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我的网棋岁月14

我的网棋岁月14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前言

……


许有人要问,互联网究竟带给了你什么?如果用最简单的回答方式,只有两个字:围棋。昨晚,又和一位少年高手在野狐鏖战了4盘10秒后,时钟已经走过了12
点。从我在网上落下的第一颗子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这比我现在很多对手的年龄都要大的多。这15年,转战近10个对弈平台,鏖战了上万盘棋,发生
了数不胜数的故事。此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为何不把这些记忆保留下来?或许,既能给自己一份纪念,也可以为现在很多学棋的少年一些启示?于是,
我打开电脑,熟练的敲击着键盘……

(本回忆的主人翁乃作者本人,其他人物均与现实中相同,为尊重隐私,姓名用字母代替。所有网名都与现实相同,无虚构。)

十四、转战白莲教

清风联赛办了没多久,由于内部争斗不断,部分清风的网管另立门户,成立了弈城。也许现在提到网络围棋,90%的棋友的第一选择都是弈城,但如今的弈城,和当年大相径庭。在此,我姑且称当年的弈城是老弈城。老弈城没有对接韩国,也不能押分,和当初的清风相比,除了界面略有区别,其余基本雷同。不过由于离任的几个网管号召力较大,许多当年参加清风的帮派,都随清风来到弈城。由于帮派众多,加之新官上任三把火,辅之以高额奖金的刺激,第一节弈城围棋联赛呼之欲出!

此时,我被乌贼怂恿,加入了白莲教。加入时,我对白莲教一无所知,只听乌贼说,复旦围棋队的各大高手都加入白莲了。其中包括郭北、史老、乌贼等。日后,我和他们三位队友也组成了白莲的主力阵容。白莲的教主名字我已遗忘,只记得日常事务均有清源总巡负责。我们亲切的喊他老总。那时,白莲的出场费是一盘100,如果获胜,再追加100的奖金。这点钱也许对现在一年几十万的职业棋手而言,凤毛麟角,但当时却解决了我部分的生活费。

大学报到那天,我父母给了我一万元,作为我第一年的生活费。我信誓旦旦的承诺,这一万元是我最后一次要你们的钱!以后我就靠自己养活,绝不再要你们一分钱。现在看来,我的确做到了!但过程却历经艰辛,最惨的时候,我身上只剩下不到500元。总之,很长的一段时间,这对局费对我而言,都弥足珍贵。

言归正传,老总对我们着实厚道,除从不拖欠对局费以外,身在上海的他,还经常来学校附近看望队员。于是,复旦周围一些著名的学子餐厅,如夏朵咖啡、韩林烧烤等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有一次,在以4:0大胜某帮派后,老总在夏朵设宴,为我们庆功。乌贼一人点了4分BBQ牛排,并顺利消灭。看的我们几人目瞪口呆。我和郭北直呼,取消他本轮对局费!老总却一笑了之。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那届联赛高手众多,我们队虽由四名职业棋手坐阵,却胜少负多,排名一直处于中下游。后来,我方知晓,由国少主力组成的风雨会,也不过排名中游。这多少让我释然。在联赛结束后,老总还特地过来,对我们表示感谢。只是,这是我印象中最后一次见到老总。

联赛结束后,弈城忙于和韩国方面进行对接和系统升级,联赛方面草草组织,也导致了不少高手的流失。我们也不再参加类似比赛。如今,每当在QQ上看见老总的时候,脑海中仍不时浮现乌贼猛吃四份牛排时,我们间欢声笑语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