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我的网棋岁月8

我的网棋岁月8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前言

……


许有人要问,互联网究竟带给了你什么?如果用最简单的回答方式,只有两个字:围棋。昨晚,又和一位少年高手在野狐鏖战了4盘10秒后,时钟已经走过了12
点。从我在网上落下的第一颗子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这比我现在很多对手的年龄都要大的多。这15年,转战近10个对弈平台,鏖战了上万盘棋,发生
了数不胜数的故事。此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为何不把这些记忆保留下来?或许,既能给自己一份纪念,也可以为现在很多学棋的少年一些启示?于是,
我打开电脑,熟练的敲击着键盘……

(本回忆的主人翁乃作者本人,其他人物均与现实中相同,为尊重隐私,姓名用字母代替。所有网名都与现实相同,无虚构。)

八、旅游团奋战电信局

W,扬州人氏,和S一样,是我多年的棋友兼兄弟。在后面的篇幅中,W也是主人翁之一。现任江苏某市检察院的检察官,他号称是全国第一个同时拿到围棋业余5段和司法考试证书的人。虽无法考证,但基本属实。今天在和W兄弟闲聊时,他强烈要求我写上当年在陵川发生的点滴。

话说21世纪的第一个暑假,我和S以及W二位兄弟一起杀奔山西陵川,参加当年段位赛。这是历史上定段赛第一次落户小县城,开幕式上,万人空巷,让我们这些边缘棋手受宠若惊。

那次比赛,我和S以及W组成了江苏队的旅游团,参赛为辅,旅游为主,我们的口号是“吃喝玩乐一条龙,输赢尽在不言中。”结果,我们成功的实现了赛前的诺言,第一次参加升段赛的我,2胜7败,丢下30多分等级分,提前走人。S和W参加定段组,也都胜少负多,提前淘汰。期间,我还留下了一人独吃70串羊肉串,血溅陵川之囧事。

还有一事不得不提,那就是我们在陵川往往废寝忘食,只为在网吧抢一台机器。当时,网吧乃新鲜事物,在城市尚不多,在县城更乃稀缺物品。当年在整个陵川县,也只有电信局的2楼有4台机器,如果说现在网吧电脑的配置是9D,当年电脑的配置最多9K。印象中,点击一个网页至少要等2分钟,下一盘棋,如果不断线,也至少被卡20分钟以上。有道是,物以稀为贵,那么烂的电脑,当时一小时要6元!要知道,这个价钱在当时足以买个30斤重的西瓜爷爷。可围棋爱好者们仍乐此不疲,导致网吧门口呈现排队之势。有时,为了早点抢到位置,不惜在对局中草草了事!结果,去网吧之后一看,大跌眼镜,其他3台电脑的屏幕居然也与我一样——联众围棋!说不准,当时我的网络对手中,有人直线距离与我在2米以内。现在看来,这种场景与当年手持粮票,排队N小时去买米有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