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围棋赛场上的各种奇特“定律”8

围棋赛场上的各种奇特“定律”8

下围棋二十多年了,心中一直有个梗,就是很多时候,尤其是比赛期间,无论最后结局如何,我总会根据历史经验或比赛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从而找到规律,并据此预先将未来的结果做一个预测,尽管这个规律有时候相当荒谬,但结局往往惊人的准
确。这个现象,说好听点叫做心理暗示,说不好听的就是迷信。姑且就当我是好人吧,所以本文将此种现象统称心里暗示。

为此,我首先找到了百度,它告诉了我心里暗示的概念:心理暗示,是指人接受外界或他人的愿望、观念、情绪、判断、态度影响的心理特点。从心理机制上讲,它是一种被主观意愿肯定的假设,不一定有根据,但由于主观上已肯定了它的存在,心理上便竭力趋向于这项内容。

(六)名字的奥秘

姓名和围棋有关系吗?理论上当然没有,但是冥冥之中,还是会有一些关联。

2.“隔壁老王”魔咒(本章均为实名)

去年12月,我参加了海陵岛杯围棋锦标赛,由于海陵岛杯禁止86年之后出生的选手参赛,因此参赛难度降低了很多。前两轮我轻松获胜,第三轮,我遭遇重庆著名棋手王庆6段。王老师的名声在圈内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曾屡屡在全国业余比赛中获得佳绩。按理说,这盘棋我应引起足够的重视。不料,赛前我觉得王老师上了年岁,只需随便铺铺地板即可轻松获胜。于是,这盘棋我自布局伊始便陷入被动,全盘被压制,最终惨败。赛后,某好友不经意的和我说了一句,你怎么老输给姓王的。有道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朋友这不经意的一句话,竟引发出我一个新的魔咒——害怕姓王的棋手。我回顾了一下自己的学棋史,很多比赛都被姓王的棋手砍翻过,而且,这个魔咒一直延续到2016年。

1)    儿时的克星

我是1990年学棋的,自学棋以来,进步还算神速,虽和我那位学棋2年便打上职业初段的兄弟不能比,但在南京市,还算小有名气。学棋仅3年便获得南京市成人组第7,当时的主流媒体给我贴上了“神童”等标签,但是在光鲜的背后,我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阴影,那就是我有一个克星——王心嘉6段。

王心嘉年长我一岁,虽然在成人组的战绩没有我耀眼,但是在相互间的战绩中,却一直保持对我碾压性的胜利。由于我们同处鼓楼区,因此当年在鼓楼区、南京市等各大少儿赛中,屡屡相遇。王的棋风十分稳健,基本功扎实,很少负于下手。因此一开始在我技不如人时,失利当属情理之中。不过大家知道,当一个不满12岁的孩童屡屡负于同一对手时,这心理阴影绝非说散就散,以至于到了后来当我在成人组比赛打出名气,圈内人都认为我的棋力已在王心嘉之上时,我仍然稳定的保持了对王的不胜战绩。初步统计,在我学棋的前五年,我各大比赛中连负王心嘉超过10盘,无一胜绩,而且大多惨败告终。

后来彼此长大后,王心嘉去了常州读高中,而后我去上海上了大学,因此在以后的比赛中,我基本没有和王心嘉对垒过。尽管我们早已成为生活中的好友,但这克星的标签,看来将伴我终身。

本段末了,我还要加一个小故事。2005年应氏杯,乌贼在某轮遭遇王心嘉,赛前我反复提醒他,王是我的克星,你要小心从事。乌贼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使出了惯用的“变态中国流”,最终被我的克星狠狠的教育了一番。赛后,乌贼老泪纵横,跑到了暨南大学的后山,我怕他想不通,赶紧冲过去劝慰。在满满的喂饱了后山的蚊子后,乌贼终于恢复了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