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以棋会友——棋手、棋盘师的相逢

以棋会友——棋手、棋盘师的相逢

    

本文来自微信号:江芮围棋  ,作者江铸久,在此非常感谢江铸久 、芮迺偉老师的授权转载。

                                   
                                                   

6月8日上午10点过后,我们出现在宫崎绫町熊须家大仓库前的停车场,仓库大门敞开着,静悄悄的,望进去到处是木头,半成品居多。宫崎绫町榧木世界一品。熊须家在此做棋盘已经历经三代了。

对街沿小街道的房子,客厅已经是棋盘最后完成品的工作间。窗口望进去,棋盘师熊须健一先生正在自己常坐的工作位置上削筷子。

      

这次来熊须家我们计划已久,一直因为时间的问题推迟着。三年半前,在寻找日本棋盘师的过程中,来到过绫町熊须家。

几年来,在往棋盘背面写毛笔字的过程中发现,只要是做好的棋盘都上了蜡保护着。无论采用怎么样的去蜡技术,再往上写,总是有些难写。不容易发挥毛笔字的特点。一旦写错,又很难改正,唯一的办法是推掉重写。

同熊须家请教过之后,熊须先生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们来绫町我们家写。可以为你们准备好棋盘,待写好之后再封蜡保存。”

见面行礼之后,熊须先生帮助搭好了台子。我们开始铺上毡子,拿出笔,墨是东京“广悦堂”推荐的“玄宗”牌,迺偉带来的。借来砚台,试写在纸上。研究排版之后,俺率先写了“守拙” ,然后署名(感觉比所有写过的棋盘都好写,只是感觉走笔略过于顺畅)、盖印。印泥是为榧木盘配的速干印泥。配在榧木盘上,好看。如果不是在熊须家写,已经封过蜡的棋盘上就出不来这样的效果。

健一先生始终边削筷子边笑眯眯地看着我们。

长男豐和协助俺们将棋盘搬上台子写,搬下台子放好。间或说:“两位老师的毛笔字写法跟父亲不一样啊。”

换迺偉写,她的感觉是比熟宣还略滑,好写。

豐和搬走写好的再搬进未写的。俺给写好的盘照相微信传给在杭州的刘正杰老师看看整个棋盘上写好的感觉。发现棋盘上吸墨阴干的速度很是舒服,不积墨。说出俺的发现后,老爷子开心的说:“那是加了胶的成份啊。”

豐和带我们去看榧木树林,从绫町他们家出发,沿着小路一路往山里去,大约开了10分钟之后就进了山,后面的十几分钟,因为小雨,从山谷进去的时候整个雾很大。开到山的里面之后,有一处停车场,稍微大一点。

在停车场那儿停下车的时候就看到了,山坡上写着25世纪林,原来这片林子就是已经种了70年的榧木。想想,真是了不起,因为榧木,需要几百年之后才能成才,这是70年前的人们,就已经预计到,今后的榧木,会越来越少,所以特地种下留给25世纪的人们来采用。榧木长的慢,所以,它们就长在了杉木树林中,这些杉木林一个个都很粗壮,像照片里显得那样,但实际上,他们树龄要比榧木短,杉树成材快。所以,留给了杉树成材时候所需要的空间,榧木就这么花插着,安安静静的,呆在这一片,与杉树林和谐相处。

想想真是让人感慨,因为,即使是宫崎县,在近百年里来,所采的榧木,也是不少了。因为这个原因,宫崎县人为后面的人,为子孙子子孙孙,为后代着想,让他们也能够用得上榧木。这里还有一处游览胜地是吊桥,吊桥架在山谷的最高处,距离下的峡谷底下有140多米,站在中间还是让人有点心颤。豐和指着山,山上树林比较茂盛,他说在这个山的背面有一些榧木树。

榧木已经是国家的树,早就不让采了,那些榧木树也只有看林的人才知道长在哪里。平时也很少有人再去打搅这些榧木树了。现在在市场上还能够出售的榧木树很少了,通常都是因为自然灾害,比如风灾、泥石流的原因倒下来的数。

从山上下来的路上,豐和带我们去了专门经营屋久杉的一个民俗的的地方。那里全是屋久杉做的工艺品。并不是屋久岛的杉树都能叫做屋久杉。杉树起码是要上千年的杉树,才能够称得上屋久杉。在这里,我们看到了,3000年杉树,做成的棋笥,那真的是漂亮,美感十足。标价是150万日元。感慨这次荷包不足啊。

