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弈客万里行】浦东名将首局自战解说

【弈客万里行】浦东名将首局自战解说

大家好,我是前几天客串人机大战讲解员的浦东名将。
这次弈客万里行活动,我混进了弈客四虎的队伍,管吃管住还有棋下,这满满的幸福感简直令我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
人帅棋强文章好,以德服人无良材,希望下次弈客万里行还带上我。
唯一遗憾的是居然没有给我准备一件弈客的T恤,差评。
 

说实话,来之前我一直以为这次活动和上次的弈客南京行一样,和一群豪爽的当地棋友喝喝酒、下下棋,休息间隙有小美女主动过来求合照。
结果来的路上,刚总对我说这次江苏泗洪进行的比赛有12支队伍,还有好几个业6。
比……比赛?说好的左手持酒右手拍棋呢?我还准备给泗洪的棋友们下下指导棋呢!!!
算了,也许是弈客缺少主将,所以才把我拉上。不经意地问一声“我第几台?”  “第二台。”

纳尼?脑海里顿时浮现出明朝开国大将蓝玉的名言:我不堪太师耶?身为浦东名将的我,很有风度地问道:“我不堪一台耶?”
刚总猥琐笑道:“田忌赛马而已。”既如此,好吧,我就原谅你们了。

一路舟车劳顿,上海高铁至定远,再包辆车暴雨中沿县城级公路疾走180公里才抵达泗洪,
确实很累。然而东道主的热情和晚宴上的佳肴,使得弈客团队暂时忘记了疲惫。

之所以说暂时,是因为晚上我和刚总住一个房间。本以为要和我促膝长谈,结果两人分别拿着手机上弈客下起了非即时对弈,相对已忘言。

我发誓,当我关灯后不到五分钟,刚总的鼾声就响起来了。这人明明不是个胖子,还号称马拉松爱好者,为什么还打鼾?这个问题我实在想不通,以至于在非即时对弈上连连下出了昏招。
 
正当我恨恨不已准备睡觉时,问题来了,这鼾声实在是穿透力太强,无论我怎样捂着耳朵,甚至蒙着脑袋,都无法将其驱散。整晚我大约只假寐了2小时。

迷迷糊糊中,突然一声大喝:“名将,起来吃早饭了。” 一瞬间,我有一种想把刚总一脚踢死的冲动。

睁开眼看到一个浑身肌肉的壮汉站在床前对着我,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深深地运了口气。“几点了?”“已经六点了。”要不是我体格比不过这个人,我发誓我一定会把他一脚踢死。

开幕式,参阅之前的报道,废话不说。

第一轮,弈客VS河南商丘队 对手 徐志强
 

开局布下星小目,以显示本人良好的均衡感。
第7手大飞守角,我的意思是快速展开右边。
 

白棋相当稳健,一招一式都很正,看起来很不好对付。
 
下到这个局面,我陷入了长达两分钟的长考。普通是大飞挂左上小目,但很可能形成下图。黑棋落后手,白棋抢到O15跳起的绝好点。
 

虽然这也是一局,但这样的局面必然要发生白棋以多打少的战斗。我向来喜欢以德服人,其实也就是喜欢在我自己的地盘围殴对手。

于是我选择了下方的拆二,间接支援左下一子。
 
白棋下立略缓,这地方应该二路扳,看上去一样是要求联络,其实棋形显得有点松弛,留给了黑棋将来杵下去的可能性。希望崇拜浦东名将的业余棋手们好好体会一下。
 

黑棋的小飞瞄着左边的靠下,同时展现一下本名将妖娆的身姿。
 

下到此处,个人感觉白棋不便宜,爬了四个二路,将来还要收气吃回去,而黑棋的铁头自然指向白棋上方的阵势。(然而无论我怎么编,此处白棋的实空都在对着本名将翻白眼。)
 

黑棋跳二自补,相当有必要,若被白棋占据此处,黑棋将遭受白棋惨无人道的搜刮。
什么叫大局,这就叫大局!
 
