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日本围棋文化之旅(四)

日本围棋文化之旅(四)

本文转载自微信号思思嗯嗯,作者刘思恩、丁弘

(作者打个招呼:

一、商业目的的作者,如果三个星期不续稿,肯定是道歉的资格都没有了,直接默认这个连载文章已经做了太监。幸好我是自娱娱人的业余写手,所以可以继续做到写稿、工作、家庭齐头并进,相互耽误,而无心理压力。

二、《日本围棋文化之旅》,本来约好是和同行的丁弘等朋友一起合写的。我写了前三篇后,丁弘兄思如泉涌,突然贡献出第四篇,没和我商量就刊登在弈客APP上。丁老师是业余历史大家,曾经出版过冷僻历史问题的书籍。在他写的第四篇日本围棋之旅中,大篇幅集中谈了他对藤泽秀行的敬仰,以及对中日关系的认识。该篇在弈客上引起大量跟帖和不同意见的争论。我的公众号为了保持文风和结构的一贯性,决定重新写这第四篇,其中会引用丁弘的部分文字和观点,所以本文作者也挂上丁弘的名字。但如想完整阅读他的原文,可在文末更多章节中寻找。)

 

行程回溯:

5月21日,抵达日本东京。

5月22日,参观棋院,和大竹英雄、小林觉、山城宏、井山裕太交流。

5月23日,自由活动,东京游览。

5月24日,和武宫正树、石田芳夫、下坂美织、孔令文指导棋交流。

 

上回说到,第一轮和两位日本擂台赛连胜大将的交流,我方5:1获得大胜。当晚,六个男人和家眷们决定在棋院附近聚餐喝酒,摆一场庆功宴。孔令文给我们推荐了一家居酒屋,据说是附近上班族下班后打发时间的传统去处。

孩子们为爸爸们的胜利而欢呼,好像选择性忘记臭棋篓子爸爸们下的是让子棋。女眷们从左到右依次是刘太、金太、李太,都是端庄贤淑的好女人,请读者们勿生妄想。

大家相互敬酒,当然最值得干一杯的不是赢了棋,而是感慨这次日本围棋之旅的成行不易。作为组织者,我也觉得这个梦幻般的计划最后居然能落实,实在是需要天、地、人的全方位配合。

 

席间丁弘(上图左一)被大家多灌了几杯,说起下轮要出场的女棋手下坂美织,不免有些轻狂。丁弘平时在围棋网上和业余女棋手下过不少棋(我奇怪的是他为什么明知对方臭还下了那么多盘)。丁兄认为,女性的围棋都是“三无”产品:无境界、无策略、无逻辑,所以既然山城宏让他三个他能赢,来充充门面的女棋手就只能让他两个。

说到这次出场的下坂美织,孔令文拉她来确实有垫场的意味。第二轮本来邀请的是武宫正树、石田芳夫两位超一流,但两位老同志同时和我们六个人下两轮,精力体力上恐怕吃不消。而如果让六位团员中的谁没事干轮空一场,也是个缺憾。所以孔令文请了一名女棋手来助阵。而且下坂美织平时是电视台里人气很足的美女解说员。这些女棋手平时下指导棋可是有价无市,热门的很。

 

我看着丁弘酒后失言,就知道要有好戏看,乘着他酒兴打了个赌,要是丁弘输了就要请我和李翀洵两个家庭大吃一顿日本烤肉。其实懂棋的知道,所谓“拳怕少壮”,智力游戏也是同理。女棋手固然因为种种原因,比同龄的男棋手要弱一些。但二、三十岁当打之年的女棋手,很可能实力不亚于半退休状态的超一流大师。

 

至于同样要出来垫场的孔令文,虽然不是活跃在一线的棋手,但毕竟是有日本棋院正式段位的壮年职业棋手,让子棋水平不会比顶尖业余高手差。所以当我和丁弘打完赌,私下发微信希望孔令文安排第二、第三轮的指导棋下的“紧”一点,他就很自信地承诺:下坂小姐和他自己上场的几盘棋,肯定可以拿下。至于武宫和石田两位前辈那里,他有没有认真转达我的意思,至今仍是个悬念。

