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日本围棋文化之旅(三)两位擂台赛五连胜大豪

日本围棋文化之旅(三)两位擂台赛五连胜大豪

本文转载自微信号思思嗯嗯,作者刘思恩 

从本帖开始认真说棋了。    

这次远征东京前,关于应该让超一流棋手让我们几个子,团里的臭棋篓子们展开了热烈友好的大讨论。我们开始的本意是想挑战一下超一流们的让子极限,所以第一档的李翀洵应该被让三子,第二档的丁弘等被让四子,我和金伟宁等第三档可受让五子。但上海的业余棋界天王、曾获海南围棋大赛冠军的胡子真听闻,怒吼道:你们是去向日本超一流学棋的,还是想留下一副名垂青史的完胜谱?听的我们冷汗滴答,于是决定所有人的受子减少一个。

 

这次安排了两轮和日本职业棋手的交流。武宫和石田两位超一流放在第二轮。第一轮是两位擂台赛的日方连胜英雄:小林觉和山城宏。两人都是一对三。

 

         对阵形势为:

小林觉   让四子 刘思恩

小林觉   让四子 金伟宁

小林觉   让二子 李翀洵

山城宏   让四子  赵强

山城宏   让三子  丁弘

山城宏   让三子  谈詠诗

 

(1987年擂台赛时的小林觉,著名大帅哥一枚)

 

小林觉九段,职业生涯的顶峰是在1995年在棋圣战决赛中战胜了赵治勋,获得一届“棋圣称号”。次年被赵治勋夺回棋圣,再一年后,小林觉夺回挑战者位,但挑战未遂。“棋圣”位是日本围棋七大冠中奖金最高、分量第一的头衔。我们这次拜访的另外两名超一流武宫正树、石田芳夫终身未染指过“棋圣”。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小林觉的“腕儿”并不比他们小。

小林觉给中国棋迷的心理冲击最大的一幕,是1986年第二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上破竹五连胜,直接造成中国队在擂台赛上最尴尬的形势,即最后聂主帅需要抵御五名日本人的攻擂。

 

现实生活中的小林觉,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是棋界有名的“君子剑”。网上关于他的八卦新闻不少,但和本文主旨无关,因此鼓励各位趣味比较低级庸俗的棋友,不妨自己勤于搜索。

 

开局前先和小屁孩们摆拍一个,也是有求必应。

 

看过小林觉二十盘以上棋谱的资深棋迷,可以发现他的棋是典型的教科书风格,棋路大方美观,不刻意求新求巧,关键局面发力精准不出错。和我们下让子棋时,小林觉也是这个路子,甚至和分先棋一样的稳健厚实。只有下手犯了实在看不过去的错误时,小林才笑纳你们送上的大礼包。当然这也许不光是围棋的战术问题,也是一种性价比比较高的的上手指导棋服务策略。

 

小林觉    让四子    刘思恩

 

以前小林光一说过,对局状态最佳的时候,是生病的时候,因为那时人的精力有限,只能专心致志下棋。我这次和小林觉对局时,略有感冒,头疼,所以对局时一心想撑到棋局正常结束就拉倒,中间不要犯大错误即可。碰到需要抉择的局面,我完全没有心思去构思复杂巧妙的路线,只取朴素实用的结果。

如上谱,开局黑在下边围空丰满,但随即在右上角看错,被白反击后损空不少。左上角白选择了厚实但很损空的方案,这种在小林觉对金伟宁的局面中也出现了,所以有理由怀疑小林觉是故意在让我们有赢的机会,或者让我们至少撑得到中后盘。

 

白71碰时,我略有劣势意识,所以在72强硬反击。事后看,这未必是最佳一手,但是也算是证明自己有业余四段以上水平的一手。小林觉于是顺杆爬,让我在这里奠定了胜势。

黑在左上吃住白残子后,白几乎一无所得,于是愤然在83位袭击黑棋大龙。但黑84以下有理有节,白沾不到便宜。尤其黑92是凶猛的一手,白93后,我进行了本局唯一一次约五分钟的长考,然后下决心在94冲断。白看到黑不是吃素的,只好选择转身方案,让黑吃住83、85两个棋筋。

 

这以后本来是黑大优局面,但毕竟我完全是自学成才,基本功很差,后半盘小错误不断,官子亏的厉害。由于感冒头疼懒得点目,我一度觉得自己被逆转了。但局后点目黑还是赢了11目。孔令文在旁边关注了数子过程,应该不会有错。

 

小林觉    让四子    金伟宁

 

金伟宁的黑42,从里往外窥点,真是俗不可耐,大损特损。当然姓金的人也是有他的主体思想的,希望走到黑44后,白无法在50位断,然后黑可以争先手抢到46位大场。但这是典型的“先中后”,换来了白47以后的猛攻,黑真是溃不成军。

 

为了不补A位的断点,黑又转头在左边摆眼做活。但交换了几个回合后,黑76到82是完全和业余四段身份不符合的连续超级大俗手!硬生生逼白棋把自己分断,伤及黑左下角,而黑右下角又难以成空。76以后的四步棋,任何一步改在右下守角都可以好很多。

