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围棋赛场上的各种奇特“定律”6

围棋赛场上的各种奇特“定律”6

下围棋二十多年了,心中一直有个梗,就是很多时候,尤其是比赛期间,无论最后结局
如何,我总会根据历史经验或比赛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从而找到规律,并据此预先将未来的结果做一个预测,尽管这个规律有时候相当荒谬,但结局往往惊人的准
确。这个现象,说好听点叫做心理暗示,说不好听的就是迷信。姑且就当我是好人吧,所以本文将此种现象统称心里暗示。

为此,我首先找到了百度,它告诉了我心里暗示的概念:心理暗示,是指人接受外界或他人的愿望、观念、情绪、判断、态度影响的心理特点。从心理机制上讲,它是一种被主观意愿肯定的假设,不一定有根据,但由于主观上已肯定了它的存在,心理上便竭力趋向于这项内容。


(五)兄弟看棋必败定律下


晚报杯之殇3年后,2014年的冬天,南京。当年栖霞区举办了一个公开赛,参赛的选手大多是本地及周边城市的业余高手。赛前我有幸成为夺冠的热门之一。当然,从历史来看,夺冠热门,那多半就是夺冠无望。如果不容易理解,那就看看世界杯上的阿根廷,荷兰吧。

开局还算顺利,几乎没怎么费劲就取得了四连胜。此时,沙砾兄弟又来看我比赛了。那时候,我已经对这个魔咒十分敏感,不过我转念一想,他那时已经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围棋教育上,此行也主要是看望他的几个学生,并非专程来看我,这和前面几次应该有本质不同吧!第五轮的对手是我曾经得意的门生,WRR。WRR早年在南京三连星道场学棋时,我有幸教过一年。后来他去北京道场深造,并成为一名业余顶尖高手,拿过金陵杯冠军和晚报杯季军。这都反映出当时的他早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且,在2011年晚报杯选拔赛上,我已完败于他一盘。所以,得知对他后,我心中本已无底,加上奇怪的心理暗示作祟,通盘发挥的有失水准。早早进入读秒,官子失误连连,最终四目半大败。赛后,沙砾拉着我和WRR一起合影留念的时候还特地关照我:“这次不是因为我看你才输的啊,你看人家WRR本来就是晚报杯季军,成绩不亚与你,而且从内容上看,也是完胜的一盘。”我嘴上没说,心里面却是一万只羊驼飘过。那届比赛,最终我8胜2败第四,只能说差强人意,不过兄弟看棋必败的魔咒,又一次得以延续。

2015年劳动节,金陵杯30周年,我时隔近10年再次参加。此时的金陵杯和10年前不可同日而语,早已成为各路冲段少年和业余高手们厮杀的海洋。首轮比赛晚上6:30开始,好在单位离赛场很近,我忙到6:25分,和领导打了个招呼后火速飞奔赛场。路上,接到沙砾电话,说要来看我比赛,然后一起乒乓。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回复道:“打球可以,但请到楼下等我,千万别来看我下棋,求你了!”

那盘棋我对一个山东的冲段少年,结果盘面30的棋,脑残和人对杀,误以为双活,不想漏算一气,大龙愤死。即便如此,也只是小败。不料失误存在惯性,开动起来根本刹不住车,大龙死亡之后,最起码又犯了3个低级错误,最终将胜利拱手相送。赛后沙砾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看到吧,这不怪我,我没来赛场看你棋,还是怪你自己!”

第二天的比赛,我轻松全胜。第三天,当我战绩来到5胜1败的时候,又接到了沙砾的电话。他说:“兄弟啊,晚上叫上鹤哥一起吃个饭啊?”鹤哥是常州业余顶尖高手,和我私交甚笃,此次来宁参赛,晚上一聚乃是必然。只不过,沙砾这电话,让我心里又凉了半截。我说:“吃饭是必须的,不过你就别来赛场了,直接去饭店等吧!”这轮比赛,我的对手是一位来自盐城的冲段少年,当时已具备很强的棋力。开局阶段,我又下出了自己不熟悉的大雪崩。前文说过,当年大学生赛,Z君曾用大雪崩让我吃尽苦头,并且在后期的比赛中,逢大雪崩我必躲。也许是脑残,那盘棋我又走出了自己最害怕的定式,结果再次吃了大亏。关键的是,时间没了。在30分钟加秒的赛制中,时间比目还重要。而我,这个局部下完,30分钟只剩下了不到10分钟,这几乎宣判了我的死刑。尽管后半盘,我奋力搏杀,追回不少,但终因时间过于紧张而落败。

晚上在饭店,我主动对沙砾说:“你的确没来赛场,但是,我主观知道你想来还是不行啊!看来这魔咒要跟随我们兄弟一辈子了!”那届金陵杯,我最终7胜3败,未进前10。没想到,这是我自1993年爆冷获得第7以来,首次未进前10。22年间,我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再到工作,参加了10多次金陵杯,曾经N次无限接近于冠军,倒头来却获得如此的结局!当然,这不能怪我的兄弟,主要是赛程更密了,时间更紧了,对手更强了,自己更臭了。

不过,和前几个定律不同,这个魔咒在今年,对,2016年,终于被我亲手破了!而且,是一破再破!年初的栖霞大奖赛上,我高歌猛进,取得了5连胜开局。其中除了战胜一个退段参赛的顶尖高手,还屡次战胜冲段少年。此时的我,信心十足。倒是沙砾,有了前车之鉴,非常谨慎的问我:“兄弟,我知道你的魔咒,我也不想,但是我有很多学生在赛场,我很想过来看看,你还同意啊?”我斩钉截铁的回答:“怕什么,你来,而且,一定要来看我下棋!我就不信了,状态这么好,还怕他们不成?”

沙砾来的时候是第六轮,我对一个外地冲段少年。这盘棋,开局我形势略显紧张,不过随后我将闪转腾挪的绝技发挥到极致,硬是在对手空中活出一块,取得大优。沙砾来看我棋的时候,我还得意的同时竖起了食指和中指。果然,这盘棋我将优势牢牢保持到终局,获得了6连胜的开局!赛后第一时间,我对沙砾说:“看到了吧,魔咒破了!以后你来看我下棋我再也不怕了!”

那届比赛最终我8胜2败第四。虽然一个勺子浪费了7连胜的绝佳开局,但在冲段少年,退段职业、地方豪强林立的竞争中,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基本还算满意。更重要的是,十几年来心中的一个结终于打开了。7月苏州天元赛,恰逢沙砾带学生参加另一个少儿赛。这次我主动邀请沙砾来观赛,结果沙砾观赛之后,我势如破竹,连奏凯歌,并一举拿下了苏州天元称号。

有人问我,既然你很早就知道这个魔咒,为什么中间几次沙砾来看棋,你却不阻拦呢?我想说,我只是以实际行动来诠释运动员们最常说的八个字:友谊第一,比赛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