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为何我如此爱围棋?(连载一)

为何我如此爱围棋?(连载一)

本文来自微信号:江苏悠然企业综合服务平台,作者 悠然智库 李小剑

 

      

围棋,有称”木野狐“,魅力无穷。“棋如人生”、“人生如棋”。

      

昨天晚上兴之所至在棋友群里说:如果有10位棋友支持我,我一定下次写篇关于围棋的文章“为何我如此爱围棋”,不到五分钟,平常一般不说话的10多个棋友都出来表示“支持李博士!”,人是逼出来的,说到做到!今天晚上必须得写点啥,也用自己的经历和感悟与所有朋友交流汇报一下,可能,你会发现一个另外的“我”。

     

爱好极为广泛的我,曾经是小学、初中、高中校篮球队员、足球队员、参加歌唱队、代表校美术队参加全市比赛。。。。但我却一直深爱围棋,从14岁学会围棋后的30多年中,除了考研求学以及在和君咨询项目过程中短暂忘却围棋几年,其余时间一直痴迷,某种意义上以说围棋改变了我的一生。
6401.jpeg

一、结缘围棋。

      

自幼喜欢看书的我,特崇拜文武双全的英雄,在各种文史军事类的书籍中总会看到围棋的身影。。。东晋谢安在强敌压境时还在下棋,中途下属送来文件,他稍微看后扔在一边继续下完,对手担心战局压力巨大,水平高反而今天输了,下完后谢老的回答,我至今还能记住他的经典话语:“哦,小子们前线打胜仗了!。。。”诸葛孔明“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曾国藩,超级棋迷。。。。陈毅元帅儒将风度,到哪里都带着围棋,他的很多部下都会下棋。。。。

      

可惜,我们出生的那个年代,70年代—–80年代初,围棋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相对高雅很难被寻常百姓接触到,学习也缺少名师指教,更可气的是围棋书籍也很少。直到一个特殊的日子“中日擂台赛",     (注:中日围棋擂台赛是由中国围棋队与日本围棋队各派若干名棋手,以擂台制形式举行的围棋团体赛。这是中国和国外开设的最早的围棋对抗赛,由中国围棋协会、日本棋院和中国《新体育》杂志社联合举办,日本电器公司(NEC)赞助,因此也称NEC杯中日围棋擂台赛。该赛事从1984年开始至1996年停办,共进行了11届,结果中国队以7比4的总比分获胜。该赛事对中国围棋甚至世界围棋发展产生了很大影响,被认为是现代围棋最成功的比赛之一。

      

客观评价:中日围棋擂台赛是中日围棋发展史乃至世界围棋历史上极具影响的赛事。在总共十一届的中日围棋擂台赛中,中国围棋队以7胜4负的总战绩压倒日本围棋队,正式宣告了“日本围棋不可战胜”神话的破灭,也让世界围棋完成了从“日本一枝独秀”到“世界多极化”的过渡。

    

中日围棋擂台赛对于中国围棋的发展更是极具意义,聂卫平在前三届比赛中的神奇表演,让围棋从小众运动中彻底解放出来,成为了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智力竞技运动。通过中日围棋擂台赛,中国棋手完成了从聂卫平到马晓春再到常昊的历史传承,而这项赛事在场外更是为中国培养了数以千万计的棋迷,而这一雄厚的棋迷群体在中国围棋日后的发展中又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可以说,中国围棋能够有后来的辉煌,中日围棋擂台赛功不可没。)无数的棋友,特别是是65年—-75年这十年出生的棋友,大家回忆说都是那一年迷上围棋的。

     

我到现在也一直认为:聂老被称为“棋圣”当之无愧。很清楚,中国围棋与日本当时差距太大了!”力挽狂澜,不可思议!“中国太需要这样的胜利了。2013年我第一次在日本唐津和日本主帅决胜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输,当每下一着时,当时真是抱着必胜的信念,深思熟虑,连续三年参加扬州、韩国丽水和日本唐津市三个友好城市比赛,十五盘全胜。虽然嘴上都说比赛都是友谊第一,但三国棋手在比赛时手上都斤斤计较,棋迷得有胜负感。

二、学棋经历。

       当时我们13、14岁了,初二,正好班上有个同学叫杨龙喜欢下棋,我们还有其他几个同学迷上了围棋,经常在一起下,不过基本是不知道“扭羊头”的水平,后来偶然发现一本书,现在回忆起来当我知道“征子”时,好像发现了新大陆;原来如彼!下了不到一年,我如此好胜,班上的同学基本没有对手了,同年级也没有对手了,很是得意,搞得和高手似的,感觉水平接近聂卫平,当时总在琢磨"为何国家不安排我上擂台赛?