—————————————

 

次日休息一天,六个家庭分头行动。我和李翀洵两个气管炎老老实实地安排了东京经典线路,尽量满足老婆和孩子的游览、购物和吃喝需求。丁弘、谈詠诗、赵强这几位光棍或者伪光棍就比较自由,相约奔赴这次围棋文化之旅的重要一站——神保町。

坐都营新宿线神保町站下,就来到了亚洲最大的书店街。绵延几个街区的书店街,数百家旧书店鳞次栉比。

 

时间有限大家只逛了三四个小时,总体感觉是这些书店老板与其是说在做生意,不如说是在搞收藏。丁弘看到一家做文保类旧书的书店,里面竟然集齐了各个年代出版的关于中国各个省份中各地文物保护的地图集,他说在中国极少看见这种数据详实的图集。又来到一家专业历史书店,里面看到了百年前出版的木户孝允,伊藤博文的文集,还有近代东亚史学泰斗白鸟库吉全集。老丁基本不懂日文,只好半猜半看地翻了翻他的几篇有关中国东北地方史和东胡民族考的专著。作为骨灰级历史爱好者,老丁对一百多年前日本就能出现这样的用西方史学研究方法严谨治史的史家,表示由衷的钦佩。还有家书店上下两层一水的二战旧书,涉及话题包罗万象。日本人对历史研究的热情和深入真让人大开眼界。

当然这三人神保町之行主要目的是围棋书。这里有家专业的旧棋书店(地址见上图),诸位棋友去日本一定要去逛逛,你会有老鼠掉到米缸里之感。

 
这次神保町的“扫街”之行,人人满载而归,下面就是他们的部分收获。

石田芳夫亲笔题字的现代围棋大系。

小棋圣依田纪基亲笔题字的本因坊战全集

历代日本围棋名人的专辑,全套也不贵,相当于一顿家庭聚餐的钱。

活跃在二战时的棋手铃木为次郎的书,相当于鲁迅的同龄人了。

著名围棋评论家山田覆面子的书。日本灿烂的围棋文化,与其说是秀哉、吴清源、“六超”这些木讷的围棋手开创的,不如说是川端康成、江崎诚致、中山典之、山田覆面子等等文采出色的专职或者业余围棋记者们一手打造出来的。

 

最后秀一下我托丁弘帮我买到的赵治勋对局集。中国棋迷大多买到过上册《若干胜负师》,主要记录了赵治勋在儿童时期自韩国孤身一人来日本闯荡的棋艺生涯。上册其实就是赵治勋中年以前的自传,写的非常感人。而懂棋的人结合其中一些棋谱来读,更能体会一个孤寂的年轻人独自奋斗的心路历程。只是中译本只有上册,后来不知为何不翻译下册了,让中国棋迷苦等了二十多年。这次终于买到日本原版,才知道下册记录了赵治勋从大竹英雄等兄长那里夺下本因坊、名人等头衔的重要战役,一直到他挑战藤泽秀行的棋圣宝座之前的经历。

——————————————

 

次日下午,大家如约再次来到日本棋院。这次终于盼来了粉丝们期盼的重点对象:武宫正树和石田芳夫。由于武宫正树名气最大,但可以轮到和他下棋的只有四个人,所以一开始大家都想抢名额。后来笔者作为组织者,高风亮节的把名额让了出来。再次重申,我比较喜欢的超一流是赵治勋和小林光一。君子有成人之美,把机会让给武宫的粉丝丁弘他们吧。

 

为弥补遗憾,我请求和武宫正树摆拍一张对局照片。武宫老师非常配合我这个小小的无礼要求,下棋的功架摆的十足。这盘“假棋”,武宫执白开局布下向小目。他青少年时期可不是只下星位的,双“三三”的开局都走过呢!

