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黄金杯”之我见

“黄金杯”之我见

近期,“黄金杯”世界业余围棋公开赛落下帷幕,令中国棋迷遗憾的是,代表我国出战的、包括白、马两大天王在内的众多棋手,被7个组团而来的韩国人杀的体无完肤,最终韩国人包揽前7,中国军团仅有于天位列前8。更令棋迷们愤愤不平的是,白、马本次比赛与韩国棋手下成了0:6(各输3盘),算上前段时间深圳某公开赛的2盘,近期代表我国最高业余水平的二名棋手在韩国人面前连吞8蛋。

消息一出,圈内哗然。很多棋迷将矛头对准了二大天王,认为他们只会内战圈钱,对外一筹莫展。在此,我谈谈自己一些观点。

一、    技术层面

有道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为此,我对于这十几盘中韩战(包括于天和韩国棋手的对局),几乎每盘都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发现了这几个现象:
首先,从目数来看,这些棋里面,有很多局面终局极其细微。其中白天王和马天王各有一盘盘7,如果按照韩国规则胜负将颠倒。在此,我不想为他们开脱,也许韩国棋手知道是贴7目半的棋,刻意控制而为,但作为一名业余级别的棋手,屡屡下成半目输赢,不可否认有运气成分在内。某著名棋手曾经说过,半目是运气,一目半是实力。至少,从实力而言,屡屡出现的半目胜负说明彼此在伯仲之间。
其次,从过程来看,很多棋是均是后半盘被逆转。印象最深的是第六轮于天还有最后一轮马天放的对局。都是前半盘顺风满帆,在胜利唾手可得之际,后半盘连连退让,各种不可思议的亏损,最终被韩国棋手逆转。关于这种局面,我觉得更多体现出韩国棋手韧性比我们更强,关键时候更加顶得住,这是我们要向韩国棋手学习的地方,但这些败局并不能说明实力上的差距。
再次,从状态上来看,当连续负于韩国人之后,作为一名棋手,哪怕你是天王,也难免出现心理上的波动,甚至是发怵。这样就会导致技术上的变形。从白天王和马天王最后一轮的后半盘内容,均可以看出这种技术的变形最终导致失利。
最后,从棋风上来看,韩国棋手明显对白、马两大天王的棋风做足了准备。先说白天王,他的棋风属于基本功极其扎实,但是力量略弱的类型。韩国棋手和他下,都是那种前半盘拼命捞实地,后半盘和你斗力量的格局。白天王输的很多棋我都看了,感觉韩国棋手前半盘为了抢空各种无理,多块不活,后半盘就是在舞大龙,仿佛在说,你来吃我啊!我估计白天王对局时肯定多次发出“这棋你敢这么下”的心声。再说马天王,和白天王相反,马天王的力量很大,多次在国内比赛中砍翻职业棋手,但他由于草莽出生,没有经过非常系统的职业化训练,基本功略差。所以韩国棋手和他下,基本是一开始就把棋局引入战斗,然后后半盘依靠他基本功略差的劣势,寻求逆转。
到此,我们不难看出。人家吃透了你的棋风,加上状态比你好,运气比你好,屡战屡败也就在所难免。不过,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我们业余顶尖的实力还是可以和韩国人一战的,否则我们就是盘盘完败了。

