整整2个小时,寂静无声。尚未开战,战场似乎已无人值守,死一般的沉静。


又过了一个小时,我实在忍不住了:“兄弟们,是我不好,让大家受虐了,我该罚,跪求大家了!”前面的意思是“不行,咱弃城吧。”后面的意思是“大家一起守住阵地!”


卑微的态度终于得到了好回应。陈岷老师留言:“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正是有了这种豪气,在经历了喧嚣与死寂后,沪扬交流赛如期约成。只不过,于工老师给定了新的基调“心情放松,享乐围棋”。
此次扬州“倾城出动”(此语沪产),引起上海方的高度重视,派出明显强于对阵南京队的阵容,扬州棋坛在哀婉中备感荣幸,在不惧强敌中赢得了尊重。

0bd162d9f2d3572cfb9394a18a13632762d0c35e.jpg

乐观与悲观

那份对阵名单,成了各路大神潜心研究的对象。尚未开战,各种思潮已暗涌。


有乐观者,如韩斌:大约赢十盘吧!最差也得赢八盘吧!我只能是学习了,就看你们了!(窃以为:如果真像韩大说的一样,其他人赢十盘,老韩你主将致胜啊!)


有审慎者,如莫玉树:大约赢七、八盘吧!我一定尽全力!如贾林风,斩钉截铁:赢5-8盘!


也有悲观者,如徐雷:最多赢两盘,你(徐德珺)的对手李翀洵老师是张见的大学校冠军,张从来没有下过他,你别被虐得很惨。


作为队长,我则以意淫的方式,借用对手的理论,稳定军心。徐德珺:沪宁15:7,沪扬上海阵容更强,扬只要≥7,按BoBo老师的ABC理论,即扬州比南京强,哈哈哈哈哈!

我与BoBo

与BoBo老师结缘已有十余年。那个十年前定式般往来于上海与扬州之间的BoBo,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其言语诙谐生动,文字收放自如,典型的浪漫派,堪称棋坛的李太白。我将其参加第十八届扬州棋协杯参赛日记发表于“仪征围棋群”,引起呐喊欢呼声无数,亦令其增粉无数,本人向群友介绍如下:

众人不识沈锦祥,
天元宝宝美名扬;
扬州棋坛多留连,
文章堪比围棋强。

但是,有时BoBo老师的语言过于深奥,实在令我等粗人费解。现摘抄BoBo老师对我评价如下:他的围棋却是柔软大局型。他的名言是:我的棋总走在阳光灿烂的正面,把对手压迫在暗无天日夹层里。听上去很正义,道貌岸然,下起来却很猥琐,磕磕绊绊。


BoBo老师,这是在表扬我呢,还是贬抑我呢?


记忆中,BoBo老师也并非在扬州一直被推倒、再重来,好象有一年曾在扬州棋协杯中排在徐雷老师之后打到第九名,距离扬州八怪仅一步之遥啊!我与BoBo老师的对弈,也各有胜负。多年前扬州棋协杯,在比赛尾声与其交战,在大家对名次都绝望的情况下,我小胜,虽赢但赢得很难看,估计从此我的棋的内涵已不入宝宝眼。前段时间,在弈客平台上输给BoBo两盘,此次沪扬交流赛,本想指定与其再鏖战一番,但又怕其被推倒、再重来。佛说,放下,放下,那我就暂且放下吧!


其实,这次沪扬交流赛,上海方面的宣传由BoBo老师大手笔压阵,宣传报道很迅猛,很强势。但我一直想问的是,一是为何沪宁有第一届,而沪扬交流赛却没有标明“第一届”?是否存心不让我们有复仇的机会?二是为何赛事名称在交流赛、对抗赛、沪扬大战等等名词中徘徊,明知扬州与上海根本对抗不起来,冠以“对抗”、“大战”等名,是否想在推倒中寻找快感,唤起第二天的晨勃的坚挺?

