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我的网棋岁月33

我的网棋岁月33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前言

……

也许有人要问,互联网究竟带给了你什么?如果用最简单的回答方式,只有两个字:围棋。昨晚,又和一位少年高手在野狐鏖战了4盘10秒后,时钟已经走过了12
点。从我在网上落下的第一颗子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这比我现在很多对手的年龄都要大的多。这15年,转战近10个对弈平台,鏖战了上万盘棋,发生
了数不胜数的故事。此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为何不把这些记忆保留下来?或许,既能给自己一份纪念,也可以为现在很多学棋的少年一些启示?于是,
我打开电脑,熟练的敲击着键盘……

(本回忆的主人翁乃作者本人,其他人物均与现实中相同,为尊重隐私,姓名用字母代替。所有网名都与现实相同,无虚构。)

三十三、杀回新清风

在认识信哥之后,我的弈币再也不愁销售的渠道,这一方面给我带来了下棋的动力,另一方面也在无形中解决了我上学的基本开销。于是,我在弈城练习的勤奋程度越来越高。而随着对信哥的越发熟悉,彼此间的联系也逐步加深。加之双方都有共同的根——南京。不多久,彼此竟以兄弟相称。

某日,信哥兴奋的告诉我,清风也换了新的界面。也有了押分的功能。但由于和韩国未能对接,高手并不多,如果我去下棋,肯定能过横扫所有对手。于是,每次由信哥帮我挑选对手,对局开始后我再操刀,他再重注我,配合相当默契。那段时间,我的状态也好的出奇,在清风势如破竹。很快,我和信哥便依靠抽水和押分,赢得了数目相当的清风币。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清风第九子在清风9D中处于统治地位,直到温柔钝刀的出现。

由于胜率惊人,我和清风9D们对局中,难免有种轻敌的感觉。这天,我接受了温柔钝刀的挑战。不料,该对手与以往9D有着天壤之别,竟然全盘将我压制。我意识到,即使全力以赴,彼此也只是半斤八两。开始阶段的轻敌让我付出了代价,我在清风接近20连胜的战绩戛然而止。由于我胜率太高,每次押我的棋迷众多,加上信哥对我的重注,赔率往往呈现一边倒。往往赢一盘棋,只有10%的收益,于是,这盘失利让无数棋迷破产。信哥也损失惨重。

为了让信哥挽回损失,我又和钝刀开始了第二盘对局。此盘我再也不敢轻敌,将对手当做上手来严阵以待。由于彼此实力接近,局面进入官子之前,一直呈细微状态。官子是我的薄弱环节,而钝刀的官子却远胜于我。进入官子后,我被一通收刮,败势立显,最终4目半惨败。如果说第一盘的失利,尚且可以轻敌作为托词,这盘棋的实力,却让我哑口无言,良久不能走出阴影。不仅因为二局棋,基本让我和信哥前面大部分收益化为乌有,更让我难受的是,我好不容易在清风建立的统治地位,就此烟消云散。

至此,清风进入了我和钝刀分庭抗礼的局面。清风第九子和温柔钝刀的对局,成为清风棋迷们每日的期盼。前两局的失利给了我深深的反思,我意识到,钝刀的棋基本功极其扎实,如果正常的铺地板,行至官子阶段我必然凶多吉少。于是,在和钝刀后面的对局中,我刻意的将局面走向复杂。由于网棋一般是快棋,局面越复杂,对我相对而言越有利。总之,尽量避免收官成为我和钝刀下棋的基本策略。此招效果显著,在后面的对局中,我依靠杀棋获得了一些胜利。但钝刀也是老江湖,他很快看出了我的用意,采用了针锋相对的策略,即避免和我正面战斗。然后依靠细腻的官子功夫和我对抗。于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每每我赢棋,总是中盘胜。而我输棋,总是输在5目以内,其中半目和一目半的失利占比极高。只要双方形成细棋,十有八九是钝刀笑到最后。

就这样,前后大约半年时间,钝刀几乎天天出现,我和钝刀的总共对局100多盘,总体来说他的胜率更高,占据6成。不过我也在和钝刀的对局中,磨练了自己的官子功夫,应该说受益匪浅。某日,我向往常一样,等待钝刀的出现,可是我失望了,钝刀没有上线。二日,三日,连续一周都没看见钝刀的踪影。就这样,钝刀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至此再也未出现在清风平台。我和钝刀的故事,至此告一段落。

某日,我在某杂志上看见了关于钱宇平近况的采访。钱宇平在90年代初期,一度是除了聂马之外的中国棋界三号人物。并一度打进富士通被决赛。可惜,决赛他却因病弃权,此后,他便退出了中国棋界。在采访中,他透露到,近期他经常在清风网下棋。看到这则采访,我恍然大悟,钱宇平的绰号正是“钝刀”。看来,虽然隐退多年,那“钝刀”的棋风却未曾改变。

随着钝刀的离开,我在清风也觉得索然无味,于是,不久后我也选择了退出。但无论如何,和钝刀这半年的激战,将成为我网棋生涯中一道靓丽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