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我的网棋岁月18

我的网棋岁月18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前言

……


许有人要问,互联网究竟带给了你什么?如果用最简单的回答方式,只有两个字:围棋。昨晚,又和一位少年高手在野狐鏖战了4盘10秒后,时钟已经走过了12
点。从我在网上落下的第一颗子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这比我现在很多对手的年龄都要大的多。这15年,转战近10个对弈平台,鏖战了上万盘棋,发生
了数不胜数的故事。此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为何不把这些记忆保留下来?或许,既能给自己一份纪念,也可以为现在很多学棋的少年一些启示?于是,
我打开电脑,熟练的敲击着键盘……

(本回忆的主人翁乃作者本人,其他人物均与现实中相同,为尊重隐私,姓名用字母代替。所有网名都与现实相同,无虚构。)

十八、网吧情节

网吧,对许多80后而言,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场所。也许很多人觉得,常去网吧不是什么好的习惯。他们往往把网吧和乌烟瘴气等贬义词划等号。我的老婆如此,我最好的兄弟S也是如此,他们几乎从不去网吧。但是对我而言,网吧却有着特殊的含义。

刚上大学那会,我和郭北就常常在网吧里战斗。因为那时宿舍没有棋,而围棋队的场地也并非天天为我们开门。后来,乌贼加入了我们的战斗,或互相对弈,或去和其他人对垒,总之,去网吧成为我们保持状态的重要手段。到后来,在日月教、白莲教等参加的各项网络比赛,网吧更是我们的唯一去处。毕竟当年,作为学生而言,买电脑是极其奢侈的行为。

其实,网吧并未我们上网的唯一途径。学校的机房,甚至围棋队都有4台可以上网的电脑。但客观而言,学校机房关门太早,围棋队教室电脑的配置太差,在没有私人电脑的岁月里,只有网吧能够成为我们的港湾。刚才提到的魏兄和闻六,在上大学的前两年,更是以网吧为家。很多时候,课可以不上,网吧不能不去。每当找不到对方时,去网吧往往比去自修教室收到更好的效果。

还记得在09年,在硕士即将毕业时,我在收拾行囊的过程中,无意中发现了7张VIP卡,都是复旦周围各大网吧的。他们中,有的还在继续营业,有的早已关门大吉。不仅在学校,每当回到南京,和兄弟们聚会时,除了饭店,网吧是不好喝酒,不喜唱歌的我们最佳的去处。这里不仅经济实惠,而且,这里能够找到我们共同的爱好——围棋。说来可笑,如今,已是银行白领的我,还常常利用中午的二个小时短暂的休息时间,去网吧酣战一盘。其实,我办公桌上的电脑,并非不能对弈,但无论如何,找不到当年的那种感觉。很多时候,杀完一盘回来,比午睡二小时还清醒许多。这个秘密,没有一个同事知晓,因为它只属于我,只属于我的那点点“特殊”的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