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澳洲围棋故事丨记我的朋友吴治民业余6段

澳洲围棋故事丨记我的朋友吴治民业余6段


                

本文转载自微信号:阿浩白话,作者郭正浩。 

                                      

封面:悉尼Darling Harbour)

回国小半年了,总想为我的兄弟吴治民写篇文章,但每次打开word,尽管心中感情澎湃如汹涌的洪水,却堪堪堵在一个小小的洞口,不知怎样起笔。于是我的惰性便上来了,我告诉自己明天还要起早上班,明天还要看职称考试的书,等静静心情再写吧,于是便拖了好久。

 

围城里方鸿渐对赵辛楣说过:“人事太忙了,很多时候不允许我们不停地去思念一个人,但是将来如果能在你的记忆里分给我一两分钟,我便知足了。”(大意)当此时我又想起和治民在一起的一幕幕,我觉得应该写些东西了,哪怕平铺直叙的流水账,只要记载我们的过去我们的友情,那就足够了。

 

首先我问自己,几个月前朝夕相处的治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似乎这一点是最难概括的,治民总是静静的,但这种静却让我品味出他的友善,坦诚和棋士的风骨。每次都是想到这里,我的文章便难以为继,我的惰性便上来了。治民是棋士,那就从棋说起吧,棋中窥人。

 

1年前,一位日本棋友要离开悉尼回国了,我,永吉,金恩国(欧洲围棋冠军)还有几个要好的棋友去为他送行。席间聊到围棋,恩国一脸兴奋的提到:“下个月有一位比我强很多的围棋6段高手要来悉尼生活,他的棋有职业高段的水准。”在我眼里,当时才来澳大利亚几个月便囊括澳洲所有冠军,并且曾经分先击败职业六段的金恩国已经是个大高手了。而平时言语不多的恩国却对这个神秘的高手如此推崇,滔滔不绝,不禁让我热血沸腾,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讨教讨教。


初遇治民,第一局猜先后我拿黑,结果发挥不错,后半盘力量不及,也虽败犹荣了


一个傍晚,当我到安永吉的俱乐部下棋时,便注意到了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瘦削青年,我接触过的职业棋手很多,他们的一举一动我是非常敏感的。这个人就那么静静的坐着,坐的很直,戴副眼睛,面无表情,穿着很得体,拈子落下自有一种风度和自信。我立即意识到,这不会就是那个职业水准的韩国业6吧。永吉上完课,热情地介绍我们认识,原来这个青年叫吴治民,业余6段。我惊讶于这个韩国青年英语竟然如此流利,跟韩国人接触过的朋友可能有同感,哪怕在海外生活20多年的韩国人,口音依然非常重。我不禁对这个青年刮目相看。他说话很得体很谦逊,我们聊了澳洲的生活,聊了围棋,既然都是棋手(我爱这么称自己)总还是要下棋的,便邀请对战一盘,我拿黑棋,布局阶段我不落下风,到了中后盘便成了治民一个人的表演了。局后永吉帮我们复了下盘,虽然永吉称赞了我的下法,但我知道差距,那仅仅是客气的鼓励罢了。

 

在接下来的2个多月时间,我没有看到治民,我要考试,我要生活,我要勤工俭学,我有时也会想这个下棋的青年,他现在怎样呢——但我总有种预感,他的生活不会太坏,因为他的英语?他的谦虚?他的风度?——我说不清楚,感觉罢了。考完试,便是新南威尔士围棋公开赛了,在赛场,治民一眼认出了我这个一面之交的朋友,他热情非常,从言语中,我看得出他踌躇满志。这次比赛,治民有个直接的竞争对手,一位曾经在中国进入过晚报杯十强的业余6段。第三轮,十强与治民遇上,强强对话。久疏战阵的治民序盘一个不慎陷入被动,中盘苦苦支撑,总算惨淡经营。比赛错进错出,治民输了6目半。局后治民看不到沮丧,还是那么静静的,静静地同参加复盘的棋友分析着棋局的得失。我心里暗暗对自己说道:“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新南威尔士公开赛,治民和恩国遇上,一盘马拉松一般的阵地战,白1官子绝妙手,其中变化极复杂,实战中央40目大空骤成,治民顶住压力,拿下天王山。


第二天,在强强对冲中默默承受失败折磨的治民与欧洲冠军恩国遇上,治民抖擞精神经过了4个小时鏖战,赢得了德比大战,澳洲围棋的老冠军何为老师评价,这一盘是他在澳大利亚见过最精彩的一盘,一个对空敏感之及,一个时机把握恰到好处。双方都有职业的水平。“十强”也对治民表达了英雄惜英雄的言语。围棋比赛在外行看来诚然是极其无聊的,两人对座,那么静,一动不动。但不会下棋的人又怎么知道,在一片寂静中,一位棋士经历了怎样的大起大落的心灵震荡,进而战胜自己赢得一场场惊心动魄的竞技,赢得对手和观众的尊重。

 

