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我的网棋岁月6

我的网棋岁月6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前言

……

也许有人要问,互联网究竟带给了你什么?如果用最简单的回答方式,只有两个字:围棋。昨晚,又和一位少年高手在野狐鏖战了4盘10秒后,时钟已经走过了12点。从我在网上落下的第一颗子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这比我现在很多对手的年龄都要大的多。这15年,转战近10个对弈平台,鏖战了上万盘棋,发生
了数不胜数的故事。此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为何不把这些记忆保留下来?或许,既能给自己一份纪念,也可以为现在很多学棋的少年一些启示?于是,
我打开电脑,熟练的敲击着键盘……

(本回忆的主人翁乃作者本人,其他人物均与现实中相同,为尊重隐私,姓名用字母代替。所有网名都与现实相同,无虚构。)


六、初露锋芒

转眼,历史的车轮走向了21世纪。此时,网络围棋也在日新月异的发展中。WGS由于高手逐渐的减少,逐步淡出了我的视线。在很长的时间内,我基本只光临CWS和联众围棋。由于高手的逐渐增多,我在联众的级别也逐渐的提高。MFX和JSQW这两个号都顺利打上了5d。而此时,CWS也不甘寂寞,推出了一项全新的网络围棋赛事,CWS网络围棋大奖赛。印象中,当时的冠军大概是5000元人民币左右。与此同时,晚报杯,黄河杯等老牌围棋赛事的冠军奖金,只有其一半。而当时许多职业棋战的冠军,也就2-3万元。可以说,那是一次货真价实的“大奖赛”。

由于那时的网络围棋比赛少之又少,管理和现在有天壤之别。我利用规则,2个账号均参加了此次比赛。不得不说,当时的职业高手,真正经常上网下棋的并不多。而现在,几乎所有的顶尖高手都要通过网练来维持状态。那次比赛是淘汰赛制,由于对手实力有限,我2个号都进入了4强。但根据规则,这两个号要在半决赛相遇。这也意味着,我至少有一个号进入了决赛。

决赛的前一天,我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仿佛这5000元已是我囊中之物。兴奋,紧张,难以言表。为确保万无一失,我邀请了我和S共同的恩师,D教练(职业五段)来帮我操刀,我和S负责共同研究。这在现在的网络比赛中,是决不允许的。但在当时,请枪手参加比赛却是司空见惯。决赛对手的网名叫NOKILL,翻译过来,就是不杀,象征着一种仁慈,而且这个账号级别很低,是专为比赛而设的账号。其实现在看来,在比赛的时候,小号杀名号,绝不能称作冷门,但你遇到小号和名号的心理状态却截然不同。总之,赛前我觉得胜算应该在7成附近。

比赛开始后,双方布局波澜不惊,但进入中盘,我便能发现对手并非等闲之辈,否则也不会一路杀入决赛。下至官子,棋局已十分细微。

CWS和WGS两个网站与其他对弈平台有2个显著的区别,就是他们的读秒是限时限步的。其他对弈平台读秒都是在限时内下1手,而限时限步则是在限定的时间内下设置的步数。比如10分钟15手,或者5分钟8手之类。时至今日,我仍然觉得这样的读秒规则比现有规则合理,因为它可以让你在关键的时候有充分的时间思考,而其他局面则可以快速简明的处理。可叹的是,现今的对弈平台,除KGS外,均没有该项功能。

言归正传,那盘棋的设置是10分钟15手,到后半盘读秒阶段,整个房间的气氛已经凝固,我们师徒3人的注意力更是高度集中,恨不得整个人钻进屏幕里。在关键处面临抉择时,我和D教练产生了不同的意见。从棋力和辈分上说,D教练都比我高出很多,而且前半盘凡是争议之处,我都服从安排。可这次,我却坚定的认为我的选择正确。我把自己的算路和D教练说过以后,他无奈的摇摇头。并且告诉我,这是你的账号,你坚持认为这么下,我就听你的,但是无论出现什么结果,都别后悔。我坚定的回答,这么下没错,绝不后悔。事后想来,他早已看出我算路的破绽,或许是不想让我扫兴,或许他认为这是我成长道路上必须遭遇的挫折,总之,他尊重了我的意见。后来的进程无需多言,我果然漏算了对手致命的反击,虽然损失有限,但在高手的对局中,胜负已定。最终那盘棋我输了1目半,而那次致命的失误便源自我的过分自信。

令人欣慰的是,我另一个账号在三四名争夺中顺利胜出。虽有遗憾,但首次参加网络大奖赛便包揽亚、季军,不失为一种成功。印象中,奖金总共3000多,这笔钱对于每个月只有200元生活费的我而言,着实是个天文数字。当我如数上缴父母的那刻,心中不免一阵得意。看吧,我上网虽然是玩,还是玩出了点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