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日本围棋文化之旅(五)

日本围棋文化之旅(五)

本文转载自微信号思思嗯嗯,作者刘思恩、丁弘

顶楼放一张在东京吃螃蟹宴的照片。一眨眼上海居然也到了吃螃蟹的季节了。访日活动是四月下旬,我动笔写这个连载是五月底,写到今天最后一期,一共花了半年时间。人生如果能一直这么慢悠悠的该多好!
 
接上回说到,第二天的比赛,是日本超一流棋手武宫正树、石田芳夫领衔,和我们下两轮对抗。每轮职业棋手出三人,每人一对二。第一轮的比赛我们业余棋手0:6惨败。然后新婚燕尔的女棋手下坂美织有事先告退,由孔令文替代,继续下第二轮。
 
如上回说到,当打之年的二流职业和女棋手,其实棋力和超一流棋手差距不大,甚至很可能比六十岁后的老年超一流棋手更强。我们这次对孔令文和下坂小姐有些轻视,是第二天交流比赛吃鸭蛋的主要原因之一。
 
第三场(即第二天的第二轮)对局形势:
孔令文让3子金伟宁
孔令文让3子赵强
石田芳夫让4子刘思恩
石田芳夫让2子李翀洵
武宫正树让3子谈詠诗
武宫正树让3子丁弘
 


孔令文让3子金伟宁
 

金伟宁这局,前半盘下的很顺利,至上图黑96时,白上边到右上角一带被黑冲杀的稀里哗啦,黑明显大优势。此时白右上已死,但仍走了97、99、101试探黑的应手,然后走个103扳。这一系列的心理战体现了上手的狡猾。此时局面还早,如果白冷不丁地去走个103位双先官子,黑肯定要警觉,但前面走几步浪费劫材的傻棋后,再走103,黑就有骄傲自满情绪,神经就钝化了,一粗心在104挡,结果被白105位出棋。
 
这块白棋被连回后,黑上面出现很多坏味道,加上时间又紧,被白逐一突破,惨遭逆转。
 


孔令文让3子赵强
 

对上手一贯毕恭毕敬的赵强,好像对孔令文还是有点轻视的。受三子的棋,黑的第一手居然下在了天元。

现在我们一致公认,当打之年的职业棋手,可以很轻松让我们这种水平的业余选手4到5个子,这和他是超一流还是普通职业棋手并没有关系。所以人家愿意让3子和我们下,应该是我们受宠若惊。
 

赵强下受子棋时,惯用亦步亦趋的保守战法,这种策略我觉得不管从胜负还是从学习角度,都不可取。“乌龟战术”在本局尤其的吃瘪。孔令文下得闲庭信步但处处领先一点点,下到上图白87拆时,全局实空已经很接近。无奈之下赵强发力在88位点入,企图破坏下面白虚空,但孔令文回应一个89位的发力突袭,使黑方局势骤紧。
 

这是最后的局面。黑在白棋紧逼下,左上只好选择大亏的转换。白取得先手后在右下113位扳,黑点入一子几乎无疾而终。这时即便黑方换个职业棋手来下也不行了。赵强愤然在左上挑起劫争,但交换两个回合后,黑居然找不到合适劫材,只好投子认输。

 
给初级棋迷的科普:石田芳夫是何许人也?

有人说“六超”里没有石田芳夫,这话对、但也不对。

石田芳夫,1971~1975年日本围棋界无可争议的第一人。他年仅22岁时就击败林海峰,夺得本因坊头衔。三年后又成为坂田荣男、林海峰之后第三个名人+本因坊两大头衔同时拥有者。因为本因坊五连霸而获得名誉本因坊,称二十四世本因坊秀芳。在他前面有二十二世本因坊秀格(高川格)、二十三世本因坊荣寿(坂田荣男),在他后面就只有二十五世本因坊治勋(赵治勋)了。石田九段是非常以此为傲的,给我们签名都是“二十四世本因坊秀芳”。
 
石田芳夫从小就天资过人,但业余爱好也有点偏多,除了围棋,麻将、唱歌也是近乎职业水平,所以只统治了棋坛五年就成绩速滑。后来武宫等年龄和他差不多的棋手风光鼎盛时,新棋迷已经不大听到石田芳夫的名字了。所以后来记者炮制“六大超一流”时,石田没有被列入。
 
