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我的网棋岁月32

我的网棋岁月32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前言

……

也许有人要问,互联网究竟带给了你什么?如果用最简单的回答方式,只有两个字:围棋。昨晚,又和一位少年高手在野狐鏖战了4盘10秒后,时钟已经走过了12
点。从我在网上落下的第一颗子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这比我现在很多对手的年龄都要大的多。这15年,转战近10个对弈平台,鏖战了上万盘棋,发生
了数不胜数的故事。此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为何不把这些记忆保留下来?或许,既能给自己一份纪念,也可以为现在很多学棋的少年一些启示?于是,
我打开电脑,熟练的敲击着键盘……

(本回忆的主人翁乃作者本人,其他人物均与现实中相同,为尊重隐私,姓名用字母代替。所有网名都与现实相同,无虚构。)

三十二、兄弟情深

到了06年夏天,我的大学本科生涯接近尾声。此时,已经确定保研的我,因为没有工作的压力,在暑假回到南京某围棋道场做起了兼职。那时,勤工俭学已在大学生棋界司空见惯。不仅如此,我还邀请了永永和W兄弟一起来南京打工。由于上课地点就在S家隔壁,方便起见,我们3人便一起住进了S的房间。于是,一个壮烈的景观出现了,不足10平米的小屋子里,每天晚上要住4人。二人睡床,二人地铺。除此以外,屋内已无多余空间。虽然每日上课颇为辛苦,但大家都是多年的兄弟,气氛却格外融洽。

每日最开心的事,便是下课后,一起回S的房间去网上酣战。由于我水平相对略高,因此每次网练都是由我操刀,其他三人在旁帮助计算。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过诸葛亮,那我们四个臭皮匠,威力可就更大了。那时,我在TOM和弈城轮流出战。沙漠风暴席卷弈城。而在TOM,我主要用S新打的几个9D,全部练成不败金身。S那时准备出国深造,正在全力备战托福,因此起的网名全部与此相关。于是,走遍美国和卡内基梅隆成了我在TOM新的代号。印象中,由于高手逐渐转向弈城,TOM渐渐衰落,平时几无高手,只有在比赛的时候方才出没。在我用走遍美国的时候,常和一个名叫不着急吗的9D酣战,一战便是4盘以上,总体而言我胜多负少。但除他以外,其他人实力更逊。于是,我们的重心也逐渐的从TOM转向弈城,从暑假结束后,我便彻底的离开TOM,毕竟人往高处走,高手多的地方才能留住人。因此,那年暑假和不着急吗的激战,也成为我在TOM最后的记忆。掐指算来,已7年有余。从当年在TOM辛苦打9,到彻底离开,之间3年有余,许多往事历历在目。

还有三件事让我记忆犹新。一是某日晚上,S和W睡熟后,我还和永永酣战,突然,黑夜里冒出一句话一个声音传来:“这棋你怎么不虎啊!”,我和永永大惊,可是一看棋盘,方才寥寥数子,根本找不到“虎”在何方。率先淡定的我,幡然醒悟,原来W兄弟在说梦话!于是,我回了一句:“你虎一个,我飞,你不是死光了!”有趣的是,说完,W醒了。我问他,刚才你说了啥还记得否?他说,估计是想到上午小朋友的棋,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兢业的W兄弟真是令人捧腹。

二是永永狂热的迷恋超女,哪怕棋下到一半,只要超女开始,也坚决闪人。后来,S也加入超女的粉丝团,到后期,我和W也被逼无奈,看了超女最后几期节目。我在想,要不是那次永永的痴迷,我也许至今不知道李宇春如何夺冠,张靓颖为何那么出名,田亮的老婆是干什么的,玉米、凉粉这些词汇还能代表其他的意思。

三是德国世界杯!如果说超女我还完全不感兴趣,对于足球,我则是痴迷万分。加之我是意大利的铁杆粉丝,那届世界杯对我而言是美妙的回忆。晚上上网砍到凌晨,再欣赏一场无与伦比的比赛,美哉美哉!于是,我见证了黄健翔的疯狂时刻,齐达内的惊天一顶以及卡纳瓦罗拿起冠军奖杯的喜极而泣!其实,早在赛前,我便看好意大利,因为世界杯的规律太多。按照意大利12年一小轮,24年一大轮的铁律,2006年正好是夺冠的年份。而且,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90年的意大利之夏,德国夺冠,06年的慕尼黑之夜,为何不是意大利呢!而这两次,东道主都是季军!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2个月暑假转瞬即逝。到了8月末,由于要参加在贵阳的应氏杯大学生赛,我们的4人组不得不暂时分开,S的房间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如今的我们,大多成家立业,但这段美好的回忆却将永藏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