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驳《讨论当前业余赛制的合理性》

驳《讨论当前业余赛制的合理性》

   

看了那篇《讨论当前业余赛制的合理性》后,本书记就像某网友的跟帖一样,只觉得“怨念满满,不知所云”,再仔细拜读,才知道作者是很有所云的,但是其所云背后的论证实在是令人痛感中国小学不开逻辑课的恶果累累。原文传送门
   

作者开篇就气壮山河的宣称:“禁止职业棋手参赛(特指业余比赛),是最大的不合理”。这种话怎么好意思说的出来的,还居然说是歧视,还拿NBACBA两个水平不同的职业联赛说事,根本是在瞎比比。任何比赛都不是完全开放的,都有一定的限制性,与歧视无关。有的限制是隐性的,不言自明的,比如奥运会不许动物参赛,围棋比赛不许靠打架获胜等等。而有些限制却是人为规定的,比如海王中学比赛只限本中学学生参加,五岳剑派争掌门只限五岳剑派的人参与,马上要举办的上海5段精英赛,也没听说哪个业6或者职业棋手吵吵闹闹说不让他们参加就是最大的不合理,是歧视。《笑傲江湖》里五岳剑派比剑夺帅,桃谷六仙竟然提了少林方丈做候选人,其思路和作者岂有此非一样哉?只不过桃谷六仙知道自己在搞笑,所以打了个“少林五岳派”的补丁,而作者在红果果要飞象过河。
   

其实作者的中心思想,在当中一句话,不够显眼,我先把他提炼出来,曰:“高奖金比赛理应拥有更高水平的参赛选手”。这话怎么理解?君看到过动物园的狮子乎?庞然大物也,看到隔壁笼子里的小狗小猫为了一根小骨头打来打去,真是可怜啊可怜。可是一旦这骨头够大够肥,狮子也会拉下脸皮去抢的,这时候就埋怨动物园长为什么要拿个笼子隔开的,笼子就是最大的不合理,就是歧视。其实去掉笼子很容易的,只要主办方同意就可以了。比如黄金杯,只要主办方愿意,当然可以让职业棋手来参加的,就是不能叫“黄金杯业余大赛”了。本来这就是一个case by case的做法,每个主办方各有考虑,作者漫无目的地嚷嚷不合理基本就是学金三胖在隔空打米国。
   

顺便说下,作者说起话来怨念与酸味齐飞,比如“设置了不错的奖金,阻止高手参赛,这就很奇怪了。”我实在看不出来这有啥奇怪的,人家出钱设置了不错的奖金,就一定要让所有高手参赛,这是哪门子说法?别说业余比赛啦,谷歌就邀请李世石一个人和阿法狗比赛,你再酸再觉得歧视和不合理也只有洗洗睡了,套句网络常用语,“你以为你是谁”?
   

跟着作者开始探讨不当行为的原因啦,我本来以为原因不外是名利和德行,没想到作者是喷积分制,捧淘汰制。其实这两种各有利弊,积分制固然有集团作战之弊端,但也可以最大限度的消除抽签的偶然性和作弊可能,淘汰制。。。中国乒乓羽毛球队的丑态大家也都看到了。其实业余比赛采取积分制,一方面是为了大家下棋尽兴,除了几个拿奖专业户,谁愿意下一盘就淘汰滚蛋回家?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平衡那些棋力相差很大的汽油参赛,比如世界业余围棋大赛,从第一届到现在一直用的就是积分制。
   

作者其他的奇谈怪论很多,比如一会儿关心起业余棋手来,怕他们下棋太多,“来得及赶回去上班么”(人家参赛当然做好安排,来不来得及管你P事),一会儿又歧视起业余棋手来,直接说“我是业余棋手,我不需要保护”(不论职业或者业余棋手都需要保护的,都需要一个公开公正的比赛环境,又不是丛林社会),反正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连这种怪声音都叫得出口,我就不一一驳斥啦。
   

作者最终的王道是“世界级别的职业业余混合公开赛”,我理解似乎是混战,职业比赛业余棋手也可以参加,业余比赛职业棋手也可以参加,这话说了也白说,反正主办方想怎么定就怎么定,我们管不着。但是如果主办方定的是业余公开赛,那么哪怕奖金再高,作者再作怨妇状,恐怕职业棋手还是只能看着奖金干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