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围棋赛场上的各种奇特“定律”10

围棋赛场上的各种奇特“定律”10


下围棋二十多年了,心中一直有个梗,就是很多时候,尤其是比赛期间,无论最后结局如何,我总会根据历史经验或比赛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从而找到规律,并据此预先将未来的结果做一个预测,尽管这个规律有时候相当荒谬,但结局往往惊人的准
确。这个现象,说好听点叫做心理暗示,说不好听的就是迷信。姑且就当我是好人吧,所以本文将此种现象统称心里暗示。

为此,我首先找到了百度,它告诉了我心里暗示的概念:心理暗示,是指人接受外界或他人的愿望、观念、情绪、判断、态度影响的心理特点。从心理机制上讲,它是一种被主观意愿肯定的假设,不一定有根据,但由于主观上已肯定了它的存在,心理上便竭力趋向于这项内容。

(六)名字的奥秘

姓名和围棋有关系吗?理论上当然没有,但是冥冥之中,还是会有一些关联。

2.“隔壁老王”魔咒(本章均为实名)



3)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2005年前后,我和众多大学生一样,通过教棋补贴家用。那年,在我的众多学生中,我发现了一位棋感超好,很有想法的学生。虽然当时他只有业余3段,但是我却在他身上看到了儿时的我,于是,我重点对他进行了培养。那位学生的名字叫做:王若然,当时只有8岁。在后面的一年里,我可谓倾囊相授,他的悟性很高,棋力也迅速提升。很快便成为了同龄儿童中的佼佼者。而后,我由于上了研究生,未能继续执教。王若然也很快去了北京的道场深造。
  

2011年的晚报杯选拔赛上,我在5连胜的时候与王若然不期而遇。那时,王若然在道场已经深造多年,棋力早不可同日而语。这盘棋我可谓绞尽脑汁,仍力战不敌。赛后,扬子晚报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标题了形容这场师徒之战。不过输棋之后我并未有太多沮丧,这至少说明,我虽然棋不行,但眼光还不错。2014年的栖霞区比赛中,我再次遇到了王若然。这时候王若然已经贵为晚报杯季军和金陵杯冠军,棋力已在我之上。果然,王若然再次送给了我一盘完败。不久之后,王若然便定段成功,进入了全新的领域。
  

可以说,这两盘失利,完全是实力所致,不管他叫王若然还是张若然,我都难逃败局,姓王只是一种巧合。

4) 兵败扬州
  

2013年暑假,我应扬州好友韩斌老师的邀请,去扬州参加了一次围棋邀请赛。这次比赛规模虽小,只有32人,但分量十足,精英辈出。其中职业棋手加上业余6段占据了参赛名单的近1/3。第三轮,我遇到了人称“怪兽”的王幼侠职业四段。
  

之所以叫怪兽,有两方面原因。一是他下棋力大无穷,一般棋手和他对垒基本直接被KO。二是王幼侠在很多比赛中都创造了惊人的战绩。拿应氏杯大学生赛来说,我参加三年,冠亚季军拿了个遍,已经算是很牛的壮举,不过这点成绩在怪兽面前绝对是小巫见大巫。怪兽虽然只参加了2次比赛,但是却完成了前无古人,也几乎后无来者恐怖成绩。2年22盘棋,总共21胜1败,蝉联冠军。无论是蝉联冠军,还是11连胜夺冠,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大学生赛中,都早已销声匿迹,很多次冠军甚至要输二盘。因此,怪兽可谓以一己之力撑起了上外的半边天。这样的战绩,令我和乌贼无比拜服。
  

这盘棋,我前半盘发挥出色,早早取得了巨大优势。但是,这点优势在怪兽面前,不堪一击。只见他在我厚势中闪转腾挪,就像变魔术一样,逐渐的将我的厚味化为无形,最终居然送给我一场惨败。这盘棋下完后,我对怪兽只有8个字的评价:技不如人,心服口服!
  

输给怪兽后,我又遇到了王子轩。小王早年也在南京学过棋,并且在我班上学过一个学期,和我也算有师徒之交。当然,从棋力上来看,我认为胜利当不在话下。不料这盘棋,我通盘几乎被碾压,一直处于劣势,后半盘为了拼命,我不顾大龙死活去抢空,最终我因为少一枚劫财,40子的大龙惨遭毒手,认输时估计输了100目有余。
  

其实这次兵败扬州,我原本不以为意,只当是以棋会友的一次聚会,胜负完全在其次。只是,在后来被某人教育怎么老输给姓王的棋手时,回想起这次比赛,不免冷汗直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