 

        

正式比赛的对阵形势为:

石田芳夫 让三子谈詠诗

石田芳夫 让四子赵强

武宫正树 让四子金伟宁

武宫正树 让二子李翀洵

下坂美织 让三子刘思恩

下坂美织 让二子丁弘

 

石田芳夫 让三子 谈詠诗

64013.jpeg

开局,谈詠诗继续祭出法宝:“天元”加高目的“关根骗招”。但局后石田芳夫对这个套路评价不高。走到上谱,黑劫败但换来左上连走两手,形势不算差,但从受子棋角度,这里余味太多,不是下手的好策略。

 

谱中黑74在局后反思为华而不实。此时应想办法抽手在左上加补一刀,实空非常大。实战黑在这里的攻击最后不见成效,数个回合之后被白棋做活了左上角。

 

左边黑失去一句定胜负的机会。黑100、102是软弱的俗手。石田指出黑100可在A位单立,之后白很苦。

 

这里是最后的胜负处。左上黑打劫杀白角,白在137寻劫时,黑应左上消劫。实战在这里应劫,结果越应劫材越多,最后打输了这个劫,形势就完全被白追上了。

 

石田芳夫 让四子 赵强

赵强的棋力和我差不多,但想象力少一些,计算力强一些,这使他在让子棋中很占便宜。他每次都是恭恭敬敬摆上四个,抱定吃死日本老师傅的态度。

黑44是后半盘苦难的源泉。一贯如德国坦克般坚实推进的赵强,此时有点变调。从受子棋下手策略的角度,此时在右一路飞攻,局面将可控的多。

 

战斗至此,白51跨时,黑52可考虑在54扳。既然52选择作战,54就不能那么大方被白棋反打吃住上方,54必须56长出不辞一战。黑60挡后,看似外面包的蛮结实,其实黑左右两边都欠着补棋。

 

白61坚实的长后,黑左右两边明显都薄,但又不知怎么补好。这次交流比赛后,我们最大的收获就是:受子棋中,千万不要被上手的白棋过早安定,否则后患无穷。白63断后,64或许该在79位并。黑64是似是而非的棋形,最后被白在77击中穴道,登时就傻眼。

 

这是终局前的场景。白由于中腹提通走厚,于是全盘肆无忌惮地进行游击战。从93的打入开始,真是左右开弓,得心应手。右上102提后,据石田说,继续走下去是黑棋快一气、或者缓三气劫的有利对杀,所以搁置不走保留味道,继续骚扰左上角。黑108是心急慌忙下走出的败招,结果被白最后在A位长,吃住一大块。

 

赵强局后说:“石田本因坊下棋的时候很安静,嘴巴几乎不发出声音,只是不时地把玩一下扇子”、“石田芳夫的坐姿和下棋的手势也很优雅、从容,配合上把玩扇子的功夫,活脱脱地展现了三十年前超一流棋手的风采,让我看得如痴如醉。”原来赵强取向不正常,心有旁骛,是本局发挥失常的主要诱因。

 

笑话归笑话,其实赵强每一盘棋后,都要回酒店房间里,认真用笔记下当天的谱,并写一篇详细的自战回顾。在一个围棋全面进入网络时代的今天,赵兄依然用手写棋评和手记谱的“上古”围棋文化,展示了一个真正棋迷的内心——“哪怕进入了机器人时代,我依然会用双手来呵护我的挚爱。”

武宫正树 让四子 金伟宁

白21到27这种勉强的封锁,是让4子局中一种无奈的狂傲。黑28断是好手,白苦思良久后29长,出了一道题给黑棋,有没有办法一举击溃白方?看似A、B等处都是白的毛病。但围棋里有句谚语“到处是毛病,就没有毛病”!

 

金伟宁的答案是30位断打后滚包,看似舒服,但右边过早定型,害处就是黑38挖时,白看轻了25、27两子,确保29位棋筋逃出,这样局面尚可维持。

 

64024.jpeg

局后金伟宁反省,其实应保留右边种种变化,单在上图中1位断后,黑3空挖,韵味十足,白基本是崩溃型。受四子以上的指导棋中,下手经常抓不住这种绝好的机会,导致局面拖泥带水到后半盘。

 

让4子的棋,也难为武宫老师,只好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乱搞。黑棋只要大局清晰,其实不难保持主动。但大多数时候唯唯诺诺的金伟宁,在本谱却突然无谓地冲冠一怒。白63飞时,即便分先的棋,黑也不大敢在64马上挡下。此时白当然冲断,局势一下子失控。

