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我的网棋岁月29

我的网棋岁月29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前言

……

也许有人要问,互联网究竟带给了你什么?如果用最简单的回答方式,只有两个字:围棋。昨晚,又和一位少年高手在野狐鏖战了4盘10秒后,时钟已经走过了12
点。从我在网上落下的第一颗子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这比我现在很多对手的年龄都要大的多。这15年,转战近10个对弈平台,鏖战了上万盘棋,发生
了数不胜数的故事。此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为何不把这些记忆保留下来?或许,既能给自己一份纪念,也可以为现在很多学棋的少年一些启示?于是,
我打开电脑,熟练的敲击着键盘……

(本回忆的主人翁乃作者本人,其他人物均与现实中相同,为尊重隐私,姓名用字母代替。所有网名都与现实相同,无虚构。)

二十九、神秘人物

某日,我和gggggg下完后,突然接到一条神秘的短信,问我要不要卖银子。虽然在TOM的时候,我就知道TOM币有着现实的买卖,最初大概是100元买3500万TOM币,但那时我专注下棋,对TOM币一无所知,到后来离开TOM时,我还没有卖过一次。但是在弈城,情况有了根本性的变化。由于我的对手是韩国人,而且双方战绩都比较优秀,押分的棋迷与TOM不可同日而语。短短的几天,我就抽水了4亿多弈城币(以下简称弈币)。在当时的规则中,棋手每赢一局棋,可以获得押分总额的2%作为抽水。后来我自己测算过,2%只是税前收入,弈城网站还要收一定的税。真正到棋手上面的份额大概在1.6%左右。也就是说,如果一局棋,你的押分总额达到100亿,那么如果赢棋,你会拿到1.6亿作为赢棋奖励。这种奖励激励着棋手下好每盘棋。虽然说,100亿的押分总额对我是奢望,但在当时,每局10多亿还是有保证的。

在当时的弈城,棋迷们除了可以压围棋,还可以压单双。到了后期,甚至可以压足球联赛,NBA联赛等各类体育赛事。最夸张的是,我记得某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还开了2位候选人的赔率给大家压。总之,各类押分层出不穷。于是,大多数棋迷为了能够享受押分的快乐,便走上了购买弈币的道路。但官方的价格较高,平均1亿弈币要花接近200元人民币,因此,棋手们抽水获得的弈币,变成了棋迷购买的捷径。在很长时间内,购买棋手们弈币的价格定格在了100元1亿弈币。其实这也很公平,这相当于弈城给棋手们的劳务费得到了现实中的解决,而棋迷也得到了比官方购买更多的实惠,可谓双赢。但棋手的弈币如何才能给需要的棋迷呢?这便有了中间人的出现。

刚才说到,那位给我发信息的人问我是否要卖币,我就问他,怎么卖?他回答说,找诚信交易行啊!诚信交易行,便是这位神秘人物的网名,在弈城的早期,诚信交易行可谓在弈城叱咤风云,呼风唤雨。以至于,和他结交多年的我,都不习惯喊他真名,而是以诚信代之。待后来大家彼此结为兄弟后,信哥变成了我对他唯一的称呼。

信哥,和我同乡,南京人氏。说起他的职业,估计大家都不敢相信。这位赫赫有名的虚拟币卖家,居然是公务员。他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在大学时迷上了围棋,棋力大约有3-4段。不过此人聪明之处不在于下棋,而在于对形势的预判,在发现弈城等网站具有押分功能之后,他就将重点转移至虚拟币的买卖,成为弈城中间人。虚拟币的买卖,最令人棘手的便是诚信问题,因为必须要有一方首选信任对方,交易方能完成。也意味着,后交易的一方,面临着血本无归的风险。相信许多客户都有着被骗的经历,不过信哥认为,正因为有这样的风险,所以做好了才有更加重大的意义。他无论是对棋手还是对客户,都将诚信放在首位,即使卖给客户的银子因为封号等原因而取消,他也会如数返还。很快,他便积累了大量的客户,几乎当时民间的买卖,都要通过他来操作。现在在银行工作的我常常会想,要是信哥当年不去做公务员,而是在银行做客户经理,估计早就当上行长了。

不仅如此,信哥还组织民间单双。民间单双,就是二个9D账号互相下棋,在下棋之前,就告知各位棋迷,本局是单双,胜负将根据棋迷报的数字决定。和官方单双规则一样,但是信哥每次都会将抽水所得通过发红包的形式,返还给棋迷一部分。于是,弈城出现了壮烈的景观,每到夜深人静时,虽然没有强9的对局,但弈城大厅仍热闹非凡,棋迷们纷纷期待着民间单双的到来。也许是民间单双的成功使得部分投机份子看着眼红,许多人也模仿信哥弄起了民间单双。但他们很多人却暗中派人加大投注额压某一方,最后通过篡改结果的方式,谋取私利。这种行为使得民间单双很快声名狼藉,网管也根据棋迷们的投诉,对民间单双予以了封杀。可以说,这些投机分子真乃鼠目寸光,害人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