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襄城——樊城擂台赛战报10

襄城——樊城擂台赛战报10

前述:

2016年6月,襄阳围棋隆中对、襄阳围棋发展研究会等微信群中
有热心者柯飚、刘文选、李荣生、郭强、付正洪等提议,群内众棋友踊跃支持,决定在弈客围棋网上,进行“第一届不惑杯襄城——樊城弈客网络围棋擂台赛”。
襄、樊两城每方各出10+1位棋手。7月初正式比赛,首先由两位德高望众的老领导曾玉平和郭友富开盘助兴,后两城再轮番上将对阵。因比赛煞是精彩,评者激昂,勾起行者码文兴致,至今日已有二十余回。蒙襄阳棋协主席刘文选抬爱,荐与各网,为宣传围棋做一点薄力。

 

文中根据对局流向、群内花絮进行戏说,或有不达或有得罪处,望请海涵。

 
——行者无剑吴云山于2016年8月襄阳

第十回  紫面郎水淹三军   钟大将乱刀断刃

上回书崔建军率军,将血骑兵拦在江中,阵式已成,钟建伟见势危,以攻为守,即亲领一万血骑兵杀入双星阵东北大营处。崔将早率军掩到,夹杀来兵,正接着双刀将刀锋。崔将使一个乱刀斩,手中双刀早铮然作响,一刀劈向勾镰将马首,反一刀斩向崔将腰身。崔将错马让开,早镰锋勾住,枪杆回挡,一个回马枪,早向钟将心腹处刺来。好个乱刀将,急蹬马,双刀架开镰枪。两边大军亦蜂拥而起,顿时绞杀一处。江湖言此恶战曰:
玄铁双刀饮胡血,赤金镰枪渡玉门。
乱刀劈风张飞吼,云骢小帅霸王嚎。
血骑兵勇刀刀利,赤血将猛枪枪寒。
双星破得天罗阵,从此英雄美名扬。


血骑兵在阵中左冲右突,却不防白煞阵滚动处,早冲出一队骑兵,直把血骑军阵冲开两处,顿时强弓硬弩齐发。眼看困入阵中血骑兵已是难援,双刀将挥刀大吼,见得南岸大营破绽处,挺刀领军杀去,与江中大军合围,誓要将过江之军掩杀。眼见南营危矣,却不想此时突风雨暴下,江水漫涨,竟将江中血骑兵淹之八九。崔将军趁得良机,早捏个锁字诀,困住阵中甲兵,再挥令旗,南营大军早已守好大寨。

钟将大惊,虽知势已将去,然已在众将前立了军状,竟领余下三千兵将复冲入白煞阵中,生死要将困入阵中大军救出。崔将早已看的分明,阵中伏兵顿起,不再留一丝破绽!阵中只听得万将声起:“黑面郎人头在此,快快纳降!”军心顿时一散,早投了兵刃。

双刀将见知不好,急领亲兵望营外杀去,四围却已是白茫茫铠军压来!好个双刀将,领着三百骑兵只望南冲,趁着雨急,竟冲出得阵来。钟大将一马奔出三十里一密林谷道边,见得追声渐远,林幽谷险,大笑,随将不解曰:“我军新败,何笑也?”伟曰:“若那紫面郎在此处设一伏兵,吾命不保也!”言未落,前方突出一路大军。钟叹曰:“今吾刀断于此也!”挥刀就欲冲前,却见来军中早有人呼曰:“前者可是钟将军否?”及近前,正是襄城大将楚狂谭军,襄阳残剑陈静领兵在此接应,忙言谢过。早分军断后,随军入城去也。

这边崔将见钟将败去,见夜黑雨暴,恐有埋伏,并未追赶,令各寨将令整齐军马,守住寨门。

及至天明雨住,江北已渡来几条大船,来报却是凌波微步付正洪同几位大将前来道贺。崔忙去迎。付等上得岸来,执手大笑曰:“崔将军此番连战四捷,李大帅本欲亲来道贺,然前日朝廷南彊有事,急宣大帅京中议事,故特令我等来此,以黄金三万两,白银二十八万两犒赏三军,另牛羊三百头,数坛好酒与崔将军庆功。”射雕大侠郭强,妙手回春张为民,胜负师张勇等亦上前相贺,众人同悦,营前摆下庆功宴,更敛牛骨羊头等,再修战书一封,俱遣人送至襄城刘帅帐中。

刘帅帐营内,众将皆聚帐下论纷纷。刘帅观之,却独不见大将柯飚,召人再请。却久不见飚至。你道为何?却原来飚连夜未睡,正困倦中,得了帅召,急出帐唤马,却闻回报:战马方将出刷洗未归。飚怒急,只寻得一匹瘦驴,仓促用之,却不想驴慢人倦,竟在驴上困盹起来。却不意驴转出城外迷失山野,几回辗转,飚方至大帅帐营前,正听得帅营中楚狂将谭军,天天向上徐应和等将争先请战,不可分较,急上前大呼曰:“众位将军且勿与吾争功!吾老将当挺刀杀阵,定将敌赶回江北!”

欲知襄城何将领征,且听下回分解。

(行者无剑山野之语也,欢迎乱踩,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