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围棋赛场上的各种奇特“定律”4

围棋赛场上的各种奇特“定律”4

下围棋二十多年了,心中一直有个梗,就是很多时候,尤其是比赛期间,无论最后结局
如何,我总会根据历史经验或比赛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从而找到规律,并据此预先将未来的结果做一个预测,尽管这个规律有时候相当荒谬,但结局往往惊人的准
确。这个现象,说好听点叫做心理暗示,说不好听的就是迷信。姑且就当我是好人吧,所以本文将此种现象统称心里暗示。

为此,我首先找到了百度,它告诉了我心里暗示的概念:心理暗示,是指人接受外界或他人的愿望、观念、情绪、判断、态度影响的心理特点。从心理机制上讲,它是一种被主观意愿肯定的假设,不一定有根据,但由于主观上已肯定了它的存在,心理上便竭力趋向于这项内容。

(四)    天元必胜定律

话说珠海大学生赛罢赛风波之后,复旦大学团体七连冠梦碎。我也带着4胜2败的遗憾,继续着自己的征程。当时我想,反正个人团体都夺冠无望了,咱总要留点什么,否则岂不是死的不明不白。于是,我开启了自己的天元之旅,不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由于大学生赛是猜对着决定黑白,大贴目时代,有选择权的一方大部分会选择白棋,而我则毫不犹豫选择黑棋,因此,从第7轮开始,我便盘盘执黑。所谓天元开局,当然不是简单的在中央走个天元那么简单。除了天元,还需要五五、超高目配合,(见封面)我的理解很简单,天元者,中央也,必求外势而舍实地焉。而五五和超高目,正与外势理论不谋而合。或许是受到我奇葩招法的影响,各路豪强纷纷败退,利用天元开局获得五连胜之后。我一举取得了9胜2败的战绩。这其中,有两局棋让我记忆犹新。

首先是倒数第二轮,我遇到了LN君。LN君当年也是上海滩叱咤风云的高手之一,他的辉煌壮举是保持了对李世石100%的胜率。(据说是1992年,李世石9岁的时候随韩国代表团来上海访问,结果对抗赛中被LN君轻取。如与事实不符,各位请向乌贼拍砖)那时候我的天元战法已经处在连胜状态,LN君肯定对此深有研究,在我祭出天元战法之后,白棋直接小飞挂天元。这一来,我倒不会了,因为天元战法需要五五和超高目的配合,而绝大部分棋手都会占据二个角,让我的配合得逞。LN君的招法显然是有备而来,于是,我俩展开了一盘奇特的中央布局,前8手都在中央行棋。

事后总结发现,这个布局黑亏了,因为白棋离实空更“近”。总之,天元配合被打乱后,我思路出现了短路,全局陷入苦战。能够零封世界冠军,哪怕是童年时期,也能体现出LN君扎实的功底。总之,进入大官子阶段,黑已很难贴目。也许是我第三轮输了,也许是我走天元了,也许是上帝看在我弃权一轮的份上,总之,幸运女神再次光临。在我官子一阵搜刮之后(这本身已经很夸张,因为99%的时候我都是被搜刮方),局面已经十分细微。此时,LN君由于临近罚点,仓促中官子出现及其低级的失误,白亏1目。最后结果是黑盘面8目和棋胜。

侥幸拿下之后,我最后一轮上调9胜1败的CJ君。CJ君是当年清华大学的顶梁柱,也是生平我最佩服的人。从学习成绩来说,我一直走的学习道路,虽然算不上学霸,但学习成绩一直尚可,如果没有围棋因素,虽于复旦南大这个级别无缘,但考取东南大学这样的高校当不在话下。而CJ君则是硬靠学习成绩考上了清华,最关键的,他是在湖北省参加的高考。这样的学霸级表现,甩我三条街不止。再来说说围棋成绩,CJ君少年时期拿过晚报杯亚军,并在与当时如日中天的中国围棋第一人马晓春对抗时,受让2子轻松获胜。而后,CJ君在97年定段赛中,名列前茅,轻松定段。要知道,那年我摸鱼摸虾也不过9胜4败。而后在02年的二段组升段赛上,CJ君几乎没怎么用时就轻松击溃我,而后给我复盘的时候指出我多处招法过于业余。更可悲的是,当时坐在旁边的是那个叫做乌贼的死胖子,以后的十几年中,这件事被他拿出来说过不下10次。所以,无论是比学习还是比围棋,CJ君都是我膜拜的对象。在很多次采访被问到最佩服哪位棋手时,我的答案都是CJ君,因为在那个时代,能够在围棋和学业上双杀我的,CJ君首当其中。

