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日本围棋文化之旅(二)扑面的棋道文化

日本围棋文化之旅(二)扑面的棋道文化

本文转载自微信号思思嗯嗯,作者刘思恩

四月二十一日,丁弘、李翀洵和我三个家庭入住东京凯悦。其他三家通过其他方式也陆续抵达。为了备战超一流,六个家庭都出了血本——有人请了珍贵的年假,有的像我们这样高价预订了市中心的酒店,以免参加棋院活动时迟到,还有人提前N天就到日本熟悉环境……不过这好像没必要,搞的像小偷作案前踩点。

640.jpeg

新宿市政厅,就在我们住的酒店马路对面

 

酒店房间的窗外正对美丽的新宿中央花园

 
第一晚,在日本的同学Kitty盛情邀请我们吃了一顿北海道生鱼片。这个店是在凯悦酒店旁边的住友大厦里。和中国大城市一样,高档办公楼里常有一些餐饮场所。

 

但是和中国餐饮行业不相同的是,这个可以摆十桌以上的中型料理店,服务员却只有两个人。老板娘是个七十岁出头的老妪,亲自端盘送菜,忙前忙后。搭手一起跑堂的二当家是她大儿子,也有五十岁左右。日本的人工成本贵,但很多人热爱劳动热爱工作,工作效率又高。相比之下,我们靠城乡差异暂时获得了廉价、低质的大量劳动力,支持着我们的服务业,但不知能维持到哪年?

 
生鱼片这玩意儿各人接受程度不一。像我这种人,肠胃算得上很崇洋媚外了,可以连吃三顿汉堡炸鱼薯条不腻味,但对日本、韩国料理却是非常抗拒。我总结的规律是:像我这样爱吃鱼不爱吃肉的人,不会喜欢生鱼片;而喜爱生鱼片口感的人,实际上是肉食族,比如聂卫平大大。

 
=====================================


二十二日周五中午,六个家庭准时来到日本棋院一楼大厅报到。围棋交流活动正式开始了!

 

日本棋院坐落于市谷,也算是市中心。具体地址是東京都千代田区五番町7-2 ,公交和地铁都是到市谷站下来。棋院正门在一条小马路上,门面不算大,整体上和上海一个地段医院的规模差不多。

 

 棋院大楼总高八层,这是电梯口的指示牌。

 
在指导棋比赛之前,孔令文安排了参观棋院的活动。这也是这次围棋文化之旅的重点之一。说起棋道文化,主导了近现代围棋史的日本棋院,当然是中日韩一代棋迷的精神圣地。以下请谅解笔者占用较多篇幅,贴几张重要的图片。
 

一楼大厅里,最显眼的就是大仓喜七郎和秀哉的铜像。

 
右:大仓喜七郎男爵。喜七郎的爸爸喜八郎靠军火生意发家,后来儿子继承了爸爸的产业和爵位。1923年关东大地震后,对围棋事业倒是坏事变好事,原来各自为政的本因坊、方圆社、裨圣会等围棋门派,在喜七郎的振臂一呼和慷慨出资下,成立了日本棋院。吴清源小时候访日,也是大仓给的资助,据好事者考证,相当于现在的币值每月资助人民币两万元。喜七郎家族的产业在二战后被盟军解散,因果已报,仇日的读者不必在此纠结。

 
左:名人本因坊秀哉(田村保寿)。由于吴清源评价秀哉是个“坏人”,所以中国棋迷普遍对他印象不佳。其实他也是日本(同时也是世界)君临天下的一代霸主,隐退前与吴清源及木谷实的两盘对局,是任何棋史都无法回避的名局。他的最大贡献是放弃世袭的本因坊名号,转让给日本棋院。这个举动在棋界的意义,堪比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普选总统替代君主制。

然后进入地下一层的围棋殿堂资料馆,对近代围棋史有感情的棋迷,如入宝山,双目迷离。

 

孔令文为我们讲解陈列室的珍贵藏品。
 

吴清源和藤泽库之助(朋斋)十番棋用的棋盘

 

中国的陈毅元帅,也作为中日围棋交流的重要贡献者,在名人堂有一席之地

 

丈和签署的免状

日本棋院的免状(即业余段位证书),专门给那些有一定社会地位或经济实力的成年人,名义上的理由是他们工作繁忙,无法从最低级开始打升级升段赛,实质上的理由么……你肯定也懂的。据说捐个业余五段要花十万日元,即人民币6000元。业六就要人民币两、三万了。业余九段居然也有标价,大致是人民币十几万。不过只有不懂围棋的土财主,才会去花钱买个九段吧?
 