黑棋J3J4两下略俗,对左边黑棋的眼位有所伤害。然而粗俗的同义词就是有力。
 
 

白棋右边打入,似乎有点随手,如果黑棋随手一夹,显然白棋要进角腾挪。

本名将最近三个月在上海体育俱乐部跟着葛凡帆老师训练,虽然力量不见长,然而道德水准急剧提高。当然不会犯下如此简单的错误。
R5继续粗俗有力的顶,白棋在这里长考了两三分钟,显然这步棋打乱了白棋的作战计划
 

黑棋选择抱吃一子,让白棋在S11处扳一下。实地上没什么便宜,好处是让白棋无法就地扎根。
 

下到这里,白棋选择补空。因为白棋右边一块棋不干净,且H8位有个断点,因此黑棋靠入是当然的一手。
 

白棋二路扎钉,是出乎我意料的一手,这步棋很好解读,要么托过,要么进角。
黑棋取角,让白棋二路托过,这里的定型,黑棋绝无不满。
 

黑棋镇一个是察看白棋的动向,理想图如上:
白棋小尖,倔强地穿象眼。黑棋一时半会也不知如何定型。只好左边先定型。
 

定型完了还是要回到N6位的小尖,由于黑棋上面有一些先手,所以白棋只要连不上,迟早要交出一点点买路财。
 

白棋先跳补一个,很稳健,黑棋左边隐约出现了一些薄味。
 

下到这里,黑棋中间围出十几目。取得了本盘棋阶段性的伟大战果。
白棋打拔一子,极大,目数加厚薄。我很纠结,左边的黑棋要不要补一个。

如果对手是体俱葛老师,我会选择在D14位贴了扳,猥琐码眼。可是,今天的对手是一位年纪比我还大的大叔,我决定展现一下浦东名将素日不为人所知的一面,治孤。
 

当你不知道下哪里的时候,最好的下法就是取空。右边的二路小尖刚落下,白棋D12位凌空一点。
我顿时后悔了。诗云:二八佳人体似酥……现在的我是单身大叔体似酥。

楞了两分钟,只好E10位补回。
 
白棋L13位夹,是准备威胁我左边大龙,大家看清楚了,威……胁……浦……东……名……将。

秒长,秒扳,秒接,秒跳。

白棋一不做二不休,再损一票,G10位尖,接下来就是考验我治孤的时候了。

下到这里,我晕乎乎的脑子里突然响起了刚总的鼾声,zzzZZZzzzZZZ……

瞟了左侧刚总一眼,天哪,早晨站在我床头怒吼的肌肉男居然认输了,认输了,认输了……对手在给他复盘,只见肌肉男满脸谄媚地连连点头。

What a fucking day. 我看了半天,实在看不出这人怎么有脸坐第一台。
 
G9位的挖,其实这是浦东名将的一种嗅觉,早在做活前几十步,我就敏锐地察觉这一挖很可能给自己撞一气。

F2挡下,这也是开局我觉得白棋单立略缓的理由,此处黑棋找到了做活的头绪。
 

 
G2位尖,业余棋手常见错误,后中先。想杀棋必须补一手。此时白棋如单立,黑棋恐怕凶多吉少。注意,我之所以说凶多吉少,是因为我算到了一个黑棋的一个绝妙失败图,估计对手有20%的可能踏入这个陷阱。

实战白棋为自己的随手付出了比中国高速公路还高的比中国油价还贵过路费,此处黑棋应该下E4位,白棋巨角全灭。

可惜我脑子里全是刚总的鼾声,于是下手不够狠毒,话说回来,我是以德服人的浦东名将,又怎会下此毒手?

首局弈客四虎3:1取得开门红,第二轮惨遭葱段少年4:0血洗,终局时本人落后三十目,实在不堪回首,因此我拒绝为第二局自战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