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我的网棋岁月34

我的网棋岁月34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前言

……

也许有人要问,互联网究竟带给了你什么?如果用最简单的回答方式,只有两个字:围棋。昨晚,又和一位少年高手在野狐鏖战了4盘10秒后,时钟已经走过了12
点。从我在网上落下的第一颗子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这比我现在很多对手的年龄都要大的多。这15年,转战近10个对弈平台,鏖战了上万盘棋,发生
了数不胜数的故事。此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为何不把这些记忆保留下来?或许,既能给自己一份纪念,也可以为现在很多学棋的少年一些启示?于是,
我打开电脑,熟练的敲击着键盘……

(本回忆的主人翁乃作者本人,其他人物均与现实中相同,为尊重隐私,姓名用字母代替。所有网名都与现实相同,无虚构。)

三十四、假棋风波

离开清风后,我仍在弈城继续着我的网棋生涯。读研以后,我除了上课,基本就泡在网络上下棋,乐此不疲。和韩国人的对决极大的吸引着我,每当胜利的音乐想起,一种成就感便油然而生。由于弈城的棋迷越来越多,其中的利益链条也越来越大,一种丑陋的现象逐渐的滋生,大家习惯性的称之为:假棋。

假棋,顾名思义,就是以非正常的形式决定一盘棋的输赢。比如一盘赢棋,故意走输。在现实围棋中,假棋主要出现在团体赛中,如果队友之间相互碰面,往往是保强的那方获胜。这点在乒乓球界最为明显,不然小山智丽也不会因此远嫁日本,成为国人唾弃的对象。其实严格说来,我就是假棋的受害者之一,小时候打省赛,由于两个徐州人和我水平相仿,只要我输给其中的一个,必然冠军无望,于是,我屈辱的连续三届亚军。我和乌贼总共下过6、7盘,只有2盘真棋。说来也巧,一盘在我的家乡南京,他赢我半目,一盘在他的家乡上海,我赢他半目。其他都在团体赛中碰面,我们彼此由于都是同队,因此就保状态好的那方胜出。不过,和弈城的假棋相比,这充其量只能算默契棋。

在网络围棋中,假棋就变味了,它的根源和弈币的畅销不无关系。很多人为了赚大数量的弈币,故意让自己的朋友押对手的号,然后策略性的将棋输掉,从而获得大量的弈币。而且假棋的输棋方式及其简单,一盘断线,一盘超时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输掉优势再大的棋。到了后来,下假棋的号越来越多,很多账号彼此间形成了一个小团体,这就是所谓的假棋集团。假棋集团一般都有很多的9D号,而且均为知名9D,然后某个账号下完假棋后,立即用大量的真棋去掩盖记录,再用另一个号去下假,再继续洗白。如此往复。下假棋的账号越多,越不容易被网管发现马脚。因此,自弈城的假棋集团成立后,黑白两道的争斗边此起彼伏。有道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每次假棋集团被灭后,又会有新的假棋集团出现,而且作案手段更加高明。至今,我仍然肯定,弈城存在着假棋集团。只是作案手段和几年前不可同日而语,网管已无能力捉拿归案。

就在我用沙漠风暴下棋的时候,很多人给我发过信息,让我加其QQ,一开始我只当是加一名普通棋友。不想,很多时候居然是邀请我加入假棋集团的账号。于是,只要遇到这类账号,我均第一时间删除其QQ。并把账号列入黑名单。我一直认为自己在弈城下棋,只是为了过足棋瘾,靠下假棋赚钱,是昧着良心和道德的行为,我一向嗤之以鼻。

但是,我不久便被卷入其中,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某日,我在下棋的过程中,突然校园网络出现故障,始终上不去。弈城的断线时间只有5分钟,超时便算对手胜利。我当时形势一片大优,如果断线判负,在假棋横行的年代,一定会被棋迷们咒骂的吐沫给淹没。再试了2分钟无果后,我便打好友电话援助。无奈S和W兄弟当时都在忙,远水解不了近火,我只能求助信哥。信哥那盘棋也在看我下棋。于是信哥登录了我的账号,但是信哥尽管卖币水平9D,围棋水平却差之甚远,平时要被我让6子。虽然他登录我的账号,但无奈实力不济,棋局很快便成溃败局面。由于我的账号名气很大,一时间,棋迷们义愤填膺,纷纷投诉网管。第二天,我的账号便被封号。网管的理由是,断线前后实力相差悬殊。于是,我打电话给弈城的网管G先生说明情况。G先生当年便是老弈城的网管,与我有一点交情,和黄奕中的对局也是他安排的。G听说此事后,开展了调查。第二天给我回复的时候说,封我号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这盘棋,而是因为我和信哥联系过密。信哥由于在弈城疯狂卖币,已经触动了网管的权益,因此被网管打入黑名单。只要我从此不和信哥交往,网管便把账号归还。

说实话,听了网管的回复,我感到深深的震惊。弈城的水之深,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其实,这就像一个社会,当一个做生意的人生意非常好,但是没有合法的营业执照,那等待他的,只有被取缔。信哥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只是那种成就感让他无法自拔。现在,我反而骑虎难下,在兄弟和围棋面前,面临着抉择。不过,权宜之计还是保住我的账号,因此我违心的答应了网管。随后我告诉信哥,坚决别再用我的号上线。我还提醒他,网管近期要封号,请他赶紧将剩余弈币转移。

没几天,信哥所有的账号都被网管查封。很多账号被封时,还有数亿弈币。弈币的损失是小事,关键是他从此被断了财路,弈城一代风云人物就此泯灭。在网管面前,无论你多有才智,多么的善于经营,也无论你围棋的水平多高,只要他一个轻轻的点击,送给你的只有4个字:从零开始。

网管这次对信哥彻底下了狠手,因为我在注册账号的时候实验过。一般被封的账号,你如果输入相同的昵称,它会显示该账号已被注册。但如果你输入诚信交易行这5个字,会弹出一排让你心惊胆战的话语——该账号为法律政策所禁止的账号!

后来,我在弈城论坛专门就沙漠风暴和白莲逐鹿王的事件写了一个说明,说是说明,倒不如说是自白书。这个帖子一共被顶了数百层楼,大部分棋迷还是相信我并支持我的。但也有少数棋迷,断定我下了假棋,其中我印象最深的便是柠檬树。此人在弈城也是一风云人物,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我那么有成见,总之,一切的解释在他的面前都是苍白的。就连我想和他一笑泯恩仇的建议,也被他断然拒绝。之后,网管虽然把2个号全部解禁,但之后只要我下棋,柠檬树便散步我下假棋的言论。一时间,我的人气也下降许多。就这样,我和弈城的棋迷、网管之间逐渐的产生了隔阂,这也为以后更大的风暴埋下伏笔。