       

暑假,偶然有个退休的老师经常到我们家玩,看我总在打谱,就说介绍我和他儿子去下。我可真是兴奋,他儿子施贤文(比我大不少,当时已经教书了),见到我初中生,就问“学多久了?”我很不高兴他的语气“一年”,下面他说了一句我永远难忘的话:"OK,先摆九个吧“。现在回想起来:下棋正如喝酒,水平是咋样就咋样,来不得半点虚假。结果就不说了,被人让九子,还只活了估计两块棋,加起来也没多少空。可气的是,施老师告诉我,仪征中学有个人还可以让他四子。(我后来也成为高手,让别人九子下过好多盘,大概对方也就是刚入门的水平。)当时脸红脖子粗,倖倖然回去,回去恶狠狠的把所有能找到的棋书翻了一遍,发现原来那么多棋我根本不懂。

      

性格就是命运,一股强烈的胜负感上来,卧薪尝胆,到处遍访高手,各种比赛参加,学习。现在看来,当时没有网络,要有网络,我肯定是马天放(注:当今业余强豪)了。后来到了深圳得出结论:一个地方的水平就是天花板,迅速就到顶了。一年后又和施老师下了一盘,他已经不是我对手了,实际上,他很吃惊,但是他不知道,当时基本仪征的高手我都求教过了。

      

学棋两个手段:1、同高手下,2、看书,看过还得和高手下。因此,学棋的孩子找高手指点是关键。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阅人无数,不如高手指路。

当时,86年—-89年,我虽然也考入了当地最好的高中,但心思没有高考上,我高三的班主任”当时叫周班“真是”恨铁不成钢“。高考都不如我参加比赛重要,我也看不上高考。当时就是这么浑。

     

印象中经常切磋的棋友有小化纤的张捷,二中的储东卫老师,仪征大化纤的“五虎”陈健、毛志坚、成岗、杨伟、小杰;当时爱健身,整天穿个小背心的周学农,税务局的邓飞、“王大刀”、“赵大刀”。。。。记得我基本寒暑假都泡在退休的朱老师家中,每天他家中都有棋友去下棋(朱老师人很好,每次去热情相待)。。。白天下完,晚上回来还津津有味的打谱。。。。天哪,得花多少时间啊!

     

很努力,但面前还有几座高山。

      

仪征的棋坛基本分为几个时代:“沈其勋”业余强手(就是让施老师四子的高手),仪中老师,力战型,有如“天神”一般,在朱老师那里偶然指导我一盘让四子,我无还手之力,不知道哪来的招数。后来我战胜他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棋过份,但前提是一定要有力量!

     

“沈老师时代”的终结是“王小光时代“,王老师,政府家庭,为人倨傲,上门讨教难得同意指导一盘。当年沈与王的决战我在仪中的教学楼里,高手云集,两个力战棋手角力,沈老师终于因年纪大精力不济落败。

     

“王小光时代”只保持了不到两年,因为王老师的棋现在看来,太刚!没空。经常走成”棍子“力量大,打不到人,就空差很多。

     

接下来仪征迎来了”李宏时代“。李宏是我的”苦手“,几年我常常在胜利的边缘,形势不管多好,最好总出”勺子“差两目落败。李老师棋风精细,善于收刮,但是“优点就是缺点”由于喜欢小处便宜而失之大局。围棋是这样,是一门综合的艺术,一旦你整体实力上来就很难输了。当我终于第一次正式比赛战胜李宏时,就再也输不出去了。

       

作为县城的高手,我也带了不少学生,很多年轻人、邻居、朋友都来学习,经常发现我们家中摆了四五盘棋。

      

一直努力,不断进步。正如爬上山顶,达到目标就松懈了。后来,我突然发现:围棋只是个体育活动,我的兴趣并没有开始那么大了,下决心把一书橱的围棋书和几副围棋送给了好朋友,开始了我的求学和创业征程。

     (关于棋的故事太多,请大家继续关注悠然智库公众号,待续中。。。。)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qrcode.b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