日本棋院也组织少年儿童的升级、升段赛。我们这次正好碰到。日本小孩虽然普遍很有教养,但比赛之余在大厅里也是吵吵闹闹,不比我们上海如菜市场般的儿童升级赛好到哪里去。
 
二楼是业余棋手的对局大厅、职业指导棋区域,以及纪念品商店。

上图的远处靠窗位置,是职业棋手指导区域。有棋手指导的明码标价,价格不贵。但只能约到某一时间的指导,而不能点名要某个自己喜欢的棋手。
 
现场在下棋的业余棋手,如我们在新闻报道里看到的,几乎都是头发花白的老年人。当然这和参观日是周五也有关。只看到一位金发白人在下棋,大概是慕名来访问的外国人。

孔令文推荐大家在纪念品店里买大号的磁性围棋,据说中国职业棋手去也是必购商品,质量确实比中国制造的好很多。另外知名日本棋手提款的扇子也不错。敢题字的棋手一般书法还过得去,买一把拿在手上,即便给不懂棋的朋友看了,也不丢人。
 

 字最难看的就算井山裕太了,电脑时代长大的年轻人可以原谅。这水平放在中国年轻棋手里,好歹中等水准了。
 
棋院参观的高潮,是进入著名的“幽玄之间”对局室参观。

 日本各大棋战最重要的对局几乎都在这个房间进行。

对局室门口的介绍,提到川端康成的真迹“深奥幽玄”挂轴。这可是日本棋院的镇馆之宝,其复制品在商店里都要卖十几万日元,团里很多人看了虽然喜欢,但实在下不了手。

在孔令文的周到安排下,每个家庭荣幸地在幽玄对局室获得三分钟摆Pose拍照的机会。

临行前,我听说这次有机会参观幽玄对局室,就叫我儿子练了很久盘腿打坐和鞠躬的姿势。还不赖吧?是不是让你想起当年小青年赵治勋挑战老帮瓜藤泽秀行棋圣位的一幕?       

请注意背后那个挂轴,是真迹!再次深切感谢同行的三位小朋友,你们没有把小脏手往真品上擦,对日本棋院和日本人民是有功德的!

=================================

 

我们在棋院三楼包了一个场地。下午一点半,除了准备下指导棋的小林觉、山城宏,还有木谷门下的大师兄、“超一流”中年纪最大的大竹英雄也到场打了招呼。大竹已经年过七旬,还活跃在职业赛场上,最近还赢了不少棋。但让老太爷陪我们下让子棋车轮战就有点过了,能见面寒暄已是莫大荣幸。以前曹志林写的擂台赛演义,把大竹英雄描写成北海道农民出身、爱说大话的粗人。但这次见到的大竹,不仅对我们这些年轻一个辈分的棋迷非常礼貌,而且说的一口漂亮的英语,显然是很有文化又见过世面的。

 

为了表示尊敬,我们团里唯一略懂日语的谈詠诗,早就写好了一段日文致辞,当场朗读。讲稿事先给孔令文审查过,孔令文的评语是:

“挺好的,情真意切”

“我就不改了吧,要改好多地方得改”。。。。。。

 

虽然我完全听不懂谈詠诗在说什么,但从三巨头的表情看,正挠到了痒处,现场效果很好。谈桑,你不愧是国企大金融机构里培育出来的体制内马屁精!

 

首日交流活动,三位大师和我们的大合影。如果倒退三十年,这三位老大带着我们六个臭棋篓子,组队参加一届擂台赛,还未必输吧?

 这天的交流活动的特大惊喜彩蛋,是当红辣子鸡、“七冠王”井山裕太出场。我们原来预定的活动里,没有叫到井山的安排,但孔令文真是面子大,看到井山在棋院办事,顺手把他请来合影。

当年加藤正夫拿下“名人”、“王座”、“十段”、“碁圣”,成为“四冠王”时,日程排满。棋院理事长号称日本唯一叫不出来参加活动的就是天皇和加藤正夫。我们这次叫到的不是“四冠王”,而是日本近现代围棋史上唯一的“七冠王”,是不是值得您在页面下方点一下大拇指?

 
本帖无对局解说,但接下来将有海量的三轮交流棋谱,希望诸位棋迷看官胃口好、能消化。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qrcode.b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