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日本围棋文化之旅(番外2)

日本围棋文化之旅(番外2)

日本围棋文化之旅随感——by谈詠诗

   

2016年4月,我和刘思恩等六位棋友,拖家带口,来了场日本围棋文化之旅。流水账刘思恩已经在写了,罗里吧嗦,到现在还没连载完,还说了我好多坏话。这里我就说说我自己的一些随感,兼驳斥下刘思恩童鞋的某些不实评论。。
   

一、我的致辞。

这次为了表示对日本棋手的尊敬,我特意准备了日文的致辞当场朗读,其实也没什么肉麻的东西,就是说日方出场棋手是我小时候学棋的偶像,今日得以见面手谈心情分外激动云云,大竹们听说有粉丝不远万里来送温暖,肯定感觉到一股暖流在心头,岂有不热烈鼓掌之理。问题是我后来说到我老婆全程陪同鞍前马后摄影摄像记谱,刘思恩才妒火中烧,不顾事实称我“不愧是体制内马屁精”,不但是指鹿为马,简直就是“别有用心”兼“是何居心”。
   

二、关于记录。

参观围棋殿堂资料馆,让我最震撼的不是那些围棋文物级的珍品,而是日本棋院围棋记录的完备。战后自不必言,战前的各种番棋、大手合、恩怨棋无一不备,相比之下某国棋院只能呵呵了,聂卫平全集出版的时候到处征求棋局,古力千胜记录竟然出自古力自己的手记,无一不在啪啪打脸。敝国人啥都不缺,独缺认真二字。说到这里想起一件往事,当年中学时代我在校图书馆当管理员(毛江夫妻都干过的高大上职业哦),一天校长带来了几个日本人,问我日本文学作品的借阅情况。这我哪儿知道,当下发挥中国人民的优良传统,随口说了几个日本作家的名字,然后开始胡诌借阅率和同学们的阅读反响。想不到几个日本人竟然不约而同拿出小本本开始记录(基本类似现在金三胖作指示,周围一圈朝鲜将军记录的场景),还不时发出夸张感叹之声,叹得我满头大汗。有句刚句,日本人的认真劲头真心没话说,当然碰到我也算他们倒霉。
   

三、话说秀行。

丁弘代表我们大家去神社给秀行先生灵位献了花,回来写文章称他为“中国围棋之父”,被一帮喷子喷的体无完肤,这个问题我就不讨论啦,值此啥啥啥啥之际,爱国青年蠢血沸腾,触他们霉头恐怕有失我温柔敦厚天性。我要说的是,秀行武宫坑了中国一代棋迷。话说我学棋的时候流行背定式,比谁背的多背的快背的好,不想秀行以日本棋圣之尊访华,放言说他老人家从不懂定式。我一听棋圣此言正合我意,于是也乐得偷懒不再背定式了,实战结果可想而知。后来才知道秀行有资格这么说,我哪有资格这么做,业余低手下棋不懂定式,类似物理考试现场推导公式,考砸是正常的。武宫就更坑人啦,一本本《三连星致胜法》、《大模样作战法》隆重推出,看的我如痴如醉,也不想想大模样作战靠的就是超强杀力,务必全歼来犯之敌。以我业三的杀力,围大模样基本就是擀面杖吹火,怎么可能吹的起来。
   

四、浅谈棋书。

棋书我又要说日本的好啦,举个例子,这次我买的赵治勋的上下两册对局集,有中文翻译版,但是中文版把下册阉割掉啦,只出了上册,还把原名《年轻胜负师》按日文汉字翻成《若干胜负师》,这还不算,其纸张之低劣,印刷之模糊,令人油然而生焚书坑儒之冲动。日本围棋书精美是一个方面,主要还是好看,比如安永一的《围棋名胜负物语》,石田芳夫的《遗恨试合》等等,有故事有棋谱,一会儿耳赤了,一会儿呕血了,一会儿恩怨对抗了,一会儿又殊死争棋了,热闹的不得了。刘思恩说的对,日本的围棋文化,主要就是靠那些大文豪、高文化素养的围棋记者造就的。反观我们某些棋评,真是寡中有淡,淡而又寡。陈祖德先生和程晓流先生整理解说古谱,功莫大焉,但是他们的《中国古谱大系》和《雄霸天下》,都是就棋评棋,找不到日本棋书那种妙趣横生或者热血澎湃的感觉。
   

五、最后说棋具。

这次我们去日本,扛了日本的本榧棋盘和本蛤棋子回中国啦。抵制日货的朋友肯定要大义凛然地质问:“难道中国就没有好的棋盘棋子吗?”说来伤心,还真是没有,否则我辛辛苦苦的从日本扛回来干什么,占据了老婆好多的购物空间。我们去买的棋盘棋子,其实就是买“匠人精神”。
   

先说棋盘。话说榧木这玩意,成材固然需要千年,伐下来也不能马上就用,至少要阴干十年,否则容易开裂。在日本买棋盘就是买放心,说阴干十年的肯定不会九年九,那些棋盘老铺吉田、小川什么的,都是阴干二十年以上的,棋盘全部手工精细制作太刀目盛,盘背面有棋盘师签名的。而我们敝国以人心浮躁著称于世,十年太久,只争朝夕,很多企业(喷子们看清楚了,是很多,不是全部,不要看都没看清楚就机关枪乱扫)阴干个三五年就拿出来开卖啦。记得以前汤姆论坛有个啥啥青年,发誓要做中国的好棋盘,最新推出的十个棋盘好评如潮,订单大增,随后发的货都是粗制滥造,论坛一片投诉责骂,最后也不晓得怎么收的场。一好就多,一多就烂,好不过一年半载的干活,请教我怎么敢买?
   

棋子就更别提啦,日本本蛤棋子,从薄如一饼的20号到圆滚滚的鸽子蛋47号,全部统一大小厚薄,用游标卡尺量的清清楚楚,再分成雪印月印实用印以及其他各种之印,购买一目了然,下棋打谱心里有数。我们的云子呢,只分大中小号三种规格,还像苏西坡先生诗中所云:“远看成岭侧成峰,有大有小各不同”。我的若干处女座棋友,云子同一规格那是买它五副,然后自己用游标卡尺从五副里挑出一副大小基本一样的,再把另外四副廉价卖掉。真可以说在培养消费者养成良好消费习惯方面做到了极致。对啦,今年云子还推出一款“贵妃出浴”棋子,顾名思义,难道摸上去好像在摸杨玉环的凝脂?真希望有摸过的朋友来说说心得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