然后黑84不知为何又不在85位挡以后走连扳定式?92也不急,可能右边星位左侧关起稍好。结果被白95飞出后,黑痛不欲生地在A位单官补上了老账,然后被白右边痛烈打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随后,白在右下出现了诡异的送目转换。为了珍惜高手呵护我们臭棋篓子的一片苦心,我就不摆图了。右上白3断是一个常用手筋,金伟宁居然事后说是第一次看到。白1点时,黑只有老老实实B位接。实战黑2挡希望右上角干净,没准备到白3断。之后黑A提,白B打穿黑右边宝库。之后黑棋又出现了惨不忍睹的“倒推墙”俗手。但这时是为了右方弱子成活,我就不忍再批评了。

就是这样一局棋,最后黑还是能赢4目。小林棋圣,您真的费心了!

 

(小林觉对刘思恩、金伟宁、李翀洵三人车轮战)

 

小林觉    让二子    李翀洵

 

李翀洵是我团实力最强者。但他这次日本交流活动好像心态不正,好像他的实力已经高到被超一流让两个子是一种侮辱。他对小林觉、石田芳夫、武宫正树三盘棋,都是一开局就主动求战。

开局不久,黑就主动在上边挑衅,这就激怒了小林觉,使这盘棋成为日本上手必须拿下的一局!不过老李确实也不是善茬,当白35点角时,黑不理不睬,在36位争先跳出,被小林觉赞誉为“像聂卫平下的一手”。白39想渡过兼搜黑的根时,黑40是强硬的好棋,随后白41也是搭在黑腰眼上的强手。连续的高强度对抗后,业余选手终于露怯,老李的42不知所云,应在右一路尖补。实战被白43一冲,黑形崩溃无以为继,几乎已经输了。

白79吃住黑残子时,黑80补是最后的败招。一贯凶猛刁钻的老李,在职业高手面前还是心理扭曲,没有充分发挥水平。

 
(图暂缺)

上面这个参考图,小林觉在局后给我们挂大棋盘复盘时,特地说到。黑前图的80,应该在本图1、3位谋求转换,这样下面阵势大,黑局面还有希望。而老李事后的反馈是:第一,这个图实战时他想到了,只是判断力确实不如职业棋手,所以自己放弃了;第二,这个图并不能扭转乾坤,小林觉只是客气的说法。开局的第42步就是最后败招!

这盘棋小林觉的强大杀力,证明了所谓的本格派棋手并不是缺乏战斗力的。当年第二届擂台赛上,刘小光等人就是形而上学地以为小林觉缺乏战斗力,刻意和他进行勉强过分的战斗,结果吃了大亏。

 

(棋盘之外,小林觉先生的近身搏斗也别有一功。上图柳时熏的脸蛋就是被小林觉袭击过的。欲知详情,请继续百度。)

 

============================================

(第三届擂台赛时,风华正茂的山城宏)

 山城宏,最佳成绩是数次成为棋圣、本因坊、天元、王座等大头衔战的挑战者,但无一次成功,长期被“超一流”棋手压制。从他和本因坊-武宫正树,棋圣-小林光一的七番挑战过程看,精彩的名局不少,但只可惜气运不在他这边。不过我印象中他在七大冠的挑战赛中出场比小林觉更多,所以也许计算对局费的角度,山城宏还略胜小林觉一筹。

和小林觉一样,山城宏在中国棋迷中的出名,是1987年第三届中日围棋擂台赛获得五连胜。他执白以目外开局打败曹大元的一局,造成这位心理脆弱的上海籍棋手长期的心理阴影。而马晓春遏制其五连胜的一局,则成为马小的名局,被收录在其撰写的“三十六计和围棋”一书中。

 

(山城宏对赵强、丁弘、谈詠诗三人车轮战)

 

山城宏 让四子  赵强

第一轮的三盘受四子局里,赵强的实力最强,对上手表现的也最强硬。只是业余棋手毕竟把握时机能力有限。比如上图,山城宏指出黑52如高一路在A位跳封,白棋要苦的多。

紧接着黑56又脱离主战场,其实简单在59位继续关,四子优势依然保持。结果被白57简单处理后,脱先抢了先手后反过来在59镇,双方差距大幅度减小。

本谱的大官子是决胜点。黑88托轻率,被白抢先在89动手,局面变得进一步复杂。但赵强挥了一阵子折扇努力使自己冷静后,选择了简单定型放弃88一子的收束,然后连续抢占到100、102两个大官子,全局依然保持了约20目的优势,足够在小官子阶段挥霍了。最后赵强稳稳当当胜了8目。

 

山城宏 让三子丁弘

 

