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第四届上海大学生联赛札记(二)

第四届上海大学生联赛札记(二)


2016年9月23日                                   晴

留给工作人员的时间不多了。

距离第四届上海大学生围棋联赛开赛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而他们着手进行的这场自联赛创办以来的最大规模的改革,似乎才在匆忙中拉开序幕,不由得让旁观者为之捏一把汗。淡化竞技,重在参与,对于规则的全面修改和革新使得能够从本土其他围棋赛事中借鉴的经验少之又少。他们以美国、欧洲、日本等国的围棋大会作为学习的对象,但也面临着如何将这些前卫的赛制和理念本土化并推广开来的问题。与此同时,前三届联赛的积弊如同滚雪球般增长,组织结构的不完善,赛事管理的不透明,宣传工作的不到位……诸如此类问题就好像是给新一届的工作组设下了重重路障,每前进一分一毫都步履艰难。更何况要解决这些历史遗留问题,需要大量的人手,而工作组正处于新老交替,青黄不接的阶段,一个工作人员往往不得不身兼数职来应付爆炸性的工作量。可以说,此刻的他们,仿佛是几个人要在短时间之内从废墟中重建起一个大都市来——光是清理掉那些残垣断壁就够他们受的了。
   

值得庆幸的是,工作组的士气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相比于我这个局外人,他们更清楚自己所面临的困难,并且愿意尽全力去克服它,因为联赛承载了他们的所有理想和信念。他们中的每一个参与到联赛中的工作来,不是为了报酬,也不是为了荣誉,纯粹是为了理想而来,而上海大学生联赛正是他们每一个人的“理想国”在现实中的投影。但也正是因为所有人都倾注心血于此,使得工作组曾经一度陷入分裂的态势,因为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对于联赛的定义,最后自然是不欢而散。现任主席杜雨卿也正是在那一段动荡的时光之中接替的职务,所谓奉命于危难之间——倘若有机会,我愿意细细道来那一段故事。只不过现在正处于最为危急的关头,多余的回顾恐怕是不必要的。
   

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到工作上来。

在第一次筹备会议结束之后,主席除了再次明确各个工作人员的分工和职责外,还给出了一条苛刻的死线:限各部门在五日之内完成开幕式的策划案和竞赛规则的修订稿。如今五日已过,前者因为部分参赛学校的退出等客观原因而有所耽搁,后者则在工作组内的数次激烈讨论中勉强达成一致——争议的焦点是本次改革的核心,也是鲜有人在正式围棋比赛中尝试过的规则——棋份制。大方向上,工作组内分成两派,一派主张同部分正在尝试棋份制度的平台合作,来设计出一种基于合作方的等级体系和棋份制度;另一派则主张自力更生,可以适当参考他人经验,但是强调等级和棋份系统的自主研发和设计。而在细节方面,从数值到棋份阶梯再到总段位上限,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幸而有竞赛部部长,复旦男神龚子言同学力排众议。他主张自主设计,以尽量避免来自外部的干预和掣肘。但他并没有将时间浪费在说服大家的工作上,而是默默地综合了各方意见,并加以自己的计算和建模,潜心研究数日,终于形成了一套自洽且相对公平的棋份制度。于是主席大悦,争议遂平——至于规则的真正运行起来效果如何,恐怕只有到了赛场上才能见分晓了。至少就目前看来,它应该能禁得住时间的考验。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项规则的制定,算是上海市大学生围棋联赛迈出的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一大步,也推动着中国围棋比赛向更多元化的发展方向上走出了一小步。

【未完待续】

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