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我的网棋岁月24

我的网棋岁月24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前言

……


许有人要问,互联网究竟带给了你什么?如果用最简单的回答方式,只有两个字:围棋。昨晚,又和一位少年高手在野狐鏖战了4盘10秒后,时钟已经走过了12
点。从我在网上落下的第一颗子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这比我现在很多对手的年龄都要大的多。这15年,转战近10个对弈平台,鏖战了上万盘棋,发生
了数不胜数的故事。此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为何不把这些记忆保留下来?或许,既能给自己一份纪念,也可以为现在很多学棋的少年一些启示?于是,
我打开电脑,熟练的敲击着键盘……

(本回忆的主人翁乃作者本人,其他人物均与现实中相同,为尊重隐私,姓名用字母代替。所有网名都与现实相同,无虚构。)

二十四、胖子帮的岁月

通过网络,我认识了众多的棋友。其中可谓酸甜苦辣,五味杂陈。其中,有一位棋迷给我留下了至深的印象,他便是联众的方胖子。

方胖子,虽是福建人,但与南京颇有渊源。他是东南大学的第一批建筑系毕业生。(东大原来叫南京工学院,1988年更名为东南大学),毕业后回福建从事建筑行业,并在90年代初期,市场经济崛起初期捞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随后,事业蒸蒸日上。在21世纪初期,已是某建筑公司的合伙人。他和广大棋迷一样,在80年代中期,随着聂旋风的影响下走进了黑白世界。

不过他本人,到时候更加热衷于组织。在联众玩久的他,组建了一个帮派——胖子帮。这与他的网名,方胖子不无关系。其实方胖子以前并不胖,他也是和众多发达的人一样,人到中年,事业有成,应酬增多,可以说是典型的中国式胖子。由于他热情,豪爽,领导有方,胖子帮一度成为联众著名的帮派之一。胖子帮其实只有一个帮规,就是网名必须包含胖子二子。于是,联众各大对弈厅里面,时常能够看到诸如好胖子,坏胖子,大胖子,小胖子,胖子中的胖子等各类千奇百怪的胖子帮成员。

说到和方胖子的认识,还颇有巧合。那时的我,早已退出联众。但由于我爱好广泛,不时会去联众下四国或者打拖拉机。一日,在四国连遭打击的我,心情十分郁闷。便冲进围棋房间准备拿棋迷发泄。那时的联众,高手基本绝迹。我这个8D的账号,已然是一名超级高手。恰好,我那轮的对手便是胖子帮弟兄。那盘棋的对手应该是数一数二的胖子,无数的胖子们为其呐喊助威。方胖子也在其中。结果,我三下五除二轻取对手后,方胖子向我抛出了橄榄枝。“加入胖子帮吧,平时和弟兄们下下指导棋,如果与其他帮派有活动,你也可以派上用场。”就这样,我也成为了一名胖子。

那时候,方胖子正好要在上海开分公司,日常工作都在上海。我和他经常见面。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什么叫富人。虽然,和现在的那些富二代们不可相提并论,但在当时,作为学生的我,真的是开了不少眼界。方胖子十分挑剔,非好馆子不下,非好菜不点。每次和他吃饭的花销,都在四位数,在当年的上海,人均500的消费着实不低。饭后,他必吃一个哈根达斯,我也跟着沾光,第一次品尝了这冰淇淋中的爱马仕。就连和他一起上网的花销,都接近三位数。总之,最好的机器,最好的包间必不可少。当然,他对我也非常够“兄弟”。他会根据一段时间我帮胖子们指导的次数和对外的战绩,给我数量不菲的“劳务费”。虽然这点钱在他面前不值一提,对我却是及时雨。可以说,我大二的一年,基本是靠方胖子的自助生活的。这期间,方胖子还带我参加了他们大学的同学聚会,让我认识了众多设计院院长和著名的设计师。耐人寻味的是,或许是和胖子们在一起的时间吃的太好,那一年,我足足长了20斤。

胖子帮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他们帮有一个著名的字,叫做:昂。这个字在胖子帮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任何场合,你都可以用这个字。见面打招呼,昂昂昂!下棋时候帮忙加油,昂昂昂!结束了再见,还是昂昂昂!别人问问题,可以的话,昂昂昂,不行的话,NO,昂昂昂。后来想想,忍俊不禁啊!也许,这是胖子们用特有的形式,表达一种对图腾的崇拜吧。那图腾中的动物,无论表达什么意思,都用这个字呀!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方胖子不久回到福建。由于工作日趋繁忙,彼此间联系少了很多。我和胖子们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不过几年后,当方胖子在QQ上和我打招呼时,我仍然毫不犹豫的敲上了三个字:昂昂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