丁弘是典型的看日本棋谱成长的第一代,棋风规矩本分。下手碰到他时,浑身使不出劲道。但这局他是被上手让子,事先显然没在受子棋的布局上提前做功课,开局走的平淡乏味,没有充分利用三个座子的先天优势。尤其是走到上图第24手,低头一尖,品味顿觉下流。被山城宏恢弘地走到25镇头的天王山,然后又缠绕攻击上边,黑棋的受子优势已经不明显。局后山城宏建议黑24在A位平易关出,堂堂正正,和黑右上大势也配合。

右边白55打入后是最后胜负处。白61碰腾挪时,黑如在A位外扳,不怕白棋打劫,仍可掌握局面主动。但实战黑62攻的太猛,被山城宏轻易走畅,丁弘认为已经是盘面和棋的状态。

 

但蹊跷的是,后半盘官子天下一品的山城宏,居然和业余五段水平的丁弘下的来来回回、有声有色,就是占不到便宜,最后被丁弘小胜四目。我记得丁弘当天晚上自我吹嘘时感觉很好,觉得老年职业棋手让他三个是有点勉强的。但回家后复盘,丁弘改口,承认第一轮碰到的山城宏在官子阶段很有放水嫌疑。

 

山城宏 让三子谈詠诗

 

和老实本分的理工男丁弘不同,心机重重的金融狗谈詠诗据说在出发前就设计好了让子棋策略。首先他只肯被日本职业高手让三子,这样不管结果输赢,他的棋份上就比金伟宁、赵强和我高一个档次。其次,受三子的座子一般是在角上星位放三个,而谈詠诗却坚持要放在两个对角星加一个天元。乍一看天元那个子像价值弱于角部星位,仅对开局时的征子有利。而谈詠诗恰恰是准备了一个需要征子有利的“骗招”。

 

 如图,黑在右下占了一个高目,然后选择了一个复杂的大型定式。黑18按传统定式是在A位接,但谈詠诗走了一步怪异的虎。这步棋与其说是骗招,不如说是一个复杂但合理的分支变化。黑18的坏处是弄的自己都没法一手补活,但好处是白19不敢在右边补棋,而是只能19拆,然后黑20是和18连贯的强手,这里走成一个复杂的带劫对杀。

 

山城宏在对局结束后的复盘中,重点说了谈詠诗的这个高目骗招。他说,当第一眼看到黑没按定式的接而是虎,还以为谈詠诗是个背不出定式的嫩手,结果越下越觉得吃力,中了谈先生的圈套。谈詠诗贼特兮兮的笑着说:这步棋不是我发明的,是很久以前日本棋手安倍吉辉写的《新手新型新定式》一书里介绍过的。山城宏听了,惊讶的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只怪自己学艺不精。

这盘棋谈詠诗确实下的好,在右下定式以后,又多次和上手强硬开劫、转换,下的灵动自如。中盘结束时局面如上图,如果粗粗的点目,似乎黑棋有30目以上的优势呢!如果这棋最后是黑棋大胜,当然是谈詠诗值得自豪一生的受子名谱。

但问题是,你碰到的是山城宏!

山城宏在巅峰时期,有个著名的绰号叫“渗透流”。尤其是在那次中日围棋擂台赛的五连胜中,用渗透流功夫逆转胜了两名上海籍选手王群和曹大元,令老棋迷们印象深刻。这盘棋,对一个粗枝大叶不拘细节的业余棋手,渗透流又大放光彩。

比如这个点。

 

 
比如这个又点!

 

据谈詠诗说,山城宏对局时,嘴里一直在念叨:好棋啊,不行了,困惑呢。对日语半懂不懂的谈詠诗还信以为真,结果被渗透的一塌糊涂,差点翻盘。谈詠诗称山城先生为伟大的人民表演艺术家!

棋到终局,如上图,其实最后谈詠诗是输了,因为他承认没看出黑空里需要补棋。但按日本数目法,不需要收完单官,于是在山城宏的提醒下,很不光彩地在H9补了一手,才以一目小胜。

丁弘的棋结束的早,他在旁边目睹了“渗透流”大翻盘的一幕,最后说怎么也不信黑还能赢一目,一直催着要重新数一遍结果,结果老丁和老谈友谊的小船就这么翻了。

赛后听听山城宏诙谐的解说,还是一笑泯恩仇吧!

 

第一轮战绩回顾:

小林觉     让四子十一目负 刘思恩

小林觉  让四子四目负 金伟宁

小林觉     让二子中盘胜 李翀洵

山城宏 让四子八目负 赵强

山城宏 让三子四目负 丁弘

山城宏 让三子一目负 谈詠诗

 

 

赛后签名留念环节,谈詠诗激动的有点忘形,身体几乎要压在小林觉身上,小林苦苦支撑才拍好了这张照。

 

小林觉和山城宏分别在我们买的白扇面上题字。

小林觉写了“天空”,意思是:我今天空的很,所以不跟你们较真。

山城宏写了“慈爱”,意思是:对于你们这种弱小动物,我很慈爱,不杀生。

 

下一轮出场的武宫正树和石田芳夫,他们还会很空、很慈爱吗?请看下回分解。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qrcode.b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