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我的网棋岁月27

我的网棋岁月27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前言

……


许有人要问,互联网究竟带给了你什么?如果用最简单的回答方式,只有两个字:围棋。昨晚,又和一位少年高手在野狐鏖战了4盘10秒后,时钟已经走过了12
点。从我在网上落下的第一颗子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这比我现在很多对手的年龄都要大的多。这15年,转战近10个对弈平台,鏖战了上万盘棋,发生
了数不胜数的故事。此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为何不把这些记忆保留下来?或许,既能给自己一份纪念,也可以为现在很多学棋的少年一些启示?于是,
我打开电脑,熟练的敲击着键盘……

(本回忆的主人翁乃作者本人,其他人物均与现实中相同,为尊重隐私,姓名用字母代替。所有网名都与现实相同,无虚构。)

二十七、“新弈城”异军突起

记得某一日,还在TOM奋战的我,突然接到永永的电话,他在电话里激动的对我说,弈城有了新的版本,界面和TOM差不多,不过却和韩国网站对接,上面有很多韩国高手。我一听,心中突然有种莫名的兴奋,毫不犹豫的下载了新弈城的软件,果然发现,它的图标和TOM如出一辙,与老弈城却有天壤之别。进入界面后,有韩国高手房1-3的选择,不过显然韩国真正的高手都聚集在韩国高手房1中。

由于弈城刚更新版本,知道的人并不多,因此那时候该网站还是韩国棋手的天下,中国的高手少之又少。不过几年后,事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今的弈城早已成为中韩二国顶尖高手网络对弈的唯一平台。而且大家对彼此的账号都心知肚明,网络围棋的神秘感已不复存在,网络围棋和现实围棋的距离早与从前不可同日而语。

毕竟新老弈城是一家,界面改了,账号却没改。可是,由于老弈城的9D实力太弱,根本不是韩国顶尖高手的对手,所以他们对老弈城的账号采用了降3段录用的策略。战绩全部清零,段位降3段。朦胧中,我想起来当年在弈城参加联赛时,用过白莲逐鹿王的账号,密码虽已记不清,但知晓大概范围。好在网络围棋账号不似银行卡,密码试错3次没有被锁的危险。在实验了10多次后,白莲逐鹿王在新的弈城中登录了。那时的我,从9D降为了6D,战绩也都是0。于是我再一次开始了打号的历程。

这次打号的历程比想象中的繁琐很多。韩国的7D、8D们远比想象中的强大。我尽管已十分小心,还是在7D时便折戟沉沙,按照弈城的升段规则,7跳9需要20连胜,这也意味着,我输1盘棋,只能老老实实升到8,然后再赢15盘才能到9,这比直接跳段,至少要多赢10盘。经过几天的奋战,我还是跌跌爬爬的将白莲逐鹿王重新打回9D,不过打上9D时,已经输了6盘。在当时,由于9D较少,很多人判断强9和弱9时,打上9之前的战绩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果你上9之前还保持处子之身,那往往是一名强9,而那种打9之前便伤痕累累,又常在8-9之前徘徊的账号,韩国高手们看都不看一眼,想与他们对局,难于上青天。

白莲逐鹿王,虽然在上9之前输过6盘,但不算太差。毕竟许多棋也有轻敌因素。在我轮番挑战后,终于有一个韩国9D同意与我一战。当时的中韩之间还没有英文账号作为关联,那是韩国账号显示在中国棋迷面前的,往往是一种特殊的乱码。就是字仍然是中文字,但都特别奇怪,也许只有计算机高手才能解释这种乱码的出处。当时,韩国的棋手的乱码我还能记得一二,“傍炉练气”是曹薰铉,“具府乐促”是睦镇硕。由于不久之后有了英文账号的链接,所以现在的棋迷们可能不知道当时的乱码情节,不过我相信老的弈城玩家,对于上述名字还是颇有感情。

我的第一个对手,乱码名字叫做“欧捞飘”,这算是一个韩国准强9,水平应比我稍强,偶尔也赢过顶尖9段。由于是在新弈城的9D第一战,也是和韩国棋手的第一战,对局的内容我还记忆犹新。这盘棋,我一直处于被动,虽然被对手压制,但也并非没有机会,中盘时候我抓住对手一个失误,一举扭转了战局。可惜,我一向孱弱的官子,关键时候再次拖了后腿。只记得处处被对手便宜,心有不甘却有无可奈何。最终,黑棋盘面8目,按照韩国规则,我以1.5目饮恨。虽然输了弈城的9D第一战,但这盘棋给了我一定的信心,韩国棋手并非不可战胜。也许是这盘棋的内容尚可,我在9D里站稳了脚跟。不时会有一些韩国强9与我交锋,战绩虽然胜少负多,但白莲逐鹿王的名气却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