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我的网棋岁月31

我的网棋岁月31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前言

……

也许有人要问,互联网究竟带给了你什么?如果用最简单的回答方式,只有两个字:围棋。昨晚,又和一位少年高手在野狐鏖战了4盘10秒后,时钟已经走过了12
点。从我在网上落下的第一颗子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这比我现在很多对手的年龄都要大的多。这15年,转战近10个对弈平台,鏖战了上万盘棋,发生
了数不胜数的故事。此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为何不把这些记忆保留下来?或许,既能给自己一份纪念,也可以为现在很多学棋的少年一些启示?于是,
我打开电脑,熟练的敲击着键盘……

(本回忆的主人翁乃作者本人,其他人物均与现实中相同,为尊重隐私,姓名用字母代替。所有网名都与现实相同,无虚构。)

三十一、遭遇阻击

总体来说,大学以来,通过在清风、弈城、TOM等网站的磨练,加上复旦围棋队诸位高手的相互切磋,我的棋艺较高中有了飞跃。还记得刚进大学,我参加了上海市运会。结果上海业余豪强将我杀的体无完肤。那次比赛,二名上海业余棋手对我的评价,让我刻骨铭心,一个人说:“这个复旦的职业二段,不太会下棋。”另一个说:“南京的职业二段,完全不灵,我可以让他三个。”以至于后来,乌贼每次见到我,都会以此取乐,我也只能付之一笑。

但是后来,随着我棋艺的进步,各项比赛的成绩扶摇直上。印象中,除了第一次上海市运会,之后我参加的所有比赛,基本没有跌出过前三。哪怕是残酷的应氏杯全国大学生赛,2004年秦皇岛,第一次参赛的我,便将个人冠军收入囊中。

到了05年夏天,新浪围棋组织了一次大学生围棋比赛。预赛就在新浪大厅,进入前八的选手将赴北京参加决赛阶段比赛。最终进入前三的选手可以代表中国参加世界大学生比赛,地点在泰国。这次比赛吸引了当时大学生棋界所有的精英。报名单上,一串串职业棋手的名字让人目不暇接。再加上胡煜清等业余豪强,比赛的激烈程度可谓空前绝后。

不过我却是自信满满,不仅因为去年全国大学生的冠军,还因为比赛是在网络上进行,对于网络,我绝不陌生,相对于其他实力相当的大学生,我有着更加得天独厚的优势。前几轮的顺风顺水,更加坚定了我夺冠的信心。

然而此次预选赛的倒数第二轮,一个并不知名的选手,却成就了我永生难忘的一局。其实,在大学生棋界,大家彼此都很熟悉,遇到平时没有名气的选手,实力再强,也不过达到强业5,只要认真应付,获胜不成问题。可是,刚下完布局,一种强有力的窒息感扑面而来,对手绝非本人,我肯定遇到了枪手。而且对方的实力在我之上。其实这局棋,我已竭尽全力,在中盘阶段,还下出了一手“一路飞”的绝地反击妙手,一举擒获对方数子。要是一般的对手,棋筋被吃后,肯定方寸大乱,后面便一泻千里。但是这盘棋,对方不仅没有慌乱,反而下的愈发冷静。我本来优势就有限,越往后,我的紧张情绪就愈发明显。官子阶段,局面已很微细,但这本就是我的薄弱环节,遇到实力明显比我强的对手,我只能无计可施。最终,黑棋盘面10目,我无奈的签订了城下之盟。下完棋,我只觉得脑袋“嗡”了一声。没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大学生,居然请了一个那么强的枪手。这枪手究竟是谁?这是我至今仍然未解的答案。(小编:本段在天地刊发时便引起较大争议,因此小编只得稍加春秋修改,望孟老师和读者海涵。)

对方赢我以后,在预选赛最终轮弃权了。因为如果他再胜一轮,就要进入北京现场比赛,那时,他就只能现出真身,而他显然意识到,那便会真相大白,因此,放弃成为他最好的选择。于是,一种强烈的预感涌上我的心头:对方肯定仅仅针对我!并且不惜代价对我进行阻击。也许那段时间我的战绩太过优秀,成了出头鸟,最终中枪而亡。

除了我,其他冷门寥寥。最终我们学校的乌贼和尹廓、上外的孙远和郑策、清华的陈佳、财大的胡煜清都顺利晋级北京的决战。由于那时正值珠海应氏杯大学生赛,在那届比赛的前8里面,只有我和戴俊夫没有晋级北京决战。戴俊夫也是上海业余强豪,当年的实力和胡煜清在伯仲之间,他被淘汰的原因也是因为对面枪手的阻击。据说,在珠海的第一天晚上,他便在网吧亲自抓获了枪手的真身,枪手是某大学的指导老师,职业七段。也许,阻击我的人,和这名枪手比只强不弱。

最终,乌贼在北京的决赛中,依靠“变态中国流”轻取胡煜清,成就了他在大学生生涯中唯一的冠军。不过,在泰国他却因为发挥欠佳而名落孙山。但具体名次已从我的记忆中消除。因为,这次比赛对我而言,并非一段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