话说那年的大学生赛,最后一轮之前,全场只有CJ君1败,其他人均为2败以上。最后一轮如果获胜,CJ君将毫无悬念的夺得个人冠军。在这样的背景下,我继续着自己的天元战法。总之,那盘棋我和CJ君杀的昏天黑地,作为快枪手出身的我们,双双被罚6点。在我三年的大学生比赛生涯中,一共被罚点的盘数在3盘以内,而被罚6点,除这盘之外绝无仅有。那盘棋,我一块大龙被CJ君鲸吞,但细数之下,气非常夸张的长,于是我对CJ君外围展开围攻,由于我使用了天元战法,子力位置普遍较高,终于将CJ君的一块棋擒拿,以致形成对杀。最终,我15气对14气,一举KO对手。不过赛后复盘中,CJ君和我指出,有一处简单的死活,他没有发现。我定睛一看,随即看出玄机,内心冷汗直冒,如果CJ君比赛中发现,那后面的对杀将不复存在。请棋友们看看,这块黑棋,活了吗?

伴随着幸运女神的屡屡光临,我最终9胜2败。而更令人称奇的是,我前面10轮对手,匪夷所思的获得了9胜1败的惊人战绩,而唯一的1败,居然是D君最后打勺从而1点不敌。算上我最后一轮本就上调,大分小分一起捞,小分一举追上了其他18分选手。最后的结果是我和CJ君,Z君,三人同为18分大分,168分小分。而且三人之间,Z君胜我,我胜CJ君,CJ君胜Z君,完全循环。由于当时没有累进分之类的说法,具体怎么排序,倒让组委会费了一番脑筋。当时有人提出加赛,要是如此,我肯定是双手加双脚赞成,因为那时候我已经打出连胜状态,对谁也不怕。后来,组委会提出,我由于违纪一轮(第6轮复旦集体弃权),直接排第三,不过这种说法后来也被否定。最终,讨论下来,在大小分及胜负关系完全一致的情况下,比胜其他选手最高名次。由于Z君战胜了第四名,因此最终夺冠,比较下来,CJ君亚军,我季军。不过事后,我经常对乌贼私下说,对这个决定,我是不服的,因为,我只“输”了1盘。

虽然没能卫冕略显遗憾,但是天元战法必胜的定律却流传下来,并成为我今后比赛的杀手锏之一。不过,这就像圣斗士的小宇宙一样,不到关键时刻绝不轻易使用。

06年的大学生赛,我在第8轮不敌Z君后,第9轮最后逆转,战绩来到了7胜2败。比赛来到了关键的时刻,倒数第二轮我遇到了老对手SY君。印象中SY君绝对堪称前半程之王,在我参加的几届比赛中,每年至少6连胜开局。不过后半程可能收到体力影响,战绩略有下滑,不过即便如此,前十肯定跑不掉。说实话,06年贵阳的赛制不是很科学,因为每轮都是猜先,不存在多黑多白的区别,而当时瑞士制还不太流行,几乎赛前都能猜出下轮的对手是谁,尤其是临近的号特别容易提前相遇。没有记错的话,当年的比赛,SY君,CJ君,H君三大顶尖高手连号而坐,前三轮比赛下来,互相之间已经杀得你死我活,有一人只能带着1胜2败的成绩出来。而我和Z君也是由于邻号,在双双输给B君之后,提前遭遇。