等到我们再回来继续写的时候,熊须健一先生对迺偉写的围棋的“棊”字发生了很大的兴趣,原来日本的“碁”字下面是个石头的石,而迺偉写的“棊”字是下面是木,他说我喜欢这样的棊字,棊乐无穷,乐在棊中,下面是木字。而木字因为跟他做的榧木有关。

再写写就接近6点了,大家准备好好吃一顿,他们建议到宫崎城里去,相对于绫町这个7500人的小镇,宫崎县城有很多好的餐馆,那我们客随主便,去。我们一辆车,沿着河边,衬着有晚霞的天空,一路聊着,往宫崎城开30多分钟,经过那个河边打高尔夫球场,我们一路上聊着就是跟碁有关的事情,他们还问了我们俩阿法狗的事。我们问他们棋盘棋具的知识。这个去县城的路30多分钟很快就到了。

餐馆是很传统的日本餐馆,典型的日式料理,而且不仅有生鱼片,还有虾有鱼有蟹,他们同餐馆看上去很熟悉的样子。服务人员都穿着和服。餐馆用的榧木筷子当然只能是熊须家特供的。

老爷子觉得每个棋盘都有他的生命。都是要很用心地去做。要依据相互的纹理纹路拼好,而且他从不刻意去回避树疤。榧木的颜色也是,不必去刷任何漆色,榧木的原色随着岁月流逝自然会带上深些的色,那样的棋盘就更加有岁月的味道。关键是要精益求精做好,现在多少日本其它店的棋盘过了许多年让熊须家重新再修理,熊须家的棋盘就不会有这样的事。

我们聊到了宫崎出身的棋手上村阳生九段老师。上周四刚刚在日本棋院见过,老爷子说上村老师曾经介绍过一位客人,买了熊须家做的一块带腿的棋盘,2000万日元(合20多万美元)。

晚饭中途俺去付账,付不进去。熊须家打了埋伏,关照过店家,不让我们家付钱。俺晚上回来发了朋友圈这段话:今天的晚饭很失败,说好的请熊须先生一家,去了很好的餐馆,吃了很好的料理,宫崎笋宫崎牛宫崎蟹宫崎生鱼,聊得很开心,结果中途遛出下楼去付不了帐,熊须夫人早就做了埋伏,被请了!俺们今天失礼了!与熊须家做朋友,很开心!明天继续写字。

休整一夜之后,早晨在绫町农家乐里吃日式早餐。边看微信上朋友们的留言,有些想定棋盘,同时想要指定的字。还有一些朋友,也很有意思,特别喜欢,棋盘背面,有点树疤的部分,说这是特别的。就像做紫檀等手串,包括就像屋久杉那个棋罐一样,越是有疤的那些木头呢,越贵重价格也更高。还有些朋友,就直接把自己想要的词说出来了,譬如,有些朋友就想要看我们俩合写的,所以,第二天早晨我们一来就写了守拙、入神、通幽,包括注解。

还有一些喜欢以棋会友,舍得,初心,不动心,乐在棊中,觉得这些词看上去,更加适合他们。所以我们都一一记下了,想想这些词,真的蛮有意思的。似乎是在说的是围棋,但,似乎也有说的别的意思,不仅仅指的是下围棋。像“浮生半日闲”,这个就是有一种禅境了,在中国,这是古代文人们比较喜欢的话,不动心好像也像是禅语,所有这些写来的时候,熊须健一先生人都挺开心的,觉得有些意思他知道,而有些意思,他不是很清楚。让我们意外的是“深奥幽玄”他特别喜欢,因为他觉得,这个词见过,当时看的时候就没有完全看懂,我们告诉他,日本棋院最好对局室内“幽玄”是川端康成先生写的。

我们早晨正在写的时候,又来了一位很有意思的人就是黑木先生。他是在日本做棋子特别出名的。他来是因为有客人订他蛤碁子,同时定棋盘,有些棋盘会有些问题,要修理就拿来熊须家。黑木家也是很早就认识了,大家聚在熊须家觉得也挺有意思的,可以说是一下子棋坛盛会了。

中午吃了熊须妈妈亲手做的乌冬面工作餐。我们商定晚上全体去吃九州最好的鳗鱼饭。原来定下的是下午早些走,现在改为下午四点去吃百年老店的鳗鱼饭。因为那家店太有名了,晚去会儿没有位置的。  

      要带走的棋盘,下午上蜡。

豐和上蜡非常具有节奏感,完全是像作画,当然这就是在作画,非常具有美感。

     

老爷子旁边给我们补充解释说:“我们做的棋盘,一向是要这些工序都做到,不像现在的日本,做的有些棋盘不是手工的,不拿太刀盛划线,有些人涂蜡不加热,也不是这么多工序,也不是这么认真,所以,整个一道道工序马虎了,棋盘就会出现需要修理的情况,这个时候再怎么修理,都不如在做的时候,一道道工序都做对了,这样,才是做对了棋盘。”

