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襄城——樊城擂台赛战报9

襄城——樊城擂台赛战报9

前述:

2016年6月,襄阳围棋隆中对、襄阳围棋发展研究会等微信群中
有热心者柯飚、刘文选、李荣生、郭强、付正洪等提议,群内众棋友踊跃支持,决定在弈客围棋网上,进行“第一届不惑杯襄城——樊城弈客网络围棋擂台赛”。
襄、樊两城每方各出10+1位棋手。7月初正式比赛,首先由两位德高望众的老领导曾玉平和郭友富开盘助兴,后两城再轮番上将对阵。因比赛煞是精彩,评者激昂,勾起行者码文兴致,至今日已有二十余回。蒙襄阳棋协主席刘文选抬爱,荐与各网,为宣传围棋做一点薄力。

 

文中根据对局流向、群内花絮进行戏说,或有不达或有得罪处,望请海涵。

 
——行者无剑吴云山于2016年8月襄阳



第九回   钟将布下天罗阵 柯飚一怒失行者

却说双刀将钟建伟领四万血骑兵浩荡荡开到汉江边岸,依山傍水处扎下营寨,号令三军依山势摆下小阳天罗阵,你道此阵如何?
龙腾岭,蛟藏渊,虎啸山林马声喑。
阳春初现天罗阵,万千神通降玄关。

钟将布下天罗阵,坐定中军帐,只等樊将来袭不表。却说襄城帅营中灯火通明,原来刘大帅知钟大将勇谋,但因连失几员猛将,心中不安,安排各路将领归本寨练兵守备,更召聚大将柯飚,军师将叶憬劢,幕僚将彭荣全等来帅帐商议军情。及至三更方罢。

飚与众人别过刘帅,出得帅营,正自烦恼无破敌良策,突闻得角营内有几人正议论纷纷,撩开帐幕,却是一员偏将正指手划脚与众人论着阵法失当处云云。飚本不宁,见此人言说,怒道:“何人敢在此胡言乱语,乱我军心!来人绑了!”这边叶,彭两将听闻,忙止住曰:“将军不可,此将乃百越人氏,自幼习得武艺,读得百家阵法,而立时腰怀一把祖传朴刀云游四方,人称行者无剑吴云山是也。前几日方投大帅帐下,大帅因军务缠身不查,见他身小面黄,便安排帐下做一偏将听班。此当正用人际,又是大帅帐下者,若柯将军仓促备责,恐伤了人心。”飚思之,曰:“汝初来吾军,不识军规,且饶你一回,若再有乱言者,定不饶汝!快快散去。”

飚自出帐,别过众人回营不提。却不知这一怒,襄城又失一员骁将。却说那行者郁闷,独回营,于腰中取出朴刀,借烛火看着刀锋,曰:“吾刀也,无人识得汝之利也,本欲领军杀敌立封候,却只落得铜锈斑斑落尘埃。罢了,走也。”遂脱去铠甲,出小路过江去也。

行者过的江来已是天明,正自行间,却见一骑人马巡边而来,得近时早听得一将马上呼曰:“来者可是行者乎!”行者见闻,止步观之,却正是十余年前曾有一面之交者,文武双全,人称襄阳元就毛利是也。急上前拱手道:“毛将军别来无恙,今观更见威武也。“利遂下马执手,行者备言前后因由。利大喜曰:“今襄樊战烈,正是用人之际,吾当荐汝与李帅,以当重用。”遂同上马至帅营中,樊城主帅李荣生听得来报,急出帐外,执手道:“早闻得吴将军朴刀锋利,杀敌无数。吾今正缺一员猛将守营,吴将军到此天助我也!”即此,行者归阵樊城。

行者遂备言襄城阵法排兵,云骢小帅崔建军听得,大喜:“吾正欲领胜军趁士气正焰攻入襄城,今闻那黑面郎挡阵,可也!”遂表出战,李帅亦喜,传令五万赤血军择吉时随崔将军攻城去也。

崔建军领军早至汉江北岸,见对岸煞风阵阵,更不贻慢,布下得意双星白煞连环阵,令三军坚守营寨,自领兵三千渡江,望天罗阵东南虚处攻入。这边双刀将早挥令旗,候着多时,摆下阵形夹攻而来,赤血军稳扎稳打步步营,已是坚固阵营。两边无隙,钟将更挥五千血骑兵搭起木桥,攻向白煞阵东北大营,双方进退有度,更无战机。

勾镰将见那天罗阵虚张山野,再令三千甲军抢入西南山角要镇。钟将求战心切,亲领兵掩杀入敌,却不防赤血军已稳住阵角,早占住高地处,东西两相呼应,崔将早领得五千人马杀入天罗阵坤位处。钟将大惊,措手不及竟领兵从汉水下游逆水回援,却被赤血军压入江心不得上岸。眼见得赤血军东西两军汇于一处,白煞阵顿显威力,汉水两岸轰隆隆大阵启动。眼看天罗阵法将破!

道是崔钟练阵谁敌手,且听下回分解。
(行者无剑山野之语也,欢迎乱踩,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