二、    制度层面


尽管技术上来看,我们输棋情有可原,但是制度上,我觉得还是要反思一下。

(一)    段位制度


1.中国的职业业余制度
我们先看看中国的职业业余制度。在中国,按照段位划分,可以分为职业棋手和业余棋手,注意,这个是按照段位,不是按照棋手所从事的行业。
现如今,中国学棋的孩子基本是这样的道路。从培训班启蒙,一直到业余5段(如果孩子天分特别好,兴趣特别浓,没有中途放弃),成为了当地同龄人中的佼佼者。这时候家长面临选择,一是继续学业,围棋作为兴趣爱好。二是送去北京或者杭州的道场继续深造,当然,代价是辍学,或者说是停止正常的学业。那些所谓半天学习半天下棋的围棋学校,实质上还是道场模式,文化课,我只能呵呵。如果选择了一,那么基本上你的孩子以后就是纯的业余棋手,混的好,就是业余强豪。如果选择了二,那么将来又会面临选择。因为你的孩子要参加残酷的定段赛。如果定上了,那么就是职业棋手,不管能不能以后成为世界冠军,至少这条路打通了。如果不幸考段失败,那么这类棋手最终只能背着业余棋手的名份,但是由于停止了学业,其中一部分也许可以拾的回来,但大部分最终只能选择教棋,或者说参加业余比赛捞取奖金为生。这也就是名义上的业余棋手,实际上,从事的还是围棋这个行业。因此,从这个道理上说,业余棋手实际上是二类人组成,一类是一路没有中断学业的,完全以围棋为兴趣爱好的,纯的业余棋手。另一类则是立志冲职业,但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冲上,最终不得已成为名义上业余棋手,实际上他们从事的行业还是围棋。
而那些有幸打上职业的棋手,现在生存状况如何呢?目前,每年打上职业段位的棋手有25个左右(个别业余比赛冠军可以申报职业,但是基本没人申报)。从等级分的角度,职业棋手分为活跃棋手和非活跃棋手,加起来超过500人。但真正能够在一线作战的,充其量也就100人左右。从收入的角度,只有下上围甲的主力,才能够拿到一份体面的,配得上职业的收入(税后不低于50万),这类人有多少,我没有精确统计过,但我觉得不会超过50人。也就是说,只有1/10的职业棋手,可以依靠比赛奖金过上体面的生活。其他的职业棋手,出路大概以下几条:1.教棋为生。2.开围棋培训机构或围棋相关产业,转行做老板。3.转行做其他行业。因此,有职业段位,和依靠下棋为生,也不能完全划等号。事实上大部分职业棋手,生活并不如意。因为很多职业比赛的大门只是对那些“优秀”的职业棋手敞开。而业余比赛不对他们开放,因此大部分职业棋手其实“无棋可下”。
了解完职业业余的概念之后,我们看看为什么现在职业业余制度为人诟病呢?一个字,钱。最近几年,围棋商业化的趋势愈发浓郁,很多企业也都打着普及围棋的名义,赞助各项业余赛事。各类公开赛的奖金水涨船高。目前每年冠军10万的比赛就有国学杯,陈毅杯,冠军5-6万的比赛大概10个左右,冠军1-3万的比赛不计其数。去年,马天王在2个月内,连夺5个比赛冠军,税前收入接近30万。王天王在前几年也连夺国学,陈毅杯,税前20多万。今年,更是出现了一个冠军奖金56万(税前70万)的比赛,赛后,200多万现金摆放在主席台上尤为耀眼。该项赛事甚至超过了很多职业赛事的奖金,令人咋舌。
一边是职业棋手无棋可下,另一边是业余赛事红红火火。如此滋生了2个奇特的现象。一是无人愿意申报职业段位。目前晚报杯,陈毅杯的冠军均可以申报职业初段,但多年下来,只有乔智健、胡傲华最终申报,其他选手全部放弃。其中,乔,胡二人因为年龄较小,还有能力在职业棋坛取得突破,其他人放弃职业的原因已不言自明。二是很多棋手选择了退段。在上世纪90年代,很多棋手选择退段参加业余比赛,不过随着职业门槛准入制度越来越难,几乎没有棋手退段。我由于大学毕业后在银行工作,职业棋手称号于我毫无意义,在2009年申请退段,算是最近十几年第一个退段的棋手。不过当年我的退段完全是工作所致,并非刻意参加业余比赛。事实上,我每年下的业余比赛很少,长日制的比赛基本从不参加,因此,我的业余等级分一直在200名开外。饶是如此,我今年暑假依靠周末的时间下了几项业余比赛,也获得了较为不错的奖金,甚至一度让我对主业和副业产生了怀疑。2015年以来,陆续又有几名职业棋手退出职业,参加业余比赛。其中较为有名的是王异新,他退出职业后仅仅几个月,便拿到2项全国业余赛事的冠军,奖金总计10余万,圈内纷纷称其为第五大天王。