 

右上一堆松散的白棋显然是此时攻防焦点。局后武宫建议黑在1位破坏白棋形,白方只好疲于奔命。白这时不可能在左边动手,否则黑如谱弃子,右边黑成为滔滔大空。

虽然这局棋金伟宁对终盘前的死活和攻杀还有很多反省,但都是枝节问题,篇幅有限我就放弃了。

 

武功正树 让二子 李翀洵

李翀洵对武宫正树的一局,是我们六个人中唯一一盘一开始就计划受二子的。李兄不愧是我们团里的最强者,本局他前半盘下的自然流畅,而武宫却全盘苦战,不得不频频长考。

下到上谱局面,李翀洵搁置右上角争议,在98位坚实的粘,这是胜利宣言。此时全局白空明显不足,右边一大块还薄。

此时已经到了下午四点,由于原计划安排两轮指导棋,孔令文唯恐第二轮时间超出计划,所以来催促我们快点下。武宫先生依然不紧不慢的间或长考,而李翀洵却被孔令文催的心浮气躁,加上又对局面判断过分乐观,于是后半盘开始出勺子。

 

白175刺时,黑176是不容易觉察的失误。我这水平看了半天也不知到错在哪里,后来打谱才知道有177这种简单的答案。黑176的最佳一手是在白177左边一路扳,这样黑盘面有十目以上优势。

然后黑180头脑发热再次出错,此时只能在下边加补一手。实战被白抓住机会搜刮下方大龙,最后白在A位冲时,黑已经不敢接,只能被白割去上方五个子,损了十几目。而180这个冲破空只有5目的样子。黑棋本谱连下两步恶手,累积损目15目以上,最后认输时大概落后武宫5目多。

 

这次交流,我感觉武宫的让子棋下的比较隐忍、后发制人。石田芳夫的让子棋经验可能更丰富些,下的灵活机动,下手对付起来更吃力。

————————————————————————-

 

最后向大家呈现美女棋手下坂香织的魔力。

这轮交流,我们陆陆续续来到棋院一楼大堂里集合的时候,就看到旁边预定的会议室里早早坐着一位正装女士,安安静静,不东张西望也不看手机消磨时间。后来才知道她就是孔令文请来的垫场女棋手下坂香织。日本人(也包括N代以前的中国人)当然的规矩是女人等男人、晚辈等前辈。而且准备工作前,平神静气做好准备是不在话下的,哪怕是来应付业余爱好者。

 

临上场前,丁弘用手机百度了一下下坂香织的名字,这才发现她可不是什么花瓶电视解说员。现如今的天皇巨星井山裕太,当年和下坂香织一度并称金童玉女,可见下坂在小姐在棋界的地位。不过日本女棋手普遍上升空间不足,目前下坂小姐大概在中日韩女棋手里偶尔能打上前十的样子。当然,即便如此,下坂的实力对付我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下坂美织 让三子 刘思恩

我和丁弘这轮对下坂小姐。本来我想好放4个。丁弘在旁边一瞪眼说:你怎么这么好意思的,跟女棋手下也要让四个?于是我缩了缩头,恬着脸放了3个。丁弘的受子则从4个减少到3个。这就是后来一场惨剧的引子。

开局后我的黑棋定式选择不错,子力分布合理。左下角我选择了稍亏的变化,目的是抢到46位的飞攻。白47看似轻灵,但黑48、50是体现我高山峻岭般境界的组合拳,丝毫不贪图美女送上口的小诱惑,坚决发动整体攻击。白53扳明显被黑可以54断,但大概这也是白方寻求头绪的无奈之举。

 

攻防到本谱,孔令文认为黑70如在A位跳入,估计白棋就难以为继了。但之前,白棋明明该补活前,还要在外围零零散散走几个,作为下手我被撩拨的火起,所以在70位断,想惩戒一下对手。当然另一个原因是,我作为下手,总觉得上手的棋是轻易吃不住的,自己外围的断点总是隐患。所以黑70的另一目的是,先走厚外围,如果白补左边,我吃住中腹也必胜。但是白71、73、75、77这四步棋优美的如同小天鹅芭蕾,而且居然先手处理好了中腹,抢回了79位补!当然此时白下面几子还很薄,黑全局仍然优势很大。
 