因为棋盘被俺们包圆了,熊须家想留一块盘也只好想跟俺们借。先拿了一块做好了上了蜡的棋盘,拿药水搽蜡效果也不够好,只好想跟俺们借,俺们写一块盘送给熊须家,“动须相应”,这是围棋十诀里面的词,当年吴清源老师曾经特地为他们写过这样的挂轴。里面有熊须家的“须”字。

3点半左右棋盘都写完了。熊须老爷子又提起了“深奥幽玄”。迺偉提笔写给了熊须家。第一次觉得奥字有点洇,又重写了一遍,结果,两张都被留下了。

老爷子高兴拿来了自己二十多岁时立志要做棋盘时,抄写的如何做棋盘的长副手卷小楷,很多地方都残破了。一手好字,俺们说想收了修复好给中国的朋友们看看,立刻送给了俺们。

 

    

大家出发开着三辆车去半小时以外的地方吃鳗鱼饭。结果到了鳗鱼饭店的停车场一看,哇,非常大,还有专门等的地方,结果鳗鱼店是间小小的小2层,这家店已经有100年以上的历史。只做鳗鱼,其他不做,也不准备扩大,这停车场不停的扩大,每天就开这么几个点?您看宁可让人等着!鳗鱼饭,真的很好吃,是在日本吃到过的最好的鳗鱼饭。

一进门我看菜单,大家都很客气,都要点中。我说不行,应该是我们所有人都点特大。大家客气了一番改为女士大,男士特大。结果就是吃完之后,我们在停车场走了十几分钟,散步,消食。

豐和快吃完的时候问我们今天晚上准备住哪?我们说没有定下住的。他说:“啊!”我们说明天下午福冈的飞机离这里4个多小时车程,我们反正走到哪里住下就是了。他说:“你们也不预定旅馆?”“这样我们才能够走到哪里算哪里,反正向福冈机场方向前进就是了。”他说:“哇,我们出差可不敢这样,我们一定是都定好了。“

告别后,我们散了一大圈步之后,开出没多久就发现这风景非常好,在宫崎县与熊本县交界的地方,深山里有条河,非常漂亮。看着这条河,迎着夕阳,开开就觉得非常美,慢慢觉得,卸下来了所有的事情。开不动了,中途在一个地方休息,还真的睡了一小觉打了个盹,然后再接着开,开了一个多小时将近两个小时后到人吉市。就在我睡觉睡着的时候,迺偉在网上找到了一家旅馆。日本因为当天放出来的房间,还有打折25%,所以我们就在人吉停了下来。歇下来之后,回味一下,觉得这是场非常愉快的写榧木盘经历。

安顿下来之后,沿着人吉市的河边散步,天上还挂着月亮。我们感慨日本有很多这样的工匠。做鳗鱼饭,就把鳗鱼饭做到了极致,磨豆腐,就把豆腐争取磨到最好,做羊糕,就争取做到既好吃又好看色香味俱全。这样的习惯已经是一种精神,熊须家把棋盘,将一个看似简单的活做到了最好。盘顺着树木的天性,把不同的榧木树最合适的部分,最合适的木纹拼在一起,把它做到了极致,有幸跟他们一起,在他们将做好的棋盘上写字,配上最合适的墨、印,真是缘分。

自己喜欢围棋也喜欢围棋文化。非常喜欢围棋界前辈英雄们,他们在比赛中留下棋谱供我们学习,在棋盘上留下非常好的毛笔字留给我们念想,激励我们。自己手里收藏有吴清源老师的字,秀行老师的字,也有,1974年本因坊挑战赛,坂田荣男老师挑战后辈石田芳夫,那次裁判长是桥本宇太郎老师,写下了“天心”,然后这块盘就直接拿蜡封存好了。直到今天,每次看这块盘,都像当时写好时那么栩栩如生,能体会到当时他们这几位老师在一起那种因为围棋而欢乐的气氛。那种因为围棋而欢乐, 不仅仅拘泥于盘上的胜负,而是那种围棋文化,带给他们心里面那种欢乐。而这一份欢乐也影响到了后人影响到了我。这种精神也一直激励着自己,像前辈们能做到这样,我们要向他们学习。而另外一些,秀行老师签名的盘,因为做工,因为没有及时上蜡,或者蜡上得不够到位,或棋盘前面的工序不够,签名之后,那些字就渐渐的淡去了,让人有时候会觉得非常的可惜与遗憾。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江芮围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