扬州与吴振宇

不得不说的是,扬州与上海一直是友谊之城。扬州围棋与上海围棋紧密联系的有2个人,其一是BoBo老师,其二就是吴振宇2P。

U339P6T12D1746543F44DT20050831151148.jpg

吴振宇2P长期关注扬州棋坛,积极参与扬州围棋教学和相关赛事,陪伴扬州围棋的成长十余年,为扬州整个棋界水平的提升,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多年来,吴振宇2P一直屈尊参加扬州棋协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虽偶有失手,泪崩于赛场,但性情中人的豪放个性,已经赢得了扬州棋界的普遍尊重。“吴老师,扬州棋坛的白求恩,好样的!”

接受与排斥

此次沪扬交流赛的承办平台——弈客网站的总部也在上海,再次验证了扬州与上海的情谊。弈客网站的建设,很接地气,为我们棋友提供了一个高科技的创新平台。弈客团队很热情,不仅组织比赛,还邀约文章,各式各样的战报新闻组织得很精彩,这里不得不为弈客网站和团队点个赞。

原先扬州很少有人登陆弈客平台,作为此次沪扬交流赛的组织者,我无形中也成为了弈客的推广者,扬州10多位棋友因此使用了弈客。遗憾的是,还有一些高手因年龄因素,似乎有点排斥高科技,但我们相信,弈客因其内容的丰富、交流的顺畅,必将迎来更多的使用者。祝福弈客更接地气,网站建设妙笔生花,锦团环簇!

遗憾与期冀

说起扬州与上海,说起此次沪扬交流赛,我个人还有点小小的遗憾。

通看对阵名单,上海少了一名大将——冯岩。冯君与我在弈客有过一局对弈,棋风稳健,功夫扎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局对阵,行至百手前,窃认为一直是我稍优的局面,但由于是在鄙人广告公司繁杂琐事的间隙中下棋,其后连下多步恶手,致局面不堪入目,郁闷中收到冯君评论“小珺子你乱下个啥啊?”让我哭笑不得,苦不堪言。勉力苦撑数十手后认输。此番沪扬交流赛,最想对阵的就是冯君,希望能一洗跨下之辱,后又不想给上海方添麻烦,未将此种心愿通报对方。

冯君,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畔,来日方长。

我与“小潘”哥哥

既然李卫军老师在沪扬交流赛前传中,提到我和潘林,在此不得不说。我的“小潘”哥哥年青时,英俊帅气,被公认为扬州棋坛第一帅哥,基本功扎实,棋感优越,客观地讲,棋力比我稍好一点点,也就那么万分之一纳米左右吧。因早年我在重要比赛中赢过他两次,从此结下“梁子”,互不服对方,“掐架”时有发生。公正地说,“小潘”哥哥“掐架”功夫比我差得太远了,那种距离大圣也要翻3、5个跟头。有时“小潘”哥哥拿我实在没招,不免以绝交、退群、罢免群主相威胁,但至今交未绝、群未退,群主依然是我。
请看下图,配图文字为“朦胧里充满帅气,迷离中剔透睿智”。

头彩与征程

5月14日,凌晨3:41,接到李征全老师捷电:“院长,下到3点40,我中盘胜了!”。自此,我睡意全无,再也难以入眠。兴奋与激动中,惦记着BoBo是否已开始晨勃,小潘是否依然迷离,扬州小顾是否在做他的主将美梦!


扬州队赢得头彩,可喜可贺,征全老师立下头功。清晨,接上海队长丁弘老师微信,“翁老师输棋后很受打击,一夜无眠,这棋(125手)傻冲两手再点,白是不是就不行了?”我紧急求证于征全老师,征全老师自评“是的,超级大尾巴没了!”然后祥林嫂似的,“我100手该断我100手该断我100手该断我100手该断……”

虽然扬州队拔得了头筹,但沪扬交流赛的旅程刚刚开启,上海队的强大,我们心知。
“不闻人声,时闻落子”。让我们共同拥抱这段美好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