2.韩国的职业业余制度

对于韩国的制度,我不如中国了解的那么透彻,只能说是略知一二。他们基本上采用的是院生制度。院生类似于我们这里的道场少年,但他们每年的入段名额只有8个。与我们这里不同的是,韩国的业余赛事,收入与职业相距甚远。当然,不仅是韩国,日本也是如此。他们的业余比赛压根就没有奖金,只有奖品。因此,他们的院生唯一的目标就是冲击职业。冲段失利之后,也仍然以职业为目标,直到超龄。至少,作为业余棋手,是很难依靠围棋养活自己的。那么,韩国院生的实力如何呢?应该说,和我们这里的冲段少年差不多。基本都有准职业的实力,我在弈城网,十多年来和韩国的院生下了数千盘棋(在YC我基本只和胜率较高的韩国9下,对方是院生的比例很高),互有输赢,既难以降段,也难以取得辉煌的连胜。
因此,从实力来看,中韩顶尖的业余在一个档次,而且基本代表了世界业余届的最高水平。这从最近十几年的世界业余比赛的成绩便可以看出端倪。但是,中韩业余棋手双方奋斗的目标不同。从面子上说,都是为了提高棋艺,但一个更多是为了奖金,另一个则是为了冲击职业段位。那么,单从这次比赛而言,中国棋手输了,可以参加下一次比赛,继续拿奖金,反正比赛多。比如白天王在深圳山之田和厦门黄金杯连续不敌韩国棋手之间,便获得了怀安杯冠军,又是一个5万以上级别的比赛。而韩国棋手基本没有什么比赛可以参加,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必须全力以赴。这不能怪棋手,更多的只能是制度滋生的产物。如果韩国业余比赛的奖金和中国一样多,我想他们的业余棋手也会逐步的中国化。

3.今后的发展构想

中韩国情不同,段位制度理所应当有区别。而且,制度本身并无好坏之分,只是,我觉得目前的情况下,很多棋手的段位和实际生存状况不太一致。存在着业余棋手不业余、职业棋手不职业的现象。少部分业余棋手忙于比赛捞取奖金和大部分职业棋手无棋可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想,这与赞助商们的初衷也许不太一致。
其实,我们有一个好东西,那就是等级分。其实城市围棋联赛已经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模板,这个比赛规定等级分排名150名之后的棋手可以参赛。我觉得,今后的业余比赛,应该统统的改为职业业余的公开赛。至于规定等级分排名多少之后可以比赛,可以根据比赛的奖金大小予以区分,毕竟奖金越高棋力越强,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样,一来大部分边缘化的职业棋手便有棋可下,二来业余棋手有更多的机会向职业棋手学习,三来业余顶尖与职业棋手之间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毕竟业余顶尖的棋力本身就不比很多职业棋手弱。这类的赛制,其实国内已有先河。扬州的棋协杯,从来就不限制职业棋手参赛,多年来,至少有20名以上的职业棋手加入到扬州棋协杯的舞台,这也带动了当地围棋突飞猛进的提升。今年的棋协杯,本土的职业棋手就多达3人,而他们很多也是当年棋协杯的受益者。而国学杯等一些重大赛事,开放了女子职业棋手,那为何不能再进一步,按照等级分,对部分职业男棋手开放呢?总之,我觉得有条件的对职业棋手开放部分赛事,无论对职业棋界,还是业余棋界,都能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二)    网选制度