成为治民的朋友,是在一个澳大利亚的春天,我在俱乐部得知治民在为寻找住处发愁。当时的我是个二房东,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学棋的好机会。治民很高兴,那个周末便搬进了我的家里。从此我更深刻的了解了这个棋艺高超的青年。

 

治民的房间很静,屋子里面没有一点声音,偶尔听到一点点,他在准备雅思考试,他要申请大学圆自己的梦。我于是常常找机会和治民说说英语,帮他锻炼口语,也会给他的听力阅读学习提一些自己的意见。通过和治民的深层次交流,知道了他的过去和现在。治民是院生,从6岁开始每天都要进行12个小时的围棋训练,他说不清自己对围棋喜欢还是不喜欢,但是绝对谈不上爱。这只是他的工作,他的事业,他的命运。进入青春期的治民因为爱玩游戏,所以棋力水平止步不前,但是天赋聪明依然在院生一组拥有一席之地。数次定段赛机遇失之交臂,治民无奈地离开了院生的生活,在进入社会后治民反倒拿了一次韩国业余冠军。这时的治民是迷茫的,前路在哪里,是继续棋士的生涯,迎接挑战,涤荡在胜负中,崎岖而又坚定的走在求道路上?还是转型,去上学?据我的了解这个问题现在还在纠结着治民,或许围棋是每个为它付出过人难以抹去的心结。治民选择了海外的生涯,对于口语发音困难的韩国人来说,对于一个16,7岁才开始学英语的青年来说,是个多么大的挑战啊?具体的学习情况我没有问,治民也没有细讲。我记得以前永吉对我说过他学英语的时候,因为毫无基础,每天都要死记硬背10多个小时的。悉尼的华人棋友不止一次对我说,永吉的英语表达比他们很多人都地道,治民的英语比永吉有过之无不及,我想这些选择海外的棋手他们付出过的艰辛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吧。治民代表过韩国明知大学来华参加应氏杯大学生围棋赛,我从网上查到那次比赛他击败了赵威,蒋辰中,李祝,陈天骄等大学生名手,取得了7连胜,尽管最后功亏一篑,水平仍可见一斑。治民平时不下棋,他说他的爱好不是围棋,他的工作是围棋。治民的工作是每天白天到隔壁镇的一家日本餐馆打工,晚上复习3个小时英文,然后将韩文的围棋书翻译成英语。(现在韩国很多海外棋手进行着这一普及工作,以后笔者会予以披露希望得到有关方面重视)往往寂静午夜,整个镇子一片漆黑,只剩我和治民的房间两盏灯光,有治民,我不孤单。 

 

治民恋爱过,那是在他闯荡欧洲的时候,与一位才女相识,这位才女精通4门外语,雅思考试更是取得8分。治民的英语经过她的点拨,后来时间和命运改变了一切,但看得出治民仍有些情节未开,也回忆过过去的一点一滴。兄弟,流浪人有时候真有点不敢去想奢适的爱情呢。后来治民也找到了心仪的女孩,是位韩裔的舞蹈演员,我真心为他祝福。


面对冠军路上最大的竞争对手,黑方实地坚实,白方厚壁看似难以发挥,白1肩冲犀利,寥寥数手,竟转守为攻,执白的治民痛快拿下天王山。

 

和治民一起征战过,在我论文写作的时候,在治民雅思等待雅思成绩的时候,这一次我们都圆了自己的梦。那是韩国围棋大使杯,我们一起赶火车一起去赛场,开赛前复盘。这次比赛治民又一次击败了恩国,而且战胜了韩国老牌强手申明吉先生,全胜第一次拿到冠军。而我在第一轮输给治民后,挺住压力,中间虽然有一盘大优打勺的棋,但也拿下了该拿下的比赛。最后治民第一次拿到澳大利亚的头衔,而我名列第4。领奖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到治民很高兴,但是他还是那么静静地带着微笑,举起冠军奖杯。向韩国大使致谢,向观众致谢,风度翩翩。只是晚上的晚宴,我们两个喝的都有点高了。两个多星期后,治民的英语成绩7.5分顺利的要飞去墨尔本求学了,而我顺利的从纽卡斯尔大学毕业。


在我离开澳洲的时候,韩国明知大学的韩相大教授为我开了个欢送party,当时安永吉,金东熙二段,吴志民,还有当时在澳洲旅游的金惠敏,金美里都参加了。我很高兴,通过围棋认识那么多朋友。晚上永吉送韩教授回家,治民和东熙送我送到最后,他们还是像以前回家那样静静的静静的,我知道他们有千言万语,他们也知道眼前的路最终不一样的目的地,但所有的一切最终融入了夜的寂静。


郭正浩,来自洛阳,是一个愿意为梦想走遍天涯的无怨无悔的海归。品味过不一样的人生,我珍惜今天喝着白开水和您聊天的时光。很高兴认识您,这是我们的缘分。我是郭正浩,我等您很久了。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阿浩白话

文章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放置二维码

捍卫原创,棋人之责

微信号:ahaobai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