话说这轮对ZY君的比赛十分关键,无论是对团体还是个人,均不容有失。于是,天元战法一年之后重出江湖。也许是对天元战法不适应,也许是前面突围消耗了过多的体力,这盘棋黑棋通过天元战法牢牢控制局面,并最终取得完胜。

最后一轮,我上调9胜1败的YN君,YN本届比赛状态惊人,在第一轮不敌最终的冠军之后,势如破竹取得9连胜,距冠军仅一步之遥。要知道,当年的大学生赛,大家的实力相当平均,连续N年未出现全胜夺冠者,而更多的时候冠军要输2盘。02-06年的四届比赛中(03年因非典暂停)除了04年我最后一轮侥幸逆转,最终10胜1败夺冠外,其他3届的冠军均是2败。不出意外,我仍然祭出了天元战法。告诉大家一个秘密,这盘棋除了天元必胜定律之外,我还找到了另一个心理暗示,那就是大学生赛我上调必胜。比如04年7胜1败是上调H君,05年8胜2败时上调CJ君。因此,下出了天元战法后,被“双保险”围绕的我,根本没想过这盘棋会输。事实和我预想的差不多,虽然最后出现了一点小波折,官子被一顿痛扁之后,黑棋将将盘面8目,不过由于YN君是慢枪手,已经被罚掉6点,最终回天乏术,这盘棋基本属于完胜。最终,我的获胜帮助队友获得了冠军,自己也收获了亚军。

在此之后,抱着激流勇退的心态,我逐渐将天元战法封存。直到2015年,也就是9年后的夏天。此时的我,已被工作折磨的不成人形,状态较10年前一落千丈,虽然早已退段参加业余比赛,但即便如此,还是被各种砍瓜切菜。原本退段是指望参加业余比赛和四大天王们学习学习,事实证明,too young too simple。一来,天王们根本不屑于下小比赛,而大的业余比赛持续时间较长,我也没有假期。二来,即便有机会,那些准天王和冲段少年们早已将我按在地上一顿猛揍,没有资格遇到天王们。三来,退一万步讲,即使我状态爆棚,打到了天王面前,还是被他们弹指一挥间,灰飞烟灭。工作之后,我与H君之外的三大天王各会面一次,晚报杯被W天王黑棋盘面20,智运会被B天王布局和官子双重教育,最终丢盔弃甲,滁州公开赛遇到M天王,百目巨龙被鲸吞。唉,怎一个惨字了得!

话说南京的这届业余比赛,我第二轮便折戟,不敌一冲段少年。而本次比赛和苏州联赛冲突,后面必须弃权一轮,这也意味着我已经输了2盘。在此背景下,我拾起了久违的天元战法,还好,由于对手不强,我的天元战法轻取全胜,并7胜2败完赛。但由于小分过低,名次十分惨淡,但天元战法的必胜定律却也延续下来。也许有人会问,既然你天元战法全胜,为什么那些业余比赛不用?这问题我也经常问自己,尤其是黑棋输棋之后,我会责骂自己,为什么不下天元?如果说05-06年的我,越到关键比赛越用天元,那么工作后的我,只有在实力高于对手的时候,才敢使用天元。可能是我背上了天元必胜的包袱,生怕定律被破吧,当然,现在大家知道了更多关于天元战法的秘密,那我就更不会使用了,让它随风而去吧。

末了,说句题外话。那个叫做乌贼的胖子,在05年,和我使用天元战法的同一时期,创造了“变态中国流”战法。并在当年北京举办的全国大学生选拔赛中,运用变态中国流接连获胜,获得冠军,也算是为复旦的失利挽回了些许颜面。

也许有朋友会问,是我的天元战法影响了乌贼,还是乌贼的变态中国流影响了我?总之,赢棋是硬道理,无论黑猫白猫,弄死对手才是好猫。就当我们是相互影响吧,谁让我们是兄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