这次的黄金杯,为何只来了2个天王?原因很简单,另外两个天王在网选中被淘汰了。胡天王接受采访的时候不是说了,网选淘汰他的棋手,可以让他一先。他们是有心杀敌,无心躲枪。
其实,关于网选的枪手问题,我前几年在给围棋天地写的长篇连载《我的网棋岁月》里面,就坦白的说过。当时我由于比较激动,直接将当年网选意外输的一盘棋,认定是对方找了枪手,并且指名道姓。结果,被人一纸诉状,最后只能落得公开道歉的下场。为什么,没证据啊。对一个不认识的棋手,我以全国大学生冠军的身份,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还是被轻取。这在法律上,无法证明对方请了枪手,人家回的很好啊,我这盘棋超水平发挥了。你又能如何?我当时和对方说,我让你3个,10盘棋你只要能赢我1盘,我就在全国棋迷面前公开道歉,人家不愿意,不和我下,我还是没辙。唉,亏我还是复旦大学堂堂的法学硕士,连谁主张谁举证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那只能老老实实的道歉。
话说回来,对方告我,是说我讲他请枪手,损害了他的名誉。其实,我真的被冤枉了。因为网选请枪这件事,我其实一点也不觉得丢人,我自己都公开说过,我做过枪手,也请别人做过枪手,因为我觉得请枪和诚信并无半毛钱关系。既然有这个网选制度,而且没有规定不许请枪手(现有的各种网选赛程上,基本都没有这个限制),那就是可以请,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嘛。当然,即使有这条限制,我觉得还是和没说一样,因为你没证据啊。所以,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写。请枪手已经成为网选公开的秘密。
就拿这次黄金杯而言,我其实也报名参加了,而且也请了一个围甲棋手做枪,因为我觉得以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可能通过6轮网选。但是,当我看见退段职业棋手不可以参赛这条之后,就放弃了。我知道,即便线上选拔出现了,也一定会被举报,与其这样不如自动放弃。据我所知,有一个著名的职业比赛世界冠军,在网选中被狙掉了。所以,网选的水多深,无需多言。胡天王说的没错,如果是网选出现的7名棋手VS韩国的7名业余顶尖,那么一定是我们获得碾压性的胜利。我觉得就算对方来了李世石、朴廷桓等7个顶尖职业,我们也有的一拼。
除了枪手,我们还不得不忽视一支力量,那就是电脑围棋。阿发狗已经证明了自己,据说ZEN19K的水平也能够战胜职业棋手。已经可以下载单机版的ZEN6,我的很多朋友都在YC试验过,可以上9,而且能够战胜一些面9。按照这样的发展速度,未来网选必然成为那些猫猫狗狗们左右互搏的舞台。
有人说,既然网选制度那么变态,那么不公平,为何各大比赛还热衷呢?还是一个字,钱。或许还可以再加上两个字,省事。网选嘛,大家用自己的电脑,花着自己的电费,用着自己的时间,和组委会没有关系。组委会只需要联系网站,开好房间,派几个网管记一下成绩就ok,多么简单多么方便。
那怎么办?不改也不是,改也不是,仿佛网选制度陷入了一个无休止的死循环。在这里,我想提出一个自己的设想,不知道是否可行。我所在的银行,一年要举办几十场视频考试。由总行统一出题,统一监考。各分行考试的时候,先把人统一集中到视频监考室,只需要打开视频,让总行看见每个分行的人在上面,每个分行还有一个监考老师就行。总行如果发现哪些行有问题,可以随时停掉他们的考试。以南京为例,除了南京分行本部,还可以对辖属的诸如扬州分行、无锡分行开通。如果他们有人参加考试,不需要来南京,在当地参加即可,总行也能够统一看见。
既然一个小小的企业都可以做到,诺大的中国围棋相关机构,是否也可以尝试一下呢。首先在中国棋院建立一套总的视频系统,然后对各省的省会城市进行对接。每个省会城市在当地的棋院或者相关场所,也准备一套视频系统,然后各省会城市再对辖属的下一级地市进行管理。今后网络比赛的时候,上海的棋手统一集中在上海,南京的棋手集中在南京,由中国棋院统一对比赛进行管理。一是审核选手的身份信息,二是审核选手是否在比赛中没有作弊。这些通过视频管理不难实现。
当然,中国地大物博,所属的城市也数量众多,一步实现这样的管理不太现实。我觉得可以分布实施。现在北京总部和几个大的省会城市建立视频系统,暂时不符合条件的,可以按照区域(如西北区,西南区),建立,待条件允许时再从长计议。实际上大部分网选棋手还是集中的大中型城市。比赛时,统一安排到当地视频室参赛,北京总部派人全程监督。这样的方案如果能够实现,基本可以杜绝枪手问题,也能够有效防范选手通过使用电脑作弊。总之,起步会比较艰难,但如果逐步成型,网选的公平性将会大大提升。
末了,我见到朋友在微信里和我说,黄金杯赞助商很受伤,决定明年不再邀请韩国棋手参赛。我觉得,这样的做法未免小家子气。办或者不办,那是企业实力问题,但既然办了,我觉得就应当体现中国企业的博大胸怀,输并不可怕,从哪里跌到就从哪里爬起!我强烈支持胡天王的建议,组织一次中韩业余的大对抗,多少台由韩方决定。我一定会在自己见到比赛通知的第一时间报名,不论输赢,只因自己对祖国、对围棋的挚爱,就让暴风雨再来的更猛烈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