1976年,初露锋芒的聂卫平在日本战胜过一次刚从巅峰跌落的石田芳夫,这局棋在聂棋圣终身难忘的棋局里排得上前十,由此可见石田芳夫曾经的棋坛地位。

 石田芳夫让4子刘思恩

由于上一盘败给下坂小姐,本局面对超一流老法师,我还是老老实实先放了4子。在受3子以上的棋中,我很喜欢快速抢占星位的策略,这可能受到梶原武雄的让子棋教科书的影响。
 

布局至38手,黑右下大模样看着赏心悦目。但按我现在回头看,或许并不是被让4子时最佳的策略,因为目前黑扎实的空并不多,隐隐有和白棋对围的架势,这对下手是不容易掌握的局面。最后在石田擅长的小巧功夫敲敲打打之下,黑棋漏洞百出,加上误算连连,输的很惨,回来后痛苦的连谱都复不出了。
 
这盘棋总体发挥欠佳,根子原因是时间太紧。其实我平时在网上下棋以快棋见长,对付水平接近或略低的弈城5段左右对手,越是快棋胜率越高。但这也说明我的棋靠气势和心理战获胜的因素较多,而疏于严密的计算和套路,经不起推敲。这导致我和高手下快棋时就发挥很差。
 
职业棋界也是同理,下慢棋时非常磨叽的赵治勋、武宫正树,在快棋赛中却屡屡折桂;相反慢棋中下的很快的聂卫平、罗洗河这种感觉派棋手,正式快棋赛里却缺乏突出表现。
 
我这盘棋输的太快,完事后石田芳夫认真去对付李翀洵了,我就没事干到处逛逛。一会儿后石田芳夫居然亲自跑到对局室外,东张西望地来找我,然后像学校里的教导主任一样,把我这个“差生”抓回去复盘了。原来日本职业棋手的收费指导棋,必须有复盘讲解环节,日本人的敬业和刻板精神由此可见一斑。
 
 
石田芳夫让2子李翀洵
 

李翀洵当时就在我左手边和石田芳夫下这盘棋。我偷眼瞄到开局时李翀洵在右下角走出了中国古谱中的“金井栏”,石田好像准备不足,频频长考。下到54手时的结果,感觉黑棋两边实空丰满似乎不错。但白棋能中腹提子突破黑的包围,增加局面复杂性,从让子棋中上手的角度也属可以接受。
 

李翀洵不愧是我们团里的第一高手。在只受二子而且时间紧张的情况下,仍和石田芳夫纠缠百手,呈不分上下的胶着状态。但上图的黑102有点耍手筋过度了。此时只能在A位接,之后可以苦活,全局不落下风。实战这里大块做活失败后,老李应付几手后悻悻地早早认输。
 

局后石田芳夫给大家的扇面题字,但没看懂写了什么。。。。。。

 
武宫正树让3子谈詠诗
 

谈詠诗的高目“关根定式”在上一局被石田芳夫批评,所以这局他老老实实放了三个角部的星位,没有再祭出骗招自取其辱。

下到中盘,谈詠诗的78点入是凶狠的好棋,被武宫表扬。但随后,白83跳出时,武宫认为黑应简单A位提通,全局尚有受两子的优势。实战黑棋冲断后开劫太冲动,并无合适劫材为继。
 

这是黑劫败后的结果,白提通后巨厚,而黑在下方一手吃不住白,最后被白侵消的七七八八,惨不忍睹。

 
武宫正树让3子丁弘

丁弘是这次访日活动最起劲的参与者之一,武宫正树也是他一开始就强调一定要碰的超一流棋手。最好的放在最后,果然下出一盘名局。
 

丁弘这盘是“关公面前舞大刀”,故意和武宫正树飙起了“宇宙流”,一开始还挺像模像样的。但上图黑44局后被武宫婉转批评,他建议在45位打,一路压过去,方得宇宙流的精髓。
 