下方的战斗中,我的策略是通过战斗送三个给白吃住,借此在外围走的铁厚,然后如上图在118位围住右下大角。此时黑实空不仅大大领先,而且白左上还欠一手(虽然我的水平不知道怎么杀,到现在还是不知道)。不过此时我碰到了和李翀洵一样的困扰:孔令文跑来催我们快点落子,于是在优势心理下,想不要下的太慢显得执着于胜负没风度。这种死要脸皮的想法真是害死人。

上图下坂小姐从121这步奇异的下托开始,不断在黑棋铜墙铁壁般的右下角骚扰,好似白马赵子龙,如入无人之境,最后竟然在黑棋右下角活出一块棋来。由于时间太紧,我局后又没及时记谱,所以之后的精彩攻防几乎都忘记了,殊为遗憾。

 

下坂美织 让二子 丁弘

下坂对丁弘的前半盘下的也不凶狠紧凑,结果到大官子前夕,丁弘自认有盘面十五目以上优势。但此后以官子细腻稳健、头脑清晰见长的老丁,却不断犯下低级错误,甚至过了几天重新复盘时,老丁还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巴掌。

白149打吃时,黑可能还是A位粘住比较好。实战老丁低估了这里被白棋连续提子的价值。

 

白在中间先手提了几个后,又逼黑棋收气吃死棋,追上来不少。到了本谱打227位的小劫,结果黑228居然又走个瞎劫,被白231粘劫,白白浪费一手加一目棋,登时被逆转。

老丁在这盘棋上受伤很深,回国后很久不肯把棋谱发给我当文章素材。后来好不容易发了,又死活不肯写自战评论。我只好自己仔细打了一遍谱,按我的理解点评了几个官子细节。

 

最后结果:

石田芳夫 让三子谈詠诗     白四目胜

石田芳夫 让四子赵强       白中盘胜

武宫正树 让四子金伟宁     白中盘胜

武功正树 让二子李翀洵     白中盘胜

下坂美织 让三子刘思恩     白中盘胜

下坂美织 让二子丁弘       白四目胜

 (还有一轮,敬请下次收看)

题外篇:该不该在智力上歧视女性?

 

成年以后,平均而言女性在体力上不如男性,这是定论。但智力上呢?有人认为女性先天上智力处于劣势,比如丁弘;也有人觉得男女智力差异各有千秋,还拿出很多生理解剖学上的证据。而我认为,男女在智力上是没有差别的,或者即便有,我们在大多时候也觉察不到,或者也不值得拿出来说。这就像黑人、白人和黄种人在脑部结构上也可能有差异,但这种差异微乎其微,而从尊重人类每一个种族的角度,也不该拿出来说事。

围棋、国际象棋这些高端智力竞技中,证明了女性在大多数时候不明显比男性差。当然从数量上,我们发现勉强称得上是超一流的女性只有芮乃伟一个,而男性似乎同时代起码有五个以上比芮乃伟强。但我们也该承认从青少年时代开始,立志下棋为生的男性,基数本来就比女棋童大N倍。所以就像中国队足球踢的比尼泊尔队好,不能证明中国人更有足球天赋。

 

女人和男人更大的差异来自于后天。中外古今的人类社会,往往男性更有机会去考虑哲学、策略、价值观问题,而最好的事业女性也不过是个好的执行者。所以优秀的女总理、女经理人有不少,但值得记在历史书里的宗教领袖、改朝换代的政治家、出色的艺术家、甚至最好的厨子,终归还是男人占据了绝对统治地位。

 

尤其当今这个社会,在男权的恶意诱导下,很多女人故意强调男女思维和性格的差异,从小就觉得自己可以不理性的思维,有权不负责任的表达自己的情感和欲望,也不必参与激烈的社会竞争。这导致值得尊敬的女性比例比我们上一代人愈发减少。

 

所以,鼓励十岁前的女童们少去学那些以声色娱人的才艺,多参加些围棋这种智力竞技活动,或许对整个社会是有正面的意义的。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qrcode.b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