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我的网棋岁月20

我的网棋岁月20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前言

……


许有人要问,互联网究竟带给了你什么?如果用最简单的回答方式,只有两个字:围棋。昨晚,又和一位少年高手在野狐鏖战了4盘10秒后,时钟已经走过了12
点。从我在网上落下的第一颗子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这比我现在很多对手的年龄都要大的多。这15年,转战近10个对弈平台,鏖战了上万盘棋,发生
了数不胜数的故事。此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为何不把这些记忆保留下来?或许,既能给自己一份纪念,也可以为现在很多学棋的少年一些启示?于是,
我打开电脑,熟练的敲击着键盘……

(本回忆的主人翁乃作者本人,其他人物均与现实中相同,为尊重隐私,姓名用字母代替。所有网名都与现实相同,无虚构。)

二十、打9D的日子

第一次进入网站,需要一个账号。起什么名字呢?那时候,处于热恋中的我,毫不犹豫的用了她名字的其中一个字。于是,南公主这个名字诞生了。至少,早期的TOM迷们,对这个名字应该不会陌生,不过,已经7-8年没登录的我,这个号现在是否还在,已不得而知。当时,最高可以注册的段位是5D(后来只有3D)。他的升降机机制和以往的对弈平台也不甚相同,5D以上,是任意20盘胜15盘升段,如果全胜,是可以跳段的。(因时间久远,可能与最初的升降级机制略有出入)由于网站刚开始运行,只有一群5D互相混战,很快,有了6D,也有了7D。但是,谁能够第一个打上9D,成为TOM初期最令人瞩目的悬念。

不可否认,我有着极强的好胜心。面对这样的荣誉,我马不停蹄的开始了自己的TOM之旅。6D,7D都是迅速上位,但在7D里面,由于当时都是顶尖高手的博弈,我栽了几盘。很快,我发现有人上了8D,那时我还在7D苦苦奋战。此时,当年让我加入日月教的兄弟,王兄告诉我,他有一个账号,已经是8D,但近期他要留学日本,无暇登录,准备送我。我当然求之不得,于是,南公主之外,天天郁闷这个账号也被我收入囊下。那时候7D很少,8D更是凤毛麟角,找一个合适的对手比登天还难。我夜以继日的奋战,最终打到了11胜4败。只需4盘,我便可以打上9D。但是风险也不小,如果后面我不小心再输2盘,将意味着前面的很多胜利付之东流。此时的我,想到了我另一个兄弟,W。当年与我并肩作战的旅游团兄弟,如今已是南京师范大学的莘莘学子。他此时在TOM的号是6D,名曰笑面书生,多有诗意的号啊! W起名的思路极其特别,在后来的弈城,我曾经用了2句话,把他5-6个9D号全部收入囊中!

万幸的是,那时候,8D和6D下让二子棋,也算升降级对局。其实,这个规则也就在TOM存在的前几个月有过,很快,升降级对局仅限同级别段位或相邻段位之间对弈。按照实力,我让W二子,纯粹找死。但那时候,为了打9D号心切,我便恳求W放我4盘。他爽快的答应。现在想来,那4盘棋就是假棋啊!但是那时我的思想很单纯,只是想打上9D。于是,2小时之后,TOM的天天郁闷9D诞生了!不过,遗憾的是,在我之前几小时已有一个账号打上9D,具体名字我已忘记。唯一肯定的是,天天郁闷是TOM的第二个9D。

首位9D之争尘埃落定,我却没有停下脚步。我开始奋力打南公主的号。由于后来TOM的账号越来越多,打9D难度也降低不少,最重要的是,你能找到对手。不几日,南公主成功升9。在当时,全TOM不超过10个9D的情况下,我能拥有2个9D,还是相当自豪。虽然其中一个升级的过程并不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