丁弘这盘发挥出十成功力,到中后盘形势依然领先。武宫正树可能名气太大,碰上他的选手们都战意浓浓,发挥出色,所以两局棋都让武宫老师苦思冥想。上图是本局的精彩场面。丁弘感慨说:早知道下面大空要出棋,黑108就下在左上109位更实惠了。武宫正树经过长考后,突然变身赵治勋,猛烈地在111位打入。丁弘局后仍嘴硬说,如果冷静地在A位吃住,相信白棋是没法在下面做活的。
 

实战白利用黑118位的弱点,在113、117两步托,精确挖出一小块活棋,确立了胜利。
 

局后武宫正树给大家的扇面题字:“神游”。
 
武宫和我们下完棋、摆拍合影后,匆匆告辞,居然说要去跳舞了。

武宫正树在中年事业巅峰时,就是出名的爱唱歌爱跳舞。有些棋手一心二用耽误了事业,有些人却没啥影响,武宫就是后者,聂卫平就是前者。武宫业余无非是爱歌舞,赵治勋无非是爱高尔夫,而老聂的问题不是一心搏二兔,而是搏了十几只兔子。

封面为我们离开日本棋院时的集体照。这次和超一流的交流活动非常圆满,尤其是第二天被超一流棋手领衔以0:12碾压后,大家心服口服,不仅对日本职业棋手的高超棋艺无话可说,更对他们在收费服务时的敬业精神和对爱好者的尊重表示折服。
 秀一下此行收获最大的宝贝,谈詠诗和金伟宁两人买的围棋盘(2吋厚,说棋墩还不够格)。

日向榧棋盘可能算是榧木材质最好棋盘了。它来源于日本宫崎县(日向)出产的榧木。该地地处九州岛山区,由于岩石地带多,土地贫瘠,树木生长的周期就长,因此这里的榧树年轮很细,木纹鲜明。将榧木制作成棋具最难的是干燥技术,由于榧材比较娇气,如果没有干燥到位,很容易变形开裂,而采用所谓烘烤干蒸等工业方法可能情形更糟,故一般取材后要干燥十几年才能制作,再加上后期的工序等,有的甚至需要数十年才能产出一块。因而市面上新榧棋盘价格便宜,而名贵本榧价格之高,非铁杆棋迷很难承受。现在宫崎县政府已经严禁采伐山区榧木,因而目前市面上的日向榧棋盘是做一块少一块,更显珍贵。正因为榧木棋盘制作耗时太长,所以在日本制作榧木棋盘的人家基本上都是家族代代相沿成习。
 
“一如”是吉田棋盘店二代目棋盘师吉田寅义的号,他的太刀目盛号称全日本第一,他亲手做的棋盘当然也是难得的珍品,何况还有木谷门下四大高手的亲笔签名呢!这两块棋盘可以留做两家的传家宝了。

 
补记:强烈的努力
 
丁弘有个宿愿,想去拜偈藤泽秀行先生墓。四月二十三日休战日,丁弘去打听秀行的落葬地,结果被告知秀行先生海葬了,没有墓地,在小坚照崎神社有个灵位。于是,丁弘代表我们各位棋手去神社“朝圣”,向秀行先生的灵位献花。
 

丁弘不通日语,那天孤身一人能找到这个地方,堪比玄奘取经。虽然我最崇拜的日本棋手不是藤泽秀行,但是丁弘的一片心意还是让我和其他团友非常感动。

非常雅致的一个角落。我死后如果也能有这么一方三平米的土地就好了。只能祈求上海经济崩溃,地价暴跌了。
 

回国后丁兄发表了一篇“弘”文,不仅怀念了藤泽秀行对中国围棋手的无私帮助、称藤泽秀行是“中国围棋之父”,也回顾了八十年代日本对中国在经济上的援助和文化上的影响。当然在现在的网络环境下,可想而知这种哈日的文章会引起很多非议。
 
人生漫长百年,在历史书里可以写很多页大事记。所以动辄说自己热爱一个国家,或说自己仇恨一个国家,都是很轻率很可笑的。然而人生又是短暂的一瞬,有些美好的东西,我们确实可以发自内心的说,我就是会热爱一辈子,就像围棋,就像给棋迷们的青少年时期带来深刻烙印的日本围棋文化。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qrcode.b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