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围棋赛场上的各种奇特“定律”2

围棋赛场上的各种奇特“定律”2

下围棋二十多年了,心中一直有个梗,就是很多时候,尤其是比赛期间,无论最后结局
如何,我总会根据历史经验或比赛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从而找到规律,并据此预先将未来的结果做一个预测,尽管这个规律有时候相当荒谬,但结局往往惊人的准
确。这个现象,说好听点叫做心理暗示,说不好听的就是迷信。姑且就当我是好人吧,所以本文将此种现象统称心里暗示。

为此,我首先找到了百度,它告诉了我心里暗示的概念:心理暗示,是指人接受外界或他人的愿望、观念、情绪、判断、态度影响的心理特点。从心理机制上讲,它是一种被主观意愿肯定的假设,不一定有根据,但由于主观上已肯定了它的存在,心理上便竭力趋向于这项内容。

(二)    首轮定律

话说,我一共参加过5次定段赛。1994年——1996年前三次比赛,战绩都比较惨淡,没有一年坚持到最后一轮。一方面定段赛的确残酷,强手如云,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我的棋力不到,毕竟一直在上学,和天天训练的人不能同日而语,围棋这东西,天分固然重要,后天努力还是占了大头。

不过,无论战绩怎样,我还是行走在自己的心理暗示道路上。虽然前三次定段都失利了,但我发现,每年的第一轮,我都获得了胜利。难道是因为第一轮获胜导致我屡屡与强手过早的交锋?其实现在想来,这个想法真的荒谬至极,就以现在每年定段的棋手来说,恐怕绝大部分都是3连胜或者以上开局的,但当年的我却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转眼,97年定段赛在杭州拉开帷幕。我第一轮就输了,完败。不过输棋之后,我内心却十分释然,难道这是我段位赛转运的开始?不料,在我尚想入非非的时候,我再遭打击,第二轮又完败于我的苦手S君。其实S君当时实力在我之上,96年南京定段赛便完胜我。只是由于他第一轮遇到了更强的对手,所以让我无奈的吞下了二连败的苦果。打过定段赛的人都知道,二连败开局,基本意味着职业道路的门彻底关闭了,先不说这大分,光小分也够你喝半壶的。不过,在屡遭打击之后,我竟然开启了连胜模式。要知道,我在前三次定段赛,从没有过3连胜的记录,最多连胜2局就被按下去。结果97年定段赛我却在第6-9轮取得了四连胜,战绩转眼来到了6胜3败。赢6盘,对我来说意味着两个方面的突破,一是首次赢棋超过5盘,二是首次能够坚持到最后一轮。(97年总共赛13轮,5败淘汰,但是胜6盘之后不再淘汰。)

完成自我突破后,我再接再厉,最后一举获得了9胜4败的惊人战绩。其中包括一盘百目大逆转P君,P君当年年仅8岁,却6连胜开局,极有希望完成最年轻职业初段的壮举,不料后面遭遇连败后又被我夸张逆转,最后只取得7胜6败的战绩。后来,P君一直未能圆梦职业,但在南京完成大学学业后,也算有个较好的归宿。不过,我因为这盘逆转,阻碍了一个8岁职业棋手的诞生,却是不争的事实。

话说9胜4败的我,由于是二连败开局,小分低是情理之中,不过低的令我自己都难以置信。13轮比赛,一共134分,意味着每轮对手平均只赢5盘棋。比同是9胜4败的其他选手普遍低了50分以上,当年9胜4败的升段门槛是192分,最高的居然达到234分,足足高了我100分。好在当年不允许套圈,我最终取得了20名。如果允许套圈的话,我大概只能排50名之后,因为8胜5败的绝大部分可以套我圈,甚至个别6胜7败的可以套我3圈。无论如何,这届段位赛更加坚信了我首轮成绩与最终战绩成反比的心理暗示。

98年太原定段赛我由于学业繁忙,无力参加。99年北京段位赛,原本我是不参加的,因为当时我早已断了职业的梦想,一心以学业为重。但由于当年正值初三毕业暑假,中考表现良好的我已经提前被重点高中录取,抱着旅游的心态,我和兄弟们一起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当年是定段赛扩军的第一年。200多名选手争夺20个职业席位。可以说,这届定段赛是最近20多年最好打的一次定段赛,没有之一。首先,定段比例最高,达到了10%,定段难度却最低。94和95年虽然也是这个比例,但是七八十人定7、8个的难度,显然远远高于200人定20个的难度。96和97年虽然都是升12个,但比例在1/12左右。2000年以后,随着参加人数的井喷,定段人数却一直维持在20人左右,定段难度只可能越来越大。其次,那年处于虎字辈和豹字辈的断档期。虎字辈里面的佼佼者,基本都在94-96打上职业,最晚的王檄也在97年定段成功。而豹字辈当时还都是襁褓中的小豹,他们中的很多人尽管当时参加,但基本无力构成威胁,他们基本都在00-02年定段成功。因此,99年20人的定段名单中,除了朴文垚还在一线拼杀外,其他19人早已从职业赛场销声匿迹,倒是日后我在大学生比赛中,屡屡遇到99年定段的兄弟们。可以毫不夸张的说,99年的20名职业初段是总体实力最弱的一年,是非道场出身比例最高的一年,也是总体学历最高的一年。如果让99年和00年之后的任何一届来个20台对抗,我估计比分将在5:15以内。

即便99年比赛如此简单,我仍然没有非分之想,只是想在北京吃得好,玩得好,开开心心的过个暑假。第一轮开赛前,我和兄弟甚至看完了美国世界杯女足决赛,虽然略有遗憾,但也算见证了铿锵玫瑰最辉煌的时刻。拖着惺忪的睡眼,我踏上了第5次定段赛的征程。

由于初三学业繁重,一年没摸棋,不免生疏。第一盘最后时刻官子连连失误,最后半目不敌。不过输棋之后,我也没有过多的苦恼,毕竟这与自己的心理暗示吻合,说不定好戏在后面。

果不出所料,随后各种运气眷顾我。其中一盘超级大逆转,那盘棋我坐我对面的小孩年仅7岁,当时甚至够不着棋盘,要加一个小凳子用于垫高。即便如此,我一开始仍然大败,只是依靠小朋友经验不足方逆转,另外二盘黑184半目胜,甚至有一盘是粘劫收后的184。真的要感谢中国棋协2000年后才改的规则,让我成为规则修改前最后一批幸运者之一。很快,我的战绩来到了5胜1败。这时候我的心理不免有了一点点想法,至于是什么想法,大家都懂的。不料第七轮我再次遭遇苦手S君,又是一盘完败,刚刚燃起的希望又被扑灭。

不过这盘失利后,好运再次光顾我。伴随着各种逆转加半目胜,我的战绩来到了8胜2败。当年规定是比13轮,前11轮胜9盘提前定段。也就是说,我离定段这个梦想只有一步之遥。第11轮对阵出来,我不免又笑了,居然那么关键的轮次安排我下调,天赐良机啊。这个对手现在家喻户晓,豹子辈的领军人物之一,但当年还小,棋也略显稚嫩。加之我当时被各种好运气环绕,想不赢也难。果然,我几乎没怎么费力就拿下了这关键的一局。纵观整个比赛,这定段的一局是我赢的9局里最轻松的一盘。

于是,在周边家长各种质疑声中,我拿到了职业段位的证书。虽然这不能改变我继续学业的人生轨迹,但对我个人而言,内心的喜悦不言而喻。当然,这次定段的意外成功,更多的还要归功于首轮败则战绩佳的心理暗示,伴随着定段的成